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归人 游戏竞技 2020-10-17 16:33:20 0 0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22 17:20

字数: 1,184,172

状态: 连载中 43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简介: 一封名为游戏邀请函实为“人口清理通知书”,一夜之间送到了贫民区所有十年内毫无作为的人手里,从此生死不由人。

主角云落天,被生父追杀不成,又陷害参与到了这一场致命游戏中来。

失败的代价,就是失去自己的生命,而胜利的条件,却是别人的死亡。

残酷的角逐之下,暗藏的阴谋层出不穷。

繁都之下,《致命游戏》正在上演……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预览

第一章“昨天晚上,9号玩家和4号玩家死了。”随着小机器人宣布昨晚死去的玩家信息,云落天的瞳孔缩了一下。

他知道4号是被毒死的……现在灭神者只有自己和3号玩家了。

“请警长选择发言顺序……”根据提示,云落天这次选择从7号玩家开始逆时针顺序发言。

可能是一下子已经有三个人就这样闭上了双眼,7号玩家还没有适应过来,眼神中还透着几分惊魂未定。

“昨天晚上,9号玩家和4号玩家死了,作为一个全程闭眼的玩家来说,我希望5号玩家能告诉大家毒的是谁,这样也好让我们能够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判断。”

“昨天我本来是想投9号玩家的,因为觉得她摆出一副完全没吃信息的状态,有些像灭神者。”7号玩家张口之后已经淡定了下来,开始有条理的讲出自己的看法。

“但是后来投票给1号,除了气不过之外,还因为他也是我怀疑的人之一。”

“毕竟巫者和先知是谁,谁也不知道,他们各自有什么打算也不清楚。冒冒然叫人出来带队,估计也有其他的想法。”7号玩家将自己上一轮的投票理由讲了出来。

“只是现在死了3个人了,全部是我上一轮先发言的家。如果巫者毒错了人,我们投错了人,那么排除我,5号玩家和8号玩家,剩下的就都是灭神者了,那么我们估计赢不了了。”

“但是我认为这不可能,所以我们最少投对或者毒对了一个人,更有可能是两个。”

“我们可以先当走了一个灭神者来看,那么2号玩家,3号玩家和6号玩家里面会有两个猎神者,我建议从他们三个里出,如果有先知,就更好办了。”

突然7号玩家的语速加快了,等到7号玩家的话音一落,小机器人的话音响了起来。

“滴……一分钟发言时间已到,终止7号玩家发言。”小机器很尽职的终止了7号玩家的发言。

小机器人说完就转向6号玩家的方向,6号玩家先是看了一眼7号玩这才慢悠悠的开了口。

“我的部分建议和7号玩家一样,不过7号玩家似乎忘了一件事,就是除了先知和巫者,还有一个猎者。”

“我虽然不是那个猎者,但是如果2号玩家和3号玩家一个是先知一个是猎者。”

说到这里,6号玩家停顿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有了什么不太理解的地方。

但最终还是摇摇头,继续说了下去。

“那么,是不是有可能就剩下7号玩家你一个灭神者了呢?”

“我感觉这一次先推出去7号玩家,他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或者剩下的两个灭神者之一。我的发言就到这里吧!”6号玩家提出了自己的投票意见。

云落天却感觉到有些不安,这个6号……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看来这个6号不能留了……云落天默默的在心里给6号玩家打了一个红色的大差号。

现在就剩我和3号了,要更小心才行,云落天在心里盘算着。

很有可能要输掉、越来越靠近死亡的感觉绷紧了云落天的神经,反而没有时间来计较已经死去的三个人了。

虽然心里万千思绪,但是眼睛却跟着小机器人一起来到了5号玩家巫者这里。

5号玩家似乎早就有了成算,不徐不缓的张了口:“7号玩家和6号玩家都目前为止已经都没有承认自己是先知,我有理由确认6号玩家和7号玩家之中不存在先知。”

