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皇尊》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犬马 玄幻奇幻 2019-10-19 16:52:29 0 0

无上皇尊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玄幻奇幻小说,无上皇尊小说全文一共1,975,855个字。无上皇尊小说讲述了:宁凡因妹妹病重,深入密林采药,偶得温玉一块,此后得传承,逆天提升,战强者,打小人,历练人生,笑傲天下,成就无上皇尊!

无上皇尊小说试读:

听得妹妹这样说,宁凡内心之中感觉到隐约有些刺痛,如同针扎一般。

宁诗这番话在宁凡听起来很不是滋味,的确在自己的怀抱下尽管让宁诗少受了很多白眼和委屈,可总归说起来,再怎么挡,也总有从宁凡身边漏过去的一些。

然而一直以来宁诗都不会和宁凡抱怨些什么,反而为了宁凡安心修炼,十岁没到,便如同一个成年人一样了。假如家境稍微好一点的,父母还在的孩子都不会和宁诗一般。

看着自己的妹妹,宁凡心中微微一酸,望着白凤说道:“谢谢……”一句话从宁凡的口中吐了出来,瞬间宁凡坚守了许久的那堵墙也悄然不见。

“给你!以后不给躲着我了啊!”白凤冲着宁凡一嘟嘴,如同一个小妻子在和自己的夫君撒娇一般。

宁凡也没怎么见过白凤这个样子,微微撒娇的样子搭配在一副冰冷的面容上,突然间那冰块在一瞬间就被撒娇的模样给融化成为了一个邻家小妹,显得是那么的贴近、活泼。

不禁,宁凡内心之中有了一种砰然心动的感觉。不是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内心一瞬间就似乎被分成了无数块,然后混杂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进去,然后又组合在了一起,但是那个身影已然被困在了宁凡的内心之中。

“我什么时候躲过你啊。”宁凡笑着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对白凤的态度早已经在宁凡的内心之中来了一个扭转。

“你还说没躲过我,小时候你和我偷着去小溪里面摸鱼,后来再找你,你总说忙,最后连在哪里都不知道了。”白凤一叉腰,带着霸道的气势说道,“要不是还能看见宁诗,要不是你还在和白镇,我还以为你死在哪个荒郊野外了!”

“哼,我怎么可能这么弱吗?”宁凡笑着比划了两下,说道:“比不上你白凤大小姐,都炼体七阶了。但是我炼体二阶也有自保的实力啊。”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要不我们两个人来比划比划?”白凤带着一丝打量的眼光看着宁凡。

“等过阵子一定把你给打哭。”宁凡也知道自己现在打不过白凤,不由得翻着白眼,反正话是这么说,过阵子是过几天那就不知道了。

“凡哥哥,你舍得吗?”白凤冲着宁凡抛了一个媚眼,用着酥麻酥麻语气和宁凡说道。

听得白凤的语气,瞬间宁凡就感觉自己被白凤包裹着,软绵绵的感觉让整个人都酥软了下来,而身体的其他地方是酥软了下来,但是身体的某一个地方却少年意气微微地伫立着。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到时候你好好的参透《南渡拳》,你小心点张彪,他最近快要突破到炼体四阶了。”白凤用着关心的语气说道。

宁凡点了点头,原本炼体三阶对付自己已经是轻而易举了,现在还要突破。倘若自己再没有任何的突破,那么今后的处境就更困难了。

“张彪,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打败你的!”宁凡在心中暗暗地说道,双手已经不经意间握紧了拳头。

“哥哥,哥哥,凤姐姐都走了,你还在看什么啊?”宁诗拉扯着宁凡的衣角,弱弱地说着。

在宁诗的拉扯之下,宁凡一下子回过神来,说道:“对了,诗儿,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不要太开心。”

