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无广告

归人 仙侠武侠 2020-10-27 16:33:23 0 0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21 17:15

字数: 2,501,546

状态: 连载中 90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简介:当主角醒来,发现穿越成少年时的慕容复,而且身处十四部金书融合的大武侠世界里,他该何去何从,兴复大燕?争霸天下?又或是勾搭几个美女逍遥一生呢?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预览

第一章慕容复把大概规划告诉公冶乾,至于细节就由他自己去完成了。还别说,看他长得五大三粗,竟然还精通建筑和机关术,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公子,建造这两处地方恐怕要用到不少人手。”

慕容复沉吟一下:“就先把太湖沿岸大燕后裔的壮丁召集起来吧!”

“好的。”

公冶乾走后,慕容复刚想回房练功,门外传来一个仆人的声音:“启禀公子,少林寺玄悲大师来访。”

“玄悲大师?他来干什么?”慕容复压下心中疑问向外走去。

慕容复来到大门口,只见站着一个身披袈裟,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微微行了一礼说道:“不知大师驾临,有失远迎,还望莫怪。”

慕容复也不知道跟这些武林名宿打交道该用什么礼节,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阿弥陀佛,慕容施主客气了,是老衲冒昧打搅。”玄悲双手合十微微一礼。

“大师里面请。”

两人来到客厅,分宾主落座之后,仆人端来茶水。慕容复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大师此来所为何事?”

玄悲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老衲此来是想询问令尊的消息。”

慕容复心中一凛,“慕容博?是了是了,这个便宜老爹是假死的,而假死的原因就是为了躲避少林寺的追责。嘿嘿,现在他应该就在你少林寺吧!”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便装作一脸悲伤的回道:“家父数月前回到燕子坞,身受重伤,没几天就不治身亡。”

“慕容博死了?”玄悲微微起身,一脸的吃惊。

“是的,就连家母也因伤心过度,于上两月前郁郁而终。”

听了慕容复的回答,玄悲眉头微皱,不知在想什么,半晌之后才叹了口气:“罢了,罢了。”

慕容复故作疑惑的问道:“不知大师找家父何事?”

玄悲摇摇头,“故人既已西去,此事不提也罢。”

慕容复点点头,玄悲接着说道:“那么老衲就告辞了。”

“大师难得来一次,不如多住些时日。”

“阿弥陀佛,既然施主盛情,那老衲就不客气了。”

“我……”慕容复脸色一滞,那句“我只是客气一下”生生吞了回去,“我这就给大师安排住处。”

出门后慕容复心中闪过数个念头,这老和尚多半是起了疑心,这事确实巧了点,债主上门,欠债的说死就死了。

慕容复知道慕容博是假死,可是如今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只盼此时那慕容博正好在岛上,别让那玄悲看出什么破绽。

数日后慕容复亲自送玄悲到渡口,看着他若无其事的离去,心中松了口气。

转眼又是半月过去,公冶乾带着五千壮丁在岛上干的热火朝天,慕容复自从修炼无名心法以来,六识提升是愈发明显。

甚至连修炼武功的进度也是越来越快,达到过目不忘,很多二三流武学只要看一遍就会了,当然高深武学不在此例。

比如斗转星移,现在也才堪堪练成第二层而已,不过他内力太低,能练到第二层已是极为勉强,贸然修炼下去肯定会走火入魔。

慕容复又从环施水阁找到一门指法,参合指,慕容家自创的武功,搬运内气于无形,由食指击出,凌空攻击敌人穴位。

这门指法高深奥妙,但攻击力不高,只能点倒对手,胜在无影无形,攻击距离远,现在慕容复只是初学乍练已经能攻击到丈许远了。

不过以他现在的内力,最多使出三次就内力耗尽,不到危急关头不好使用。

阿朱阿碧一直粘着他,这两小丫头虽然可爱,但到底还是个孩子,慕容复没什么耐心带她们玩,便传授她们一套功夫让她们自己练去。

慕容复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江湖,不过在出发之前,还要先安排好燕子坞的改造。

军营和书院的建造倒是没有问题,问题是等到邓百川和包不同把人送到岛上的时候,军营怎么练兵?书院又教什么?

