《娇妻养成:腹黑总裁求爱记》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酒客 总裁豪门 2020-05-29 16:33:30 0 0

娇妻养成:腹黑总裁求爱记这是一本已完结的总裁豪门小说,娇妻养成:腹黑总裁求爱记小说全文一共533,026个字。娇妻养成:腹黑总裁求爱记小说讲述了:“你帮我夺得家产,我帮你躲避相亲。”一场契约婚姻,各取所需,白亦双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种好事。本以为可以形同陌路,可那个签了契约的男人,却把她宠上天。“敢欺负你?把他手剁了”“要工作?那家公司被我收购了”“想去旅游?我记得我的确买了一座刚开发的小岛。”白亦双气呼呼的看着眼前腹黑邪魅的男子,“秦嘉沐,你到底想干嘛。”男人微微一笑,大手抚上她的小脸,低音轻柔,“你说呢?”

娇妻养成:腹黑总裁求爱记小说试读:

这么说来,白亦双倒对这人产生了好感,“即使不如你们两家,但也不怕你们,这性格挺让人佩服的。”

安景尘皱眉懊恼的看着秦嘉沐,“话说你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事情这么麻烦了还像没事人似的。”

秦嘉沐咧了咧嘴,无视白亦双的怒目,“谁说不是呢。”

无论如何,总得先会会这人,半小时后,三辆林肯轿车,停在了酒店楼下,白亦双透过落地窗,从车上下来的足足有十个人,全都戴着墨镜,统一黑西装。

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澳门最有名的葡牙赌场,秦嘉沐的前脚刚伸进去,看场的负责人立刻走到面前,“这不是秦公子和安二少吗,要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早先安排房间给您两位玩呀。”

看到眼前这人低眉顺眼,恭敬的态度,白亦双皱眉,在安景尘耳边嘀咕,“想不到啊,你们是这里的常客。”

听出她话里有话,安景尘没感到任何不好意思,“也不算吧,偶尔来过,秦嘉沐不爱玩这个,有一次我和他玩,他输给我一千万。”

一千万?

白亦双惊讶的咋舌,同样是富二代,她果然和他们之间存在光年距离。

“不用了,我来找李总。”

说到李行,负责人愣了一下,这才把目光转向唯一的女性白亦双,他赔笑着,一边让人腾出位置给秦嘉沐他们休息,一边安排手下去请人。

坐在包间里,他们分明感觉到外面的人慢慢变少,嘈杂声越来越弱。

不一会,一个神色冷峻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赌场的老板不是大金链子,就是大肚腩,可眼前的李行,却是一副恭敬有礼的中年大叔样,长得不算出众,但也慈眉善目。

走近他们后,主动伸出唯一的一只手臂,和秦嘉沐安景尘握手,“不知道秦公子,安二少来我这,有何贵干。”

白亦双观察他的右臂,上面的确布满伤痕,秦嘉沐在来的途中告诉她,这个李行年轻时要一个人的命,很多黑帮老大都来和他谈条件说好话,可他死活不听,为此还失去了一条手臂。

“那后来呢,他是不是就长教训,决定放手了。”

安景尘坐在后座,笑声里充满无奈,“如果是就好了,他宁愿被砍去胳膊,也要那人的命,最后还是死在他的枪下,为此他还做了好长时间的牢,就是不知为何这么快就放了出来。”

因为他们刚刚说的,白亦双对这个李行,没由来的冒出一阵恐惧。

秦嘉沐没和他废话,直接说明来意,“白小姐是我的未婚妻,年轻的时候也不懂事过,李总也别把人往绝路上逼,否则真出事了,大家都不好过。”

话说的客套,其实更多的是警告,这种不容反驳的语气和态度,丝毫没给李行任何拒绝的可能,但对方也并不打算给这个面子。

“看来秦公子是为女人来找我的,也对,英雄难过美人关,只可惜,我李某也是难过美人关的情种,白小姐伤害了我的女人,我自然要还回去的。”

他说话语速很慢,但字字斩钉截铁,要不是他们置身于赌场,白亦双真还以为他是哪个大学,负责生物研究的教授。

秦嘉沐拿酒杯的手,蓦地一紧,俊美无涛的脸上,写满了难以言说的冷漠和严肃,他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直接放在了桌子上。

他这一举动,引得外面的一群黑衣人瞬间破门而入,李行的脸色也变得冰冷,咳嗽一声,另一边,又出现了一群人,双方互相对峙的,场面即将失控。

白亦双原本一直站在安景尘的身后,她好奇的走向前去看,猝然发现,那放在桌子上的,是一把黑色的短小手枪。

他竟然有枪!