“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没意见。只是,现在除了我5号和6号、7号玩家之外,已经死亡三位玩家,分别是9号、1号、以及昨晚被我毒走的4号玩家。”

“如果一会儿剩下的三位玩家里没有人承认自己是先知,那么先知只能是9号和1号玩家中的一个。”

“至于4号,他只能是普通人或者灭神者!”5号玩家眼中流露出来的自信几乎感染了所有人,除了3号玩家和云落天。

“因为这个4号玩家的发言是最敷衍的,这样一个敷衍的态度,在4号这个位置根本不应该。”

“至于昨天投1号玩家也是和7号玩家后面的意见一样。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1号玩家我们大概是投错了。”

“因为,如果1号玩家真的是灭神者,那么昨晚倒下的必然是8号玩家。”

5号玩家正说着,突然余光扫到小机器人上面的数字,结束了发言:“为什么你们可以自己分析,至于这次我会投谁一票我听完再行动表示。我的发言就到此结束了。”

小机器人立刻好不留恋的转向了3号玩家的位置。

“我这里不是先知,但是我有一点感觉和5号玩家相似。”

3号玩家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紧张和害怕,身体也有一点微微的颤抖。

云落天把眉头皱成了川字:4号已经出局了,这3号玩家可别千万不能掉链子。

“那就是1号玩家应该是被投错的,这么说是因为昨天晚上被杀害的是9号玩家。”

3号玩家首先讲5号最后的分析拿来打底。没曾想,竟然越说越顺畅了。

“试想一下,如果1号玩家是一个灭神者,那么灭神者就剩两个人的情况下,8号玩家作为警长拿着1.5票,那么昨天晚上怎么都应该继续向8号玩家下手才对。”

听着3号玩家的发言,云落天吊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3号还是有几分急智的。

“既然灭神者没有向8号玩家下手,应该就是因为灭神者在当时还完整的有三个。”

3号似乎突然开了窍,分析起来越来越有道理。

“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先把可能是先知的人杀掉。”

“至于为什么灭神者要对9号玩家动手,大概是认为9号玩家更像是先知吧。”

“具体怎么分析的我就不太清楚了,毕竟我不是灭神者。”

“但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应该怎么办。”3号玩家眼里流露出一丝无措。

“滴……一分钟发言时间已到,终止3号玩家发言。”突然,小机器发出了终止了3号玩家的发言提示。

转向了2号玩家方向的小机器人,把大家的视线又集中到了2号玩家的身上,3号玩家则直接安静了下来。

云落天注意到3号玩家有些颤抖的身体,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2号玩家却不管这些,直接急匆匆的开口:“你们分析那么多,除了6号玩家明确表示出怀疑7号,5号和3号说的我全都不明白。”

“就算1号是推错的好人又如何,9号玩家是先知又如何,我们现在是要找灭神者,还活着的灭神者,我不想死……”崩溃有急切的声音,从2号玩家口中传出。

“我真的不想死……”2号玩家似乎是被吓的情绪崩溃了。

所有人都看着带着哭腔重复着“我不想死……”的2号玩家。

又看了看已经悄无声息了的1号、4号和9号玩家,兔死狐悲的感觉不由得涌了上来。

被2号玩家感染的众人,都感觉自己心里堵得慌。

然而小机器人根本不管这些,到了时间,依然无动于衷的终止了2号情绪失控的发言。

转到了云落天这边,示意云落天可以开口了。 第二章面对小机器人上面已经开始闪烁的数字,云落天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翻涌的情绪,强打精神开始自己的分析。

“前面几个玩家分析过的,我就不分析了。”云落天知道其实自己假冒先知会更好。但是,张开嘴却吐不出到了嘴边的话。

只好装模作样的分析,并努力排除着自己的嫌疑:“到了我这里,既然都没有先知,那么我这边可以肯定的是,先知已经走了!”