“说吧,哥哥你还能说什么好事?难道是今天修炼的时候又有什么不小心撞到树上的小动物,然后被你捡回来做菜?”宁诗含着手指想了想。

听得宁诗想到吃的肉,宁凡不由得哈哈大笑,说道:“小馋猫。”尽管家里经济状况不太好,但是肉食这类食物还真没有少过宁诗的,毕竟白燕山下还有着不少的野兽,宁凡对付起来是轻而易举。

只不过为了不然宁诗想到自己吃的肉是那么的血腥,宁凡都是告诉宁诗自己吃的肉是笨动物不小心撞到树上,然后被自己捡回家的。

“再猜猜。”宁凡微微笑着看着宁诗。

宁诗吮吸着自己的手指,想了一会儿,摇着自己的小脑袋说道:“想不到……坏哥哥你告诉我嘛!”

“好啦,你看这是什么?”宁凡从怀中一掏,掏出了烈阳草。

“唉,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啊,哥哥你没事吧?不会是修炼把自己炼傻了吧,这不就是一株小草吗?”宁诗很不以为然的看着宁凡,说着转身就向着屋子里面走去。

“傻妹妹,你再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小草有这么香吗?”宁凡笑了一笑,想到自己的妹妹疾病可以治疗了,不由得开心的不得了。

宁诗听着自己的哥哥的话语,又仔细看了看小草,发现真的和普通小草不同,不由得疑惑迟疑说道:“这……这是灵药?”

宁凡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烈阳草,专门治疗你身体的疾病。只不过药性太烈了,我们到时候再去找一个炼丹师把它给炼成丹药就好了。”

开始宁诗听得宁凡的话语变得十分的开心,可是听到后面发现要找一个炼丹师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一下全没有了。

“哥哥,可是……可是炼丹师要很多很多的钱才行。诗儿的小木箱里已经没有钱了,我们没有钱了,诗儿还是不治疗了。”宁诗扯了扯宁凡的衣角,可怜兮兮的说道。

“治,怎么不治!明天我就去镇子里找镇长,看能不能带我去雷崖山脉的主城雷崖城找炼丹师。哪怕是倾家荡产,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治好你。”宁凡很认真的看着宁诗,说道,“哥哥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

“诗儿,诗儿好好的,但是诗儿也要哥哥好好的。”宁诗拉扯着宁凡的衣角,脸上已经哭成一个小花猫了。

“我会想办法的,这些你不用操心。”宁凡摸了摸宁诗的脑袋,轻轻为宁诗擦去眼泪。

回到房间中,掏出《南渡拳》和温玉玉牌,这个时候宁凡才有心思来打探眼前这两样物品。

看来看去,最后目光还是停留在玉牌上面,今天凌晨的突然坠崖,起来以后发现身体被修复了,不由不让宁凡把目光放在眼前的温玉上。

之前急着赶路,并没有好好去打量眼前的温玉,这个时候宁凡才发现眼前的玉牌的不同之处。此刻宁凡握着温玉才觉察到了玉牌的不同,乍看之下玉牌上面没有什么,而细细看下去上面隐隐约约露着一些字。

宁凡又侧了侧,把玉牌侧着看,发现果然上面隐约透露着一些字,似乎像是上古文字。宁凡以前在一些书籍上见过这些字体,但是却不懂得是什么意思。

看了许久,没有什么收获,不由的把玉牌给收在了怀里。

隐约感觉到这上面的字似乎很重要,宁凡心中暗暗打算以后把这些字一个个抄下来,然后再想办法寻找书籍弄懂这上面的意思。

尽管少年心性,但是宁凡知道凡是和上古沾边的东西都不是这么简单的。

这个时候,宁凡方才掏出了白凤给自己的《南渡拳》,这是玄级功法。

功法分为四品,自是传承所言:天地玄黄。

天强于地级,以此类推,但就算是黄级功法修炼到最顶级也能够移山填海,瞬间毁掉一城,但是终究还是有一个上限。

更别说天级功法了,上古时期人人修炼天级功法,瞬间就能够把天地击碎,所过之处灰烬都不会残留。只可惜那只存在于口口相传的神话之中,哪怕是白镇所在的大兴王朝皇室修炼的也不过是地级功法。