虽然律师所处理过刑事案,但她并未真的看过手枪,纤长的睫毛随着枪的出现,惊得抖动不止,额头上渗出汗珠,心脏剧烈跳动。

安景尘看出她的异样,温厚的大手宽慰的拍拍她肩膀,“淡定,你以后和秦嘉沐结婚了,这种事常有的。”

一句常有,女生更加害怕。

李行站起身,喝退站在门口的他的人,即使不愿给秦家面子,他也不想得罪秦家。“秦公子何必动气呢,我李行的做事准则您是知道的,我向来对事不对人,凭秦家的势力,把我这端了都行,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要我李行还有一口气,就不可能放过白小姐。”

他真的仅仅是为了夏梦璇才这么做吗,那未免代价太大,白亦双打量李行的脸,越看越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秦嘉沐叹了口气,把枪放进口袋,微笑重新浮上嘴角。“看李总的样子也不想和我发生冲突,那么我们各退一步,打个赌,你赢了的话我们任你处置,我赢的话,你放过白亦双。”

他的提议,竟然提起了李行的兴趣,他仅有的一只胳膊揣到裤袋里,玩味的问,“那秦公子想赌什么呢。”

秦嘉沐目光幽冷的看了眼白亦双,一张俊脸上毫无表情。

对决被推到了第二天,他们三人回到了宾馆,秦嘉沐淡定的观察今天的股价,神情淡定的和白亦双讨论今日的行情,发狂的是安景尘,他眸光中透出的怒气恨不得要把他们撕碎,“秦嘉沐,你脑子是不是坏了,你忘记上次是怎么输给我一千万的吗?”

赌运奇差的秦嘉沐,和安景尘玩的时候,十五把全输,竟然敢和以赌术发家的李行单挑,这不是找死吗?

律师行是叶清学姐和自己的的心血,绝对不能倒闭,但她又不能因此而害了他们。“你们走吧,我再想办法。”

安景尘愤愤的捏了捏拳头,“开玩笑,你觉得现在我们还能走吗?”

一开始的无畏气势,全都冷了下来。

夜晚,安景尘回到自己的房间,只留下白亦双和秦嘉沐。电视上播放着澳门新闻,秦嘉沐坐在真皮沙发上,缓缓眯起一双如幽潭般深邃的狭眸,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心有所想。

白亦双就傻傻的就站在一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用余光打量男人的反应,不会是睡着了吧。

她移步到门边,双手刚想推开房门,沙发上传来一个闷闷的男声,“现在赶着回去休息,不觉得太无情了吗?”

这句话成功让白亦双驻足,红晕染上她嫩白的脸颊,秦嘉沐起身,拿着酒杯走向她,“喝一杯吧,但愿明天这个时候,我胳膊还在。”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白亦双敛去笑容,突然很认真的看向眼前男人笑的痞痞的脸,“谢谢你帮我,如果未来你有困难,我必定竭尽全力帮你。”

男人蹙眉,似在回忆,良久恍然大悟,“哦哦,你是说和我协议结婚那件事?”

白亦双愕然,差点忘记这个,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扯进了一个怀抱,秀挺的鼻尖撞到了男人宽厚的胸膛,一阵钻心的疼。她抬眼,杏眼微瞠。

男人不说话依旧紧紧地把她禁锢在自己怀中,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涌上心疼,这踏实的触感,他身上淡然的清香,一切都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遥远。

蓦地,秦嘉沐松开她,眼神复杂,尴尬的咳嗽一声,“那……我们说好了,反悔的话饶不了你。”

看到眼前的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白亦双气的直跺脚,自己是脑子抽风了,一时感动说出这些话,她用手背抹了抹刚刚因感动,流出的泪水,“等你赢了再说,我回房了。”

转身,踉踉跄跄的回房,白亦双把自己锁在房间后,横竖睡不着,鬼使神差的开始上网找赌博小技巧,真希望秦嘉沐明天能瞬间变赌神。

所有的技巧,无一不需要良好的赌运和心理素质,当第二天,他们一行人再次来到葡牙赌坊的时候,白亦双首先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一个诺大的赌场里,只有二十来号人,但每人都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神情严肃冰冷,李行独自坐在赌桌的另外一边,仅有的一只手,拿着打火机不断把玩。

“秦公子,请”

昨天的赌场负责人,还是客客气气的态度,眼神在秦嘉沐李行两人之间打转,生怕自己多做了一分事或少做了一分事。

入座后,一个中年男人走到赌桌中间,安景尘告诉她,“这是秦嘉沐花重金请的摇骰人,背景干净,不怕李行使诈。”

