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之遥小说现在可以在哪里免费看全集的?

余香 总裁豪门 2019-08-27 19:35:09 0 0

经典异能提供《一婚之遥》正版免费授权小说,一婚之遥小说是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一婚之遥主要讲述了一朝错信白眼狼,招来杀身之祸。她浴血重生,为复仇而来,却又陷入另一温柔泥潭里,还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儿子。

一婚之遥小说试读:

接下来的日子,苏熙被乔母不停使唤,内心别提多憋屈了,乔宇却让她不要对乔母说出实情,她只好就这么委委屈屈地忍着。

乔宇心疼自己的小情人,这几日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却还要对沈如故假意关心。

沈如故心知肚明,感到恶心至极的同时,却也畅快于苏熙的憋屈。

她想了数日,也想过不如放下仇恨,眼不见为净,但两人每日在她面前的作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让她心痛于自己当年的愚笨。

放不下仇恨,那就狠狠地报复吧!她的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既然苏熙一门心思觉得,乔宇的心在她那儿,她赢了。她就要让她知道,没了乔宇,她依旧什么也不是,一无所有的滋味,她准备让苏熙好好尝尝了。

乔宇的心思,多年夫妻,沈如故还是了解一些的。他就是喜欢对自己温柔体贴,小女人般依赖他的那种年轻女孩。没有了苏熙,也会有林熙,李熙的出现。

自己就是太不懂得撒娇之类小女人的姿态,才会久而久之被乔宇厌弃。但像他这种朝三暮四的人,倒是很容易被影响,想要他对苏熙厌弃,更是再容易不过了。

沈如故漆黑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寒光,这件事可以慢慢来,她不着急。当务之急,是抓到他们偷情的把柄,先将苏熙赶出乔家,自己也可以顺势搬出乔家,不用再受他们的气。

正在床上想得出神,乔母敲了门进来,笑容满面地对她嘘寒问暖道:“如故啊,饿了吗?妈给你煲了汤补身体,你太瘦了,到时候肚子大了,对孩子不好。来来来,妈扶你去饭厅。”

沈如故从善如流地由着乔母扶她出去,见苏熙正委委屈屈地按乔母的吩咐擦着饭厅的桌子,心生一计,准备才加倍刺激刺激她。

她笑着对乔母说道:“妈,你怎么让小熙做这些事呢?原来在家,这些事向来都是由我来做的。”说着还往前快走了几步,像是要去夺苏熙手里的抹布。

乔母被沈如故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冲过去重新扶住了她,看她没什么事情才松了口气:“哎呦,如故啊!你可别走那么快,万一没站稳……呸呸呸,没有万一!你可别让妈操心了啊!”

见苏熙木愣愣地呆在原地,没有一点要扶沈如故的意思,又想到刚刚沈如故的话,心头火起,便冲着苏熙撒起了气:“你怎么回事啊?如故刚刚走那么快,你怎么也想不起来要扶一下!还有啊,我刚刚听如故讲,这些家务活竟然都是她来做?合着你把自己当什么了?雇你来生孩子的,孩子没生出来,还把自己当主人了?”

乔母尖酸刻薄的话让苏熙感到难堪,脸刷的一下惨白,又理亏不敢还嘴,只好死命咬着嘴唇,默默忍受着。

见苏熙似是受了冤枉般委屈的表情,沈如故有些不可置否。

还不够,得再加把火才行。她心想。

沈如故阻止了说到兴头上的乔母继续说下去,仿若和事佬般说了句:“妈,你别生气了。对身体不好,小熙她也不是故意的,毕竟从乡下刚刚来到这里,很多事情想不到,想岔了很正常。您别跟她一般计较。”

苏熙猛的抬起头,愤怒与羞耻刺激得她连身体都在颤抖,她最受不了别人提到她的出身。

看到乔母那鄙夷的眼神和沈如故在一旁笑容和善的样子,她再也忍受不住地开口反驳道:“你什么意思?我的出身怎么了?你非要这么羞辱我吗?”说罢还抹了抹眼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可惜沈如故和乔母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人,沈如故依旧是笑着,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乔母却似忍受不住了地训斥她:“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花钱请你来,训你几句,你还委屈上了!走走走,我们这留不住你了!如故以后我来照顾,你给我收拾东西走人!”