“现在我们的情况,如果情况最好就是两个灭神者,两个普通人,一个巫者和一个猎者来打,不然我们就只能等死。”

“不想死不是说就可以的,要分析情况,把猎神者找出来才是关键。”说到这里云落天剜了2号玩家一眼。

“当然,你是灭神者就另当别论了。”随着云落天话音落下,2号玩家开始剧烈的挣扎,显得十分激动。

看着2号玩家的表现,其他玩家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或者说做不出什么反应。

“抱歉,我只不过分析我要分析的,你也不必激动。”同样不为所动的云落天冷冰冰的开口。

“那么除了我和5号玩家之外,剩下的四位玩家一位猎者,一位普通人,俩个灭神者。”

“而在这四位玩家之中,谁是猎者我大概心里已经有数了。”

云落天表现得自信非常:“不过我是赞同他的做法的,所以我也不会把猎者指出来给灭神者提醒。”

就“我重点怀疑的对象是6号玩家。”

“原因有三点,”云落天竖起一根指头,“第一点,第二轮发言一开始,他就在只吃到一天的信息的情况下提出推人意见。”

“第二点……”侃侃而谈的云落天并没有注意到,小机器人身上那已经归零的数字。

滔滔不绝的发言,倏地终止在小机器人的“嘀”声之后。

“接下来是投票环节,请各位玩家投出你认为的灭神者。”制止了云落天的发言之后,小机器人宣布进入第二轮的投票环节。

这一次,六只手迅速的举起,分别指向了各自怀疑的对象。

6号玩家看着指向自己的三只手,其中还有一只来自8号玩家,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苦笑的摇了摇头,这一局……败局已定。

后心传来刺痛的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恍惚的听着小机器人宣布自己出局的消息。

6号玩家突然感到一阵愤恨,意识彻底消散前,终于还是用尽气力瞪了5号玩家一眼。

云落天却彻底松了一口气:胜局已定!

接下来,不过是选择赢的方式罢了。云落天没等小机器人宣布闭眼,率先闭上了眼睛,手指抚摸这着自己的个人端。

胜利的条件闪过云落天的脑海,突然一行字引起了云落天的注意。

“积分获取:杀死全部神族获得积分2分,杀死全部普通人获得积分1分。”

这个积分……是什么?云落天皱眉思索。

然而,小机器人并没有给云落天过多的思考时间,直接宣布了下一轮游戏的开始。

还在思考的云落天,下意识的带着3号玩家,将手指向了5号玩家。

当然,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云落天也没有注意到,3号玩家看向他时,惊惧-、厌恶又饱含不屑的眼神。

只不过这位3号玩家也忘记了,能够走到现在,奠定胜利几乎全是靠着云落天。

“天亮了,昨天晚上5号玩家死了。”等云落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小机器人宣布5号玩家退出游戏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还来不及多想,随意的竖起大拇指选择了让2号玩家先发言。

毕竟现在这样的局面,谁先发言对云落天来讲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这一轮应该推谁出局,云落天已然心中有数。

只是……看了一眼已经没有动静的5号玩家,云落天张了张嘴,无声的道了一声对不起。

垂眸掩下自己内心的愧疚与痛苦,心中对于开发这个节目组的人同样充满了愤恨。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云落天,全程都没有听2号玩家的发言。

打断云落天思绪的是来自3号玩家的嚣张大笑。

“哈哈哈……!”笑声里的张狂和得意招人厌恶,但是根本没有人去制止。

节目组的人不会管,其余三人无能为力……

能做的,也不过是面色上流露出厌恶的表情,唯一能透露情绪的眼睛蕴满愤怒。

“还瞪我呢,一会儿我和8号玩家一起投个票,你们就都完了,居然还敢瞪我!”

3号玩家看到另外三个玩家的眼神,瞬间口不择言。

本来就因为思绪被打断而不满的云落天,听到号3号玩家直接卖队友的话,眼神瞬间变得冷漠而危险。

手指拨弄了两下个人端,心中闪过一丝毒辣的想法.