那男人神色冷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沉着嗓子宣布,“两位台桌上的筹码,一个十万,底注五十万,昨天您们谈好的条件,我这不用多说,现在赌局开始,三个骰子,我们取总数,多着一方为胜。”

直接开始摇色子,中年人的双手似乎有着魔力,动作敏捷的让肉眼无暇看清。李行秦嘉沐的神情皆很镇定,满场气氛肃静,只剩下色字不断晃动的声音。

终于,随着男人动作的停止,六个盒子,全都停止晃动。

“秦公子,您先选吧。”

从六个里面选出三个,总数大的为赢,秦嘉沐盯着盒子看了好一会儿,随手选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三个,在揭晓结果之前,李行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嘉沐,“秦公子,我李行自问得罪不起秦家,如果您输了,我也不敢留你的脚或者胳膊,但是……”

话音转折,必有重磅,“您这胳膊腿可值不少钱,您是不是得考虑考虑,花点钱买回去。”

说到底,还是为了钱,秦嘉沐赞同地点点头,纤长的大手把桌子上的筹码,全部朝李行面前一推,白亦双快速扫视一眼,应该不低于三千万。

“如果你赢了,这筹码有多少,我给你多少,如果我赢了,也希望你可以遵守诺言。”

他眯起了幽沉的深眸,讳莫如深的眼底流露出杀气,李行点点头,示意开始宣布结果。

摇色人首先揭晓,双方前两个盒子的结果,秦嘉沐的为1,5,而李行的为3,4。白亦双倒吸一口冷气,安景尘说的没错,秦嘉沐的赌运的确不好。

作为东道主,最后一个色子,由李行这边先揭晓,摇色人带着白色手套的手,缓缓揭开盖子,上面有四个凹下去的小黑点,结果是四。

那么这也意味着,秦嘉沐最起码要摇到五,才能让双方持平,想赢的话,得是六。

只有六分之一的可能。

在场的气氛很明显发生了变化,秦嘉沐带着的黑衣人,全都面色凝重,深感不安,而李行的人,冷酷的外表下竟然都不自觉的溢出一丝笑意。

“李哥,这次您跟秦总打赌,我们哥几个能不能也赌上一把。”

说话的,是一直跟在李行旁边的亲信,赵新。他露着一口黄牙,笑的极其猥琐。

“哦,你们也想赌一把,赌谁赢呀?”

李行在业内口碑还是不错,对自己手下极其照顾,不仅为了女人,为了兄弟,他也是能两肋插刀的。

赵新冲秦嘉沐得意的笑笑,还趁机添油加醋的让周围的弟兄们一起下注,“今天秦公子和李哥决斗,大家伙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都下注一把呢?”

他的号召立马得到了回应,李行带来的所有人,都下注到了他那边,明明还没揭晓结果,却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你赵新可别欺人太甚。”站在秦嘉沐这边,领头的高个男,掩藏在墨镜下的表情怒意四起,对这种挑衅,相当不满。

赵新坐在椅子上抽烟,一脸的不屑,“怎么,这位弟兄不服呀,那行啊,你也赌一把,赌你家公子赢怎么样,输了的话我也不要你钱了,命留下。”

高个男作势要拿枪,被安景尘呵斥住。

“看来秦总这次,不得不破费了。”李行的情绪被周围人带动,声音很稳,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一旁的小弟见他从身上掏出香烟,立马上前,帮他点好。秦嘉沐没有接话,也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后深深吸了几口,撇过头看向安景尘,“我们这次带来的钱,还有多少。”

安景尘笑的温和而斯文,“反正没有三千万。”

这两人莫不是打算认输吧,白亦双刚想说话,被秦嘉沐一个眼神示意,他剑眉挑起,眼里流露出的神情,分明在告诉她,“闭嘴!”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最后结果的揭晓,即使悬念不大。

“如果输了的话,真的要损失三千万吗?”白亦双对着秦嘉沐的方向说,实际上她是说给安景尘听的,男生邪邪的看了她一眼,轻松的打了一个响指。

“别担心,如果输了,我想办法让时间停下来。”

女生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叫作让时间停止?

但好在,她不用明白了。

秦嘉沐最后一个盒子被打开,色子清清楚楚显示的,是六个小黑点,一子之差,秦嘉沐胜!

在场的所有人,情绪全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改变,原本高兴地人沮丧,哭丧着脸的人兴奋。

白亦双是理智的人,但也忍不住的走到秦嘉沐的身边,没有勇气给予拥抱,还是伸出了一只手,“谢谢你,帮我,也恭喜你,成功。”

对方回握住她的手,幽深的眸子,很黑很亮,他凑到女生身边,“亏你还是律师,难道真的没有发现?”