苏熙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不停地掉着眼泪,乔母不耐烦地让她离开了饭厅,转头便笑容满面地招呼沈如故喝汤。

沈如故深深看了苏熙一眼,在发现了她眼中快压不住的恨意之后,确认自己的刺激已经足够,便不再开口,微笑着任由乔母为她盛汤。

苏熙被晾在旁边,难堪地走出了饭厅,她心中对沈如故的恨意达到了顶点。

凭什么!明明怀孕的,有孩子的是她,凭什么好处全让沈如故这个贱人拿了?她刚刚绝对是故意的!沈如故怎么能这么对她,让她难堪?!苏熙心中翻涌着怨恨,却没有想过,自己与乔宇的苟且对沈如故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她不敢对有乔母护着的沈如故做什么,只好憋着一口气等乔宇回来。

沈如故喝着汤,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是时候了,她想。

沈如故放下了汤勺,笑着对乔母说道:“妈,我喝完了,医生说有宝宝更要注重锻炼,您陪我出去走走吧。”

见乔母没有异议,她找了个借口回了趟房间,在抽屉里找出了个遥控器,按下了按钮。

接着她来到苏熙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也没有进去,就在门口说道:“小熙,我和妈出去散散步,没有那么快回来,等下乔宇回来,你记得和他说一声。”

苏熙没有作答,沈如故也不生气,不着痕迹地扫了眼茶几上的某个角落,才和乔母出了门。

在房间生闷气的苏熙听到了关门声,一下子就冲出了房间,恶狠狠地瞪了眼大门的方向,走到客厅重重坐下,打开了电视机。

烦躁地调着台,苏熙时不时看着时钟,终于,门口有了动静,乔宇回来了。

苏熙听到动静马上关了电视,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掉起了眼泪。

乔宇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苏熙红着眼睛在沙发上抹泪的样子。他一下子就心疼了,快步走了过去问道:“怎么了宝贝?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说着便要把苏熙拥入怀中,苏熙却一侧身,拒绝了他的怀抱,继续沉默地哭着。

乔宇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这才想起左右看看自己的老婆和母亲在哪,没看到人的他一头雾水地问苏熙:“沈如故和我妈呢?”

听到沈如故三个字,苏熙身体一颤,哭得更厉害了。乔宇这才猜到,苏熙的眼泪又是和沈如故有关。

他脸色有些难看,再次伸手去揽苏熙,说道:“先别哭了宝贝,告诉我,是不是又和沈如故有关?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苏熙这才扑进了乔宇的怀抱,委屈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每说一句,乔宇的脸色就更难看一分。

等她说完,乔宇的脸色已经黑得跟锅底似的了,他愤怒地说道:“沈如故这个贱人!明明知道你有了我的孩子,怎么还敢这么对你?还糊弄我妈!”

苏熙偷偷看了眼乔宇的反应,内心窃喜地想,贱人,你让乔母护着有怎么样?乔宇才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欺负到我头上,只会让乔宇更厌恶你,用不了多久,女主人的位置,你就得让给我了!

她擦了擦眼泪,娇声道:“乔哥,不怪如故姐的,这个家本来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是我喜欢你喜欢得情不自禁,抢了如故姐在你心里的位置。被她发现了,生气和刁难我都是应该的。我,是我不该……”说着又开始流眼泪。

听了苏熙的话,乔宇的心都要化了,他为她擦了擦眼泪,柔声说道:“熙熙,你太善良了。这事儿,你没有错,要错也是她沈如故的错!这么多年,一个孩子都生不了,还对我总是爱答不理的。要不是迫于我妈的压力,我早就和她离婚了!”