最终,猖狂了一分钟的3号玩家,终于因为游戏规则的原因,无法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只有那固定在椅子上色的身躯,依然因为即将到来的胜利而兴奋的地颤抖。

“呸……”事情到了这个地步,7号玩家也用不着发言分析什么了,上来直接先冲着3号玩家的方向啐了一口。

“什么玩意儿?”充满鄙视的眼神让3号玩家成功炸毛。

7号玩家却完全忽略掉他,继续用着嘲讽的语气,对着三号开口:“莫不是某人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吧!”

“还真是活久见,连你这样的人都能被我碰到。”本来就比较毒舌的7号玩家,越发的犀利起来。

言语间的挖苦和讥讽,源源不断的刺激着3号玩家……

直到看到小机器人上面的数字进入了倒计时,7号玩家才定定的看了3号玩家一眼,以一句“一会儿投票的时候,我的票肯定在你这边的”作为结束。

云落天看到机器人转向自己,淡淡的对着3号玩家开口:“我提一个建议吧,我们先投票推出3号玩家,至于下一轮我选择谁,就看我自己的选择如何?”

云落天的话音一落,就看见2号玩家和7号玩家赞同的点了点头。

3号玩家却不住的摇头,用充满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云落天。

只是看着云落天淡漠的眼神,那充满愤怒的眼神变成了惊恐与哀求。

云落天掩藏在面具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怜悯和自嘲,刚刚提出那样的建议只是一时不忿。

但是……看了一眼2号和7号玩家的眼神,这建议八成要变成现实了。

云落天心里并没有因为自已一个建议,就能决定别人生死带来的快感,只有对无力反抗的自己的痛恨。

如果自己成为制定规则的人,是不是会好很多?云落天心里划过这样一个念头。

“当然,刚刚的建议只是我提给你们的。至于我会举票给谁,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真的不想再死人了 即使我同样不喜欢3号玩家。”

云落天口风一转,提了另一个建议:“不如这样,我们大家随意一点,各自投各自的。”

“我不会说我投谁,就看我和3号玩家之间默契与否了。”

说完也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就跳过了自己的发言阶段,开启投票环节。 第三章2号玩家和7号玩家的票毫不犹豫的挂到了3号玩家的头上。

3号玩家瞪大了双眼,看着还没有投票的云落天,不知所措。

刚才发言时候的嚣张模样,和现在待宰羔羊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充满祈求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可怜。

看了一眼注定必死2号玩家和7号玩家,云落天知道最后的抉择权在自己的手上。

弃票或者投3号一票,3号就注定要陪他们一起了。

这种几乎掌握一个人生死的感觉……无论云落天再怎么抗拒,内心也无法克制的浮现出快感就连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云落天的眼神一暗,右手放下来用力抓住自己的大腿,克制着不让这种感觉蔓延开来。

自己真的要因为单纯的讨厌一个人,就要直接夺取别人的生命吗?云落天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终于,云落天的手抬了起来,指向了7号玩家。

3号看到这一幕,原本充满绝望的眼睛,瞬间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忙不迭的举起自己的手,跟着指向了7号玩家。

“7号玩家票选出局,恭喜灭神者阵营获得胜利!”

这一次,小机器人不仅仅只是宣布玩家出局,还宣布了云落天所在的阵营获得了胜利。

与此同时,2号玩家和7号玩家同时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后,没了声息。

然而,之前出局的4号玩家,却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

“咔哒!”一声搭扣解开的声音,云落天觉自己身上一松。原被死死扣在椅子上的身体,终于脱离了束缚。

“本局游戏结束,请获得胜利的玩家尽快离开房间。”伴随着搭扣解开,一起响起的还有小机器人的逐客令,房间的门也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3号玩家立刻“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向了门外。

4号玩家似乎还有一些没有回过神来,眼眸中透着一丝迷茫。

云落天环视了已经一动不动的6人,被面具覆盖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

视线突然移到了他们的胸前,贴在胸前的黑袍上慢慢晕开了湿痕,空气中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云落天终于知道失败惩罚的意思了……

伸手点开个人端,云落天盯着自己的资料上积分一栏上鲜红的数字2,终于没能忍住扶着椅子吐了出来。

4号玩家似乎被云落天的动作惊了一下,起身跑过来扶住云落天:“你还好吧?”