这是反问句,不是疑问句,女生微笑着,“我们出去再说。”

重大担子被卸下后,整个人轻松许多,在和秘书打电话沟通之后,白亦双提出,“我请你们吃饭,晚上我们就回W城。”

走了两天,还有不少工作得处理。

三个人找到一家距离酒店不远的地道澳门小餐馆,熙熙攘攘的嘈杂声,与穿着西装的秦嘉沐安景尘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赶快坐呀,站着干嘛。”白亦双知道这两人都是养尊处优的少爷,这种地方肯定是来的少之又少的。

秦嘉沐在她对面坐下,安景尘还迟迟不动,他是医生,又有洁癖。

“得了吧,让我在这里吃饭,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我先回酒店,休息一会,晚上还要赶飞机。”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他逃也似的离开餐馆,白亦双气结,站起身想去拦,被秦嘉沐按住,“你别理他,职业病犯了谁也救不了。”

没想到他会这么反感,白亦双懊恼的拿出旅游指南,“上面说这家店很好吃,我才带你们来的。”

秦嘉沐不以为意,直接让老板上了几瓶啤酒,“不说这个了,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这是一场戏的。”

她是性格呆萌,但不代表她蠢呀,刚刚李行处于绝对优势的时候,表情反而没一刻放松,但宣布结果他输的时候,却默默叹了口气,白痴也看明白了。

一切都是套路。

“李行不敢得罪你的,但又不想打破他自己定的规矩,于是他对你找的人毫不反对,明明可以提更高的要求,却只谈钱。”

秦嘉沐吃着猪扒包,认可的点点头,但显然这不是重点。

“他会这么做应该是受人指使的,而且这个人我还很熟。”白亦双亮丽的目光变得犀利,樱桃般的红唇,露出更大的微笑,“是白亦诚,对吧。”

她早该想到的,当初白亦城豪赌输了一亿,地点就是在葡牙赌城,难免他不会和李行谈交易,给她下绊子。

“我还查到白亦城当初的赌债根本没有达到一亿,但他和李行谈好条件,直接给了他一半的钱,他才答应安排人害你的。毕竟,澳门距离W城太远,况且李行不那么怕白家。”

纤细的大手无论是拿着红酒杯还是啤酒罐,都是那么好看,秦嘉沐喝了酒有些燥热,解开了白色衬衫上的几个扣子,简简单单的动作,却带着一丝无法比拟的帅气。

白亦双撇过头不看他,目光看向餐厅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忽然,也就是瞬间,她似乎看到了陈子翼,但又立刻,陈子翼那张永远毫无波澜的脸,消失在窗外。

身体比脑袋更快的做出选择,白亦双起身,朝门外追去,后面的秦嘉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匆匆付了钱,跟着她跑了出去。

人越来越多,但没有陈子翼的身影,白亦双怔怔望着人群,内心的焦躁快要把她吞噬,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

以秦嘉沐的智商,不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故意不点破,炙热的气息,密不透风地包围着她,“有没有人告诉你,和男人约会的时候,脑袋里却想着另外一个人,是很没有礼貌的。”

他的俊脸距离她越来越近,“他不会是要强吻自己吧。”

这种念头让白亦双觉得羞愧,蓦地推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脸颊泛起红晕,“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餐馆都出来了,还不如趁最后的时间,逛逛这澳门城。

两个人并肩走在街上,但不知为何,从餐馆出来后,白亦双总觉得有好几双眼睛盯着他们,可回头望,却发现行人匆匆路过,除了几个小女生偷看秦嘉沐外,没什么特别的。

男人蛮横的将她往河边带,似乎有话要说,白亦双低着头,暗暗忍受他牵着她的大手,“我上次提的事,你考虑的如何了。”

河边除了偶尔路过的老人,再无其他人,微风朝男人脸上吹打,秦嘉沐邪魅一笑,头一低,看向身旁的白亦双,显然她没明白他的意思,两人面面相觑好久,才惊呼,“啊,你说的是那个呀。”

协议结婚的事,早被她抛得九霄云外,“别以为你帮了我,我就能答应这个要求。”

名,她不稀罕,钱,她日子虽然也紧巴,但也不至于为了钱演戏吧,秦嘉沐早料到会遭到拒绝,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有时候觉得你挺聪明,有时候又觉得你蠢的无可救药。”

蠢?他竟然说一个十六岁读大学,二十岁全A研究生毕业的才女蠢。白亦双抿抿唇,怒目而视秦嘉沐,她没有发火,看男人接下来怎么说。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娇妻养成:腹黑总裁求爱记】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