四级功法,每一级又有三个档次,上中下。这个档次决定了这本功法最大威力,其实和之前的四级划分差不多,但是玄级功法比起黄级功法上限多出了两倍,每一个小的层次,只是多处几成,相比之下没有那么的重要了。

宁凡手中这本《南渡拳》是白镇镇长白南元的成名功法,玄级下品,可是在这白镇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想了想白凤那期待自己练成的模样,又想了想张彪之前那种得瑟的样子,宁凡尽管少年老成,但是内心之中那种想一决高下的悸动依旧是按捺不住。

“好吧,既然拿到了这本功法,那么我一定要成功!”宁凡翻看着功法,跟着书中的运功路线调息自己身体的魂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凡才停留了下来,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

“总算练成了。”宁凡淡淡的呢喃着说道,眼神之中突然闪过了一阵锐利的眼神。

在练成这南渡拳的时候,宁凡顺其自然突破到了炼体三阶,这一次突破比其他时候都感觉来的容易。

“喝!”宁凡猛地一拳击打出去,身前一块巨石顷刻间就被炸开,碎片混着烟尘四散开去。

宁凡保持着出拳的动作没有任何动静,良久才收回了自己的拳头。

“这才刚刚练成,这一拳竟然有三百斤的力量。而自己之前炼体二阶才能够打出一百斤。哪怕提升了尽皆,这南渡拳的威力也太大了吧。”宁凡不由得咂舌,出身平庸,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强势的功法,内心之中自然感觉到了不同寻常。

“呀,是时候回去了,妹妹还在家里等着。”宁凡这才记起来,自己一天没有回家,妹妹都要等急了,匆匆忙忙向着家里面赶去。

走着走着,突然三个人挡在了宁凡的身前,戏谑着说道:“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宁凡啊,你妹妹还好吗?有没有想我张彪那根粗大的活啊?哈哈!”

宁凡一听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气就不打一出来,猛地一抬头看见果然是张彪,其他两个也是白镇的混混,整日跟着张彪无所事事。

“张彪!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不就是仗着你有一个好父亲吗?”宁凡手紧紧握着拳头,恨不得一拳就打到张彪那张充满了嘲讽的脸上。

张彪把手一插,说道:“看起来那天打你没有起到作用啊,今天还得好好教训你一顿才行!”

“呵,说了你仗着你父亲的威风你还不信,你除了这一身被丹药堆积起来的炼体五阶你还有什么?”宁凡带着嘲讽着说道,要不是自己丹药那些东西没有张彪多,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完完全全就可以打得张彪痛哭。

“你管我威风不威风,你管呢?我能打得过你就可以了!”说着张彪冲着宁凡就是一拳。

速度太慢,宁凡微微一躲就躲了过去,张彪没有用上武技,那完全就没有办法打到宁凡。

“哟嘿,小样,你还敢躲你张彪大爷的拳头,看着你是怎么死的。”说着张彪右腿微微散发着不同的气势。

这个时候宁凡就感觉到了张彪右腿的不同,隐隐约约感觉到魂力的聚集,就连地面上面的灰尘也被吹起了一些。

“给我去死!”张彪猛地一脚向着宁凡飞踹过去,顷刻间宁凡有一种被锁定的错觉。上次就是被这样踹飞,然后一掌被张彪打在了心口之上。

但是这一次宁凡却是不慌不忙,眼神之中闪过一阵犀利,右拳紧握,心中猛地暗道一声:“南渡拳!南渡一击!”

全身上下的魂力都被调动了起来,一拳不偏不倚,径直砸在了张彪的脚掌上面。

一声咔嚓的声音,直直的一根腿骨从张彪的膝盖处插了出来,白色的骨头挂着一些血红的颜色,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还没有完全腾飞起来的张彪被宁凡一拳就给呼到了地面上面,散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啊!啊!宁凡!”