慕容复有点头疼,大大感叹人才的缺乏,他手下只有四大家臣,风波恶是个战斗狂,不惹事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啥也指望不上;

包不同热衷斗嘴,为人豪爽,这些年掌管慕容家钱粮也不知亏了多少;公冶乾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一看就是打铁的命,只有邓百川堪堪可用。

没办法,慕容复只能把前世大学军训内容写出来,稍加修改,增加一些项目,比如杨家枪法,岳家拳法等武功进去。

而学院的话,就先请一些教书先生,识文断字,学些基础拳脚,其他的等回来再说。

至于暗处的大本营建造,慕容复倒是将计划详细写下来交给公冶乾,并告诉他自己要出去游历一番。

公冶乾是死活不同意他单独出去,说什么都要跟着,可是现在燕子坞没有主事之人不行,慕容复好说歹说并答应只在苏州附近游历他才肯放行。

第二天,慕容复左手一把长剑,右手提着包袱准备出发。在两个小丫头哭哭啼啼的送别中,乘船离去。

小船划了半个时辰,忽然一阵花香随风扑鼻而来,慕容复抬眼望去,不远处有座岛,“这是哪座庄子?”

“回公子,这是曼陀山庄!”撑船的仆人回到。

“划过去。”慕容复想了想,还是去看下那个小表妹,顺便确认下李青萝有没有把琅环玉洞搬回来。

慕容复上了岸,只见岛上一片鸟语花香,雾气渺渺,仿若人间仙境,心下感叹:“到底是女人经营的地方,哪像参合庄一群大老爷们儿,岛上不是树就是山,差距太大了。”

突然前方窜出两个持剑婢女:“什么人?”

“慕容复!”

“啊,慕容公子!”两婢女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缓缓收剑。

慕容复点点头:“带我去见舅妈。”心中暗道:“参合庄众人见我都是叫公子或少爷,来到这就叫慕容公子,亲疏可见一斑,婢女尚且如此,更遑论那个舅妈了。”

婢女上前一步:“请跟我来。”说完便转身走去。

转眼来到山庄客厅,慕容复落座,婢女前去禀报,不一会门口进来一个女子。

慕容复抬眼望去,女子身着雀黄绸衫,杏目琼鼻,身段婀娜,三分华贵,三分冷艳,三分抚媚,一分清纯,正是舅妈李青萝。

先前她去祭拜母亲时,慕容复见过一面,不过那时他浑浑噩噩没什么感觉,但现在饶是慕容复顶着一副十二岁的身体,也感觉到体内隐隐有什么东西要觉醒了一样。

被这个小外甥如此盯着,李青萝不知怎么的,心底竟然有一丝窃喜,看来自己还是很年轻嘛。

李青萝莲步轻移,来到慕容复旁边坐下,见外甥还盯着自己,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轻轻咳了一声,“咳……”

慕容复尴尬的收回目光,“舅妈!”

“你不去忙你们家的复国大业,来这干什么?”李青萝声音清冷的说道,她从来不对慕容家的人有什么好脸色。

“我来看看你和表妹。”慕容复也很无奈,他只知道这舅妈跟母亲不和,但到底是为什么不和就不清楚了。

李青萝眉头微扬,扭头轻哼一声道:“我和语嫣有什么好看的。”

慕容复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但他可不敢直接表现出来。

慕容复要把太湖当成大本营来经营,这曼陀山庄是燕子坞的一部分,早就被他当做囊中之物了,最好是能和平解决,顺便化解上一代的恩怨。

当下面露讨好笑容说道:“还不是想舅妈和表妹了,所以来看看。” 第二章李青萝口中嗤笑一声道:“想我母女?你娘尸骨未寒你就敢想我,不怕你娘从棺材里跳出来吗?”

慕容复叹了一口气道:“唉,娘都不在世上了,多大的仇恨也该放下了,咱们到底还是一家人。现在你和语嫣是我仅存的几个亲人之一了,我不想你们还能想谁?”