抬头看了一眼4号玩家,云落天透过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睛知道,这个人大概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吧。

顺势站了起来的云落天,反手扶住了4号玩家,一边拉着他往外走,一边对他说:“我没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哦!好的。”4号玩家应了一声,突然鼻尖耸动了一下,4号玩家这才反应过来似的瞪大了眼睛,本来还觉得云落天速度太快了的他,瞬间加快了脚步。

感受到4号玩家突然增加的速度,云落天知道这会儿4号玩家算是反应过来了,不由得担忧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样的他能走多远!这样想着,云落天却知道无论如何,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云落天知道这次算是自己运气好,可是这样的运气又能伴随自己多久呢?云落天不知道……

一起离开房间的两人,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乎埋藏两人性命的房间,一时间百感交集。

“对不起……”耳畔突然传来一声道歉,让云落天看向了旁边的4号玩家。

4号玩家取下自己的面具,一脸认真的对着云落天说:“差一点害死你,对不起!”

“我知道,肯定是我们一开始误指你的。如果不是女巫救了你,这一局下来我们一定会输,现在躺在房间里的就是我们了。”

4号玩家郑重的对着云落天鞠了一躬:“我不知道我能活多久,但是我必须感激救了我的人。”

“并不是特意救的你,更何况我当时根本就以为你已经死了。”云落天伸手制止了4号玩家的举动。

“滴滴!”突然两人的个人端传来了收到新信息的声音,打断了两人对话。

云落天伸手划开,看到信息的一瞬间,本来因为新信息到来而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尊敬的187658号玩家您好:

恭喜您获得第一局游戏的胜利,您的胜利积分已经放入您的积分账户。

积分的使用规则请您自行点击积分后面的小问号标志查询。

另外请您按照本消息附带的地图到达指定区域稍作休息,等到所有玩家结束游戏,节目组将统一为每位玩家安排住宿。

谢谢合作!”

看完信息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一起?”

说完,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两人间的气氛也瞬间融洽了不少。

“我叫武仁,我朋友都喜欢叫我月饼,因为很久以前有一种食物叫做五仁月饼。”走到云落天前面的武仁对着云落天介绍自己,说道五仁月饼的时候还无奈的摊了摊手,“听说那是人类史上有记载以来最难吃的一种食物之一。”

云落天听到这话不由得勾起了嘴角,赞同了一句:“确实有史料这么记载的,不过还有其他更难吃的食物。只是无论是哪一种都已经失传了,具体的味道如何无从考究了。”

“也是,现在除了水果,自然的食物都不多了,更不用说历史上记载的那些全是自然食物制作的东西了。能有那么个称呼,其实我是挺高兴的。”

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武仁表示自己能用那传说中的食物做昵称,还是很满足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应该不是贫民区的人吧?看着不像!”

“云落天,你叫我落天就好了!”云落天点了点头,对着武仁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到贫民区有半年了。”云落看了看眼前这个刻意通过聊天转移注意力的小小少年,“你也不像贫民区的人。”

“我确实不是,我只是听说只有贫民区的人才能有机会参加这个游戏,特意做的手脚!”说到这里,武仁的脸上划过一丝得意的表情,结果没一会儿又垮了下来,“结果没想到这个节目真的会直接处理掉。”一边说着,眼里还闪过一丝惊惧。

“我在第二轮闭眼的时候,听到小机器人用电子音询问巫者是否选用毒药之后,就感觉后心一疼,情不自禁的呻吟一声之后,就没有意识了。”武仁回想起那一瞬间,依然不住的后怕,“那个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就要死掉了。”

……

一路和武仁聊着天,一边根据地图的指示来到了提供休息的大厅。

之前沿路过来的时候,云落天就有感觉,这个所谓休息的大厅就是之前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大厅。