苏熙睁着一副泪眼看着乔宇,表情无辜到了极点,这我见犹怜的样子,让乔宇有些受不了,狠狠地吻住了苏熙的嘴唇。

一吻过后,苏熙喘着气,娇声说道:“乔哥,你别……她和妈出去散步,随时会回来的。”

乔宇对她上下其手起来,弄得苏熙娇喘连连,说道:“不要紧,她们没那么快回来的,我们弄快点就是了。”

苏熙双颊通红地看着他,似是迷离的眼神勾起了乔宇的欲火,两人竟是在客厅做起了苟且的事情。

等到沈如故和乔母回来,他们已经恢复了常态,乔宇凑到沈如故面前对她嘘寒问暖,苏熙卖力地干着家务。

乔母似乎还记着苏熙的今天下午的错处,刻薄地在旁边挑着苏熙的毛病,苏熙却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只默默忍受着。

乔宇心疼地看着苏熙,对乔母说道:“妈,小熙都对我说了,她今天下午是有点做错了,不过她知道错了,也向我保证会改,您就别再刁难她了。”

乔母最心疼自己儿子,见儿子出面,便不再说话,算是放过了苏熙。

竟是没有一个人问过她的意见,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看着这几人的惺惺作态,沈如故在内心冷笑,也不再多说什么,找了个借口回了房间。

沈如故反锁了房门,带上耳机打开了电脑,鼠标操作了一会后,她屏幕上出现的,赫然是刚刚客厅,苏熙与乔宇苟且的画面。

目光沉沉地看着屏幕,沈如故不禁有些唏嘘,两人苟且得那么明显,胆子那么大,前世的自己真是瞎了才会没能发现这两人的问题。还傻愣愣地一心一意对待乔宇,和善地对待苏熙,连家务都不让她多做一点。

这两个人,果然都是没一点良心的渣滓。

上辈子只是为了防贼而随意安上的摄像头,因为没遭过贼,她从没有使用过。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本来摄像头没安在苏熙房间,她还以为没那么容易抓到两人的把柄。没想到他们那么大胆,在客厅就急不可耐了。

这还真是劲爆,有了这个,这两个人的把柄,算是被她牢牢握在手里了。沈如故深沉地看着屏幕想。

接下来几天,沈如故总会找机会支走乔母,乔宇与苏熙便趁机总腻在一起,丝毫没有察觉到,客厅与饭厅都被沈如故安上了微型摄像头。

忍着恶心看了几天两人的亲密互动后,沈如故觉得自己手上的把柄收集得差不多了。加上苏熙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眼看就要瞒不住乔母了,便找了个机会,让乔母出去旅游。

“这怎么行!如故啊,我走了,谁来照顾你,照顾我的乖孙啊!”乔母极力反对。

沈如故却没有动摇地说道:“妈,我自己能照顾自己的,你累了那么些天啦,还是出去玩玩,旅旅游休息休息吧。再说,不是还有乔宇吗?他会照顾我的。”

乔宇与远远听着的苏熙都是一副僵硬的表情,但出于送走乔母的目的,乔宇附和着说道:“是啊,妈。我会好好照顾如故的,你就去放松放松吧。”

苏熙远远听到了这句话,委屈地看了乔宇一眼,似乎是有些吃醋,乔宇也看回她,眼神中带着安抚的意味。

沈如故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差点没嗤笑出声。

乔母却是半点没发现不妥,见儿子儿媳如此坚持,自己这些天也是真的累了,便不再反对,默认了这次旅游。

一旁的苏熙见乔母同意,喜形于色,终于可以送走这座大山了!这些天,乔母压得她都快要崩溃了!

她恶意满满地看了沈如故一眼,沈如故你这个贱人!没有了乔母帮你,看以后你在家还怎么混?乔宇一向是站自己一边的,到时候,她倒要看看,沈如故被她指挥时,是个什么表情!

沈如故余光刚好接收到了苏熙看她的眼神,不禁有些失笑。

她施施然地回头看了苏熙一眼,目光深沉,吓得苏熙猛地低下头,不敢再对上她的目光。

真是胆小如鼠,乔宇的眼光真是很差。她意味深长地又看了乔宇一眼,见他也心虚地低了头,暗叹这俩人真是绝配。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一婚之遥】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