确实人死如灯灭,死后自然一了百了。李青萝心中一软,脸上冷意也稍减一分。

但看慕容复一脸稚气,却说出这种老气横秋的话,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嘴上依然讽刺道:“一家人?你们是大燕皇室,我可不敢高攀。”

“没事没事,朕允许你高攀,赦你无罪。”话一出口,慕容复暗道“糟糕”,不知不觉用上了前世惯用的开玩笑方式。

不过舅妈似乎没怎么生气,啐了一口道:“呸,无耻,还真当自己是皇帝了。” 那语气神态倒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的,到时候我就封语嫣表妹为皇后,舅妈你想要什么,到时候我也给你!”慕容复装作一脸天真的说道。

“我想……”李青萝不由得想起了心底深处的那个负心人,随后又黯然的摇摇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却浑然忘了慕容复已经把表妹打上妻子的标签。

“那我就封你做个贵妃好了!”慕容复也是越来越大胆,心想反正我还是个孩子。

李青萝一脸吃惊的看着慕容复,“胡说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贵妃是干什么的?”

“知道啊,皇帝是最大的官,然后是皇后,接着到贵妃。”

李青萝看着他一副天真的样子,心里也是哭笑不得,刚刚还老气横秋,这会又天真烂漫,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只当他是童言无忌了。

慕容复突然来到李青萝身边,抱着她的手臂摇晃道:“舅妈当贵妃好不好?”

李青萝先是一惊,体内真气涌动就要发作。这些年来她性情越来越冷漠,但凡哪一男子正眼瞧她,她都要杀了作花肥,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如此亲昵的抱着。

但这人不管怎样都是自己外甥,虽跟他娘合不来,终究还是一家人,随即真气又沉寂下去。

慕容复见舅妈沉默不语,继续撒娇道:“好不好嘛舅妈?”

李青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吧,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当上皇帝,我就去做个贵妃。”在李青萝心底,慕容家都做皇帝梦几百年了,怎么也不可能成功的。

慕容复眼珠子一转,颇有深意的看着李青萝道:“你说的哦,不准反悔。”

“行了行了,我说的。”李青萝随口应付着他,她没注意到的是慕容复眼底闪过的一丝狡黠。

慕容复抱着李青萝软软的手臂,看着那白皙绝美的脸庞,心中一动,凑上嘴去“啪”的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快速转身跑了出去,嘴里叫着:“我先去找语嫣表妹了。”

只留下李青萝呆呆的坐在原地,小口微张,一手抚着还留有一丝余热的脸蛋,随后不知摸到了什么,脸上升起一抹红晕,怒气腾腾的说道:“这混小子,竟然还留下了口水!”

慕容复跑出来后也是心跳加速,手脚发凉,这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修罗啊,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偷吻了她,还好似乎没有追出来。

到得后院,院中种满了各种兰花,幽香淡雅,地上蹲着一个白衣小女孩,手握一根小棍子在拨弄蚂蚁,慕容复先前见过王语嫣一面,因此认出了她,随即叫道:“语嫣!”

王语嫣抬头一看,惊喜的叫了声“表哥”,便扔了棍子飞跑到慕容复身前,双手抱着他的手臂轻轻摇道:“表哥这么久不来看语嫣,语嫣都快闷死了。”

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慕容复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微笑道:“表哥不是忙嘛!”

“忙什么?”

“练功啊。”

“武功有什么好的,天天练!”语嫣嘟了嘟小嘴。

“练好武功可以保护语嫣不被欺负。”

“庄里没人会欺负我啊!”

“这里有你娘罩着,当然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罩着是什么意思?”

“就是保护的意思。等到了外面的世界,你娘便保护不了你,所以表哥才要练好武功……”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在岛上闲逛,王语嫣如同一只白色蝴蝶,在慕容复身前身后飞舞,脸上说不尽的开心。

慕容复并不擅长哄小孩子,可是王语嫣从小就闷在岛上,孤孤单单没有任何玩伴,即便慕容复只是陪着着她随便走走,偶尔给她个微笑,就已经是她最快乐的事了。

一个时辰后,慕容复坐在草地上,玩累的小语嫣枕着他的腿,笑嘻嘻的问道:“表哥,你跟娘亲说说,让她同意我到参合庄去找你好不好?”