只是……云落天看着眼前的情况,却怎么也把这个大厅和之前的大厅对不上号了。 第四章此刻的大厅等火通明,吊顶上那盏几乎霸占了整个穹顶的大吊灯,即使是以云落天原来的家底,都不得不说这样的吊灯,他用不起……

更不用说大厅周围挂壁上那一盏盏精美的雕花灯饰,每一盏都价值千金,而这样的灯饰这个大厅挂壁之上每隔几米就有一盏。

大厅里的人,也不再是黑袍罩体,面具遮脸,除了大体的身形什么都看不出来。

而是一个个穿的光鲜亮丽,男的看起来风度翩翩,女的看起来风情万种。

如果不是云落天记忆力好,大概怎么也无法相信这就是之前充满了压抑感的大厅,这明明更像一个高级别的宴会大厅。

“两位玩家请跟我来。”对大厅的改变感到震惊的两人,没有注意到走近的侍者,直到这位侍者出声。

“哦,好的!”会过神来的武仁,连忙应声,伸手扯了一下看似还没回神的云落天衣袖,示意云落天跟上。

云落天则缓缓收回打量的目光,默默的跟着侍者,心里则是松了一口气。

之前只是听说,致命游戏节目组的财大气粗和独裁专制:只要是不符合游戏规则和节目组利益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

现在看来,至少这个节目组的财力不容小却。而有这样财力的人,也一般不愿意被别人欺负到家里来。

跟着侍者沿着大厅的外廊走了大半圈,来到一扇近5米高,接近大厅穹顶的雕花寒松木门前。

看到感受到这散发着丝丝清凉气息的大门,云落天脚步一顿,这居然整木雕琢而成的……

云落天的表现引来侍者面带异色的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此时云落天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寒松木的来源上了,根本没有注意其他的情况。

寒松木产自沧源星,取自沧源星特有的寒松树。

此树和传说中的榕树一般独木成林,但生长极其缓慢,百年方有一寸。

其叶如松针,根根尖锐无比,副枝柔软且具有攻击性,攻击靠近它的一切生物并吸食待尽,补充额外的营养。

主干坚硬无比,就算是现在联盟市面上最强的单兵武器,想要完成切割主干也是一件耗时颇长的大工程。

在沧源星,寒松树几乎是星球一霸,除了寒松鼠之外,有寒松树的地方几乎没有其他生物的存在。

然而寒松树最吸引人的特点,却是那无时无刻散发着的清凉感。只要有一小截寒松木,一个20平米左右的小房间,就可以长期保持清凉舒适。更奇特的是,只要用布料包裹起来,不多时室温就可以恢复如常,可谓是天然温度调控系统。

想到这里,云落天回头环视一眼大厅,果然没有安装温度调控系统。

云落天现在除了对这个节目组的财力有了新的认识之外,对这个节目组的实力的认知更是又了颠覆性的转变。

因为,寒松木的获取难度就不用说了,而运输难度更在获取难度之上。

沧源星位于联盟边境,陨石环绕不说,还间些生成的宇宙空间风暴,如是不小心卷入其中,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个节目组的人居然能取得如此大的一根寒松木主干,并且整雕成门。财大气粗、实力惊人这八个字从云落天的脑海划过。

“哇塞……”武仁惊奇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雕花木门,感受着从门上传来的清凉感,忍不住上前抚摸了两下,发出无法抑制的惊叹声,“落天,这个门看起来真是太棒了!”