这个时候宁凡也暗暗运功,那一拳下去自己也并不好受,毕竟那一脚也是张彪引以为荣的功法,宁凡一时间也受到内伤。

不过这个时候宁凡自然也不能露怯,望着在地上张彪,宁凡也没有上去补上一脚,而是冷冷地说道:“以后嘴巴放干净点,我不保证这一次你断了右腿,下一次你会不会是五肢尽断。”

望着宁凡,张彪狰狞着面容说道:“你竟敢伤我,你给我等着,我要你看着你的妹妹在我胯下沉沦。”

听着张彪的话语,宁凡猛地一个飞蹬,向着张彪的胸口就是一脚过去。

顿时间张彪贴着地面,被宁凡踹飞出去好几米,不断地在地面翻滚着。

“下次我再听见你嘴巴不干净,我直接要了你的命。”宁凡走到张彪的身前,捏着张彪的下巴说道,“你给我记住。”说着猛地一甩,站起身来,向着一边走开。

张彪哼哼几句,却不敢再多话,至于张彪那俩跟班还沉寂在惊吓之中,感觉这一切如同梦幻泡影一般。

“啊呸!宁凡,你有种!别给我遇见,哪怕你走掉,一月后的镇比你也会死得很惨的。”张彪一口鲜血吐出,望着宁凡的背影,恨恨地说道。

“还不扶我起来!看着做什么!”张彪厉声对呆站在一旁的那人说道,“要你们何用!啊!”

张彪被两人扶起,一阵刺痛就猛地传来,不由得大声吼道:“给我找一张板子来,快点抬回去治疗!废物!”刚刚那一击,让宁凡感觉到了自己实力的提升,不由得感觉到开心,回到家中见到自己的妹妹在操持着一切。

“哥哥你回来了啊!”宁诗抬头看着宁凡,突然来到宁凡的身边,嗅了嗅宁凡身上的味道,带着一丝狐疑的眼神看着宁凡说道:“哥哥……你又打架了?”

“嗯。”宁凡这次没有闪躲,说道,“我练成了你白凤姐给的南渡拳,也突破到了炼体三阶。”

“然后呢?”宁诗叉着腰,人小鬼大的说道,“然后你就打架了是吧?我说了不要让你和别人打架,你要是出个三长两短,我该……我该怎么办?”说着眼眶之中已然有泪水打转。

看得宁凡内心中那叫一个心疼,感觉到微微颤抖的妹妹,宁凡一把搂着妹妹的肩膀,说道:“哥哥现在有能力了,能保护你了。现在我们也有烈阳草了,到时候我镇比之后求镇长给你找炼丹师练成丹药就好了。”

“哥哥……”宁诗呢喃着说道。

宁凡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宁诗的脑袋,说道:“我们的日子会一天天的好起来的。”

入夜,宁凡望着窗外,暗暗地运功调息,被张彪一脚踹到手臂,自然也是受了内伤。

就在运功调息的时候,玉牌却猛地散发出一阵强大的能量,瞬间就把宁凡身体的内伤给修复完整,顿时宁凡发出了一阵再舒适不过的呻吟:

“啊哈……这是什么?”

宁凡很是好奇,自然能够感觉到这一阵力量是来自自己的温玉,不由得又拿了出来,月光皎洁,微弱的月光投射在了玉牌之上,顷刻间强大的信息量猛地传达到了宁凡的脑海之中。

“丹法一道,在于静心。静心凝神,心无杂念。以神入药,化药液,混药性,得药效。几番灼烧,方可成液……”

猛地一震,宁凡又从黑暗之中被拉回到了现实,突然就想到了那天自己在梦中听到的这些话语,未曾看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

细细感悟这些文字,宁凡越发觉得这文字的不同凡响,或者说是这玉牌不同凡响,埋藏着诸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刚刚那段文字说是基础丹法,却是在告诉人们炼丹到底是怎么一个流程,而且还给予宁凡一些炼丹的实例去参透。