云落天温和的摸了摸武仁的头,难得调笑的开口:“月饼先生,你要是再耽误时间,一会儿我们恐怕只能等别人先进门了!”边说着,边示意武仁朝两人过来的方向看去。

那里正有另一位侍者带着3位玩家一起走过来。

看到这一幕的武仁转过头就开始催促侍者赶快开门,让他们先进去了,看样子是已经忘记了刚刚对木门的好奇了。

这副想着一件事忘掉另一件事,没心没肺一根筋的小样子,让云落天不由得轻笑一声,惹来武仁奇怪的一瞥,又在看见云落天冲着他摇头,并伸手让他继续的时候,转身继续催促起侍者来。

侍者顺从的按下门边的开关键,门缓缓的向着一边移开,却没有完全打开,仅仅只是露出并行两人的通道。

“两位玩家请,”侍者躬身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等云落天两人进入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因为后边还有一组人,所以也就没了理会开着的门,径自带领着云落天两人往里走。

边走边对两人介绍到:“这里是临时休息室,每间休息室有独立的更衣室,两位玩家可以在里面换件衣服休息一下,缓解情绪。当然,换好衣服之后也可以去大厅吃一点东西,或者和其他玩家交流一下情况。”

“这个房间还没有被打开过,”直到来到一间房门紧闭的房间,侍者伸出右手,在左手的个人端上轻点两下,打开了房门后,对着两人鞠躬道,“我先退下了,两位请自便。”

云落天对着侍者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侍者随即转身离去。

刚刚在云落天三人身后的那几人也已经走了过来,云落天冲几人点点头,算是打了一声招呼,便拉着呆呆傻傻的武仁走进了房间。

“落天,我不是在做梦吧!”被带进房间后勉强回神的武仁同学,捏着云落天的袍角,满脸的不可思议。

随意将面具取下放到休息室的云纹石茶几上,甩下兜帽,露出一直隐藏在暗中的脸。

做完这些的云落天安慰似的拍拍武仁的头:“人都在这里了,怎么还能做梦,这其实是这个节目组在展示自身的实力而已,“没关系,不认识这些东西的人多了,除了识点货的,这些东西摆出来不过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罢了。”

学着云落天的样子把一直那在手里的面具往茶几上一扔,甩下兜帽,一张圆圆的娃娃脸彻底显露出来。

“话是这么说,可光看摆设,那个人就算再不识货,也会对这个节目组的财厉有所认识吧。”撇撇嘴,武仁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声,“更别说这里好多东西连我家都买不起,难怪获胜者可以直接拿走3亿通币。”

“管他这么多做什么?”云落天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往武仁胸前一扔,“先保证自己好好活下去才是真的。”

手忙脚乱的接下云落天扔过来的水果,用袍袖擦了擦就往嘴里塞,边吃边冲云落天说道:“我也就随口那么一说,真后悔!当初就不该那么贪玩!”

“唔!这天星果的味道果然是好吃,真甜!”三两口把手里的果子吃完,武仁又跑到茶几旁,再拿了一个继续吃着,“对了,落天你多大了,叫你名字总感觉有点别扭,我们看看谁年龄大点,干脆称兄道弟算了。”

“32,你呢?”称兄道弟?作为家中独子的云落天表示这感觉略新奇,回答了武仁之后顺便也反问了一句。

“咦?看不出来你已经完全成年了!”武仁摇头晃脑的盯着云落天看了半晌,发出“啧啧”的声音,“我刚刚29,离成年还有一年,如果能一直活下去,说不定还能让你帮我过生日呢!看样子我还要叫你一声哥呢,不如我以后就叫你天哥好了。”说完似乎还挺满意的点了点头。

慢悠悠地吃完一个果子的云落天,抬眼打量了武仁一眼:这小子,难道不知道比起自己,他更不像一个已经快成年的人吧。

“随你!”将果核扔到茶几旁的垃圾处理器,云落天这才觉得自己的胃好受多了。

“我打算换衣服去大厅,一起不?”云落天抽出一湿巾擦干净手后,站起身来,看向武仁询问道。

“好哇!正好还可以和其他游戏房间的玩家交流一下经验,我完全不会玩。”武仁说到这里一张娃娃脸被自己挤成了苦瓜脸。

“那走吧!”云落天率先往更衣室走了过去。

“这就来,天哥!”武仁快速消灭手上的果子后跟了上去。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预览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致命游戏等您来战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致命游戏等您来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