良久,宁凡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自己竟然得到了这样的东西,内心之中说惊喜那是定然的,其中还有些警惕,这东西出现在白燕山上那定然不是天生就在的,定然是他人之物,不过这些都不是宁凡此时此刻所想到的。

大略感悟了基础丹法,宁凡的手自然是有些痒了,想要找一些东西来练练手。

烈阳草太过于贵重,宁凡自然没有打过烈阳草的主意,要知道倘若一个疏忽,丹碎未成,那是一点药效都没有的,自然不能够冒如此大的风险。

可是身边没有其他的药材,宁凡想炼丹的心这才作罢。

望着窗外,刚刚那一瞬间并没有过去多久,真真是一瞬间的事情,月亮还高悬在夜空之中,只不过这一夜已然夜得更深了。、

没有任何的声音,窗外有的只有萧瑟的风声,漫长的秋季就要来到了,寒冷的冬天也不远了。

夜空之中是繁星点点,一闪一闪的。

月牙儿用尽着自己的全力把月光挥洒在大地上,让这片土地被月光所照亮,白燕山上雷狼的狼吼隐约还能够听得一些。

“啊……啊……”突然宁诗微微地呻吟声却传到了宁凡的耳中,宁凡猛地神情一变,定然是自己的妹妹寒疾发作了。

飞快翻越过自家妹子的窗户,果不其然宁诗在床上瑟瑟发抖,脸色已经变得惨白,冰冷的寒气不断地从宁诗的身上蔓延开来,整个屋子都要比起外面冷上近十度。

“诗儿!诗儿!你没事吧!”宁凡掏出烈阳草,刮下一点草沫,送到宁诗的嘴里。

宁诗微微用口水含化了,脸色才稍微好上一点,望着自己的哥哥,微微一笑说道:“诗儿,好冷……诗儿没事。”

望着床上的宁诗,再看看手中的烈阳草,宁凡咬了咬牙,说道:“过了今晚就没事了,哥哥给你把这烈阳草给练成烈阳丹。”

“哥哥……”宁诗还想说些什么。

宁凡却扶着宁诗的肩膀道:“少说话,我有办法。你先休息一下,这烈阳草草沫虽然抵挡不了多久,但是一时半会还是能够压制住你身上的寒气。”

宁诗点了点头,对眼前的宁凡,宁诗还是很相信的。

原本不打算冒险的,可是现在宁诗不知道为什么寒疾一天比一天重,想要等到一个月以后的镇比得到镇长白南元的青睐那太遥远了,想了一下宁凡决定自己开炉炼丹,冒险也好,冲动也罢,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首先炼丹得有火,得有炉子,凭借着宁凡此时的修为,还不能够外放火焰。

找了一圈,宁凡也没有发现家里有炉子什么的。火焰自然就生火好了,别的不多,就是上好的雷木家中还有不少,

没办法距离雷崖山脉近,白燕山多的就是雷木,不禁温度高,还会带有一点雷电的气息,对于烈性丹药,这自然会加强药性。

看了看家中简陋的东西,宁凡咬了咬牙,抄起家中的铁锅放在了雷木之上,然后把烈阳草掏了出来,放在一边。

炼丹自然还要放置一些其他的东西,烈阳草只是作为主药使用。不过还好,用二品灵药炼制,只会成一品灵丹,自然不需要很好的辅药。

因此也多亏在白燕山山脚下,这些副药到是好找,一番准备自然是没有问题。

点燃雷木,瞬间就燃起了熊熊火焰,大量的药材被宁凡放了进去,脸上不由得冒出一粒一粒汗珠,宁凡现在很紧张,倘若有一点差池,那可没有第二份烈阳草啊!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宁凡没有丝毫犹豫,见得火候得当,坚定的拿起烈阳草。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无上皇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