慕容复摇摇头:“现在表哥要出去办事,不在庄里。”现在岛上正在大兴土木,诸多不便,又没人照顾她,不过看她失望的眼神,慕容复接着道:“等表哥回来,就把你接到燕子坞,让你长住!”

“好啊好啊!”王语嫣先是一喜,马上又耸了下来,“娘会同意吗?”

“放心,如果她不同意我就将你偷摸带走!”

“可是……”

还没说完慕容复就起身抱起王语嫣往回走去,嘴里说道:“别可是了,听表哥的!”

把王语嫣哄了睡着后,慕容复连李青萝的面都不敢见就直接跑了。至于琅环福地的事就算了吧,反正不管她搬没搬回来,自己都是要去无量山一趟的。

湘中,不知名小镇上,一个十二三岁的俊秀少年走在街上,正是前往无量山的慕容复。

比起一个月前,他现在的样子有些风尘仆仆,不过这一路上倒是出奇的顺利,从没遇到过什么绿林劫匪,使他想要仗剑江湖的热情也冷却下来。

其实大宋虽然腐败,但也还没乱到随处都有抢劫杀人的事发生,至于那些江湖中人,看他一身打扮颇为不凡,也不会无缘无故来招惹他。 第三章沿街询问了几人大理无量山怎么走,被问及之人纷纷摇头说不知道。

慕容复也很无奈,这个时代交通困难,很多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走出家门口。

没办法,他只好依着前世的记忆一路向西前进,只要靠近无量山,总能打听得到。

路过一家包子铺前,一个青衣汉子正在对一个小乞丐拳打脚踢,嘴里一边骂着:“你个贱种,让你偷我包子,看我不打死你……”

汉子下手十分狠毒,专朝人体脆弱的部位攻击。

“好啊,终于让我逮到行侠仗义的机会了!”慕容复忽然来了精神。

他倒不是真有什么正义之心,只是来到这个武侠世界,一直没什么施展武功的机会,让他觉得十分无聊烦闷。

慕容复上前一把抓住大汉的手,脸侧向一边看也不看他,沉声问道:“何故打人!”

大汉扭了扭手,却发现丝毫动弹不得,怒声说道:“这该死的乞丐偷我包子。

慕容复回道:“他本来就是个乞丐,就当施舍好了,何至下此重手?”

青衣汉子打量了慕容复一眼,见这少年小小年纪如此大力气,还配有长剑,多半是那些高来高去的武林中人。

当下也不敢无礼,和声说道:“少侠,这小乞丐已经多次偷我包子了,前两次我见他可怜,倒也没说什么,可是他得寸进尺天天来,我这小本经营哪受得了啊。”

慕容复有些尴尬,事不过三,如此说来确实是小乞丐的不对。

松开汉子的手从包袱里取出一锭十两银子的元宝扔给他,嘴中说道:“算了,这钱赔给你,以后若是他再来,你每天给他几个包子就是了,够不够?”

他出门之时阿朱在他包袱里放了百多两纹银。路上花费又十分低,因此倒也有些大手大脚。

汉子和颜悦色的连连点头说道:“够了够了,我一定会遵照少侠的吩咐。”

慕容复转身欲走,随意的看了一眼小乞丐,却是心里一颤,那是一双明亮又无丝毫神采的眼睛,蕴含着无尽的灰暗、冷漠。

这要有多绝望才会有这样的眼神啊。小乞丐倒在地上,一身灰色破衫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脸上乌漆抹黑的看不出是男是女,小手紧紧捂着什么。

慕容复没由来的心中一软,上前扶起小乞丐,“你叫……”话还没说完,小乞丐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的转身跑了。

慕容复愣了一下,随即释然,小乞丐应该是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好人吧。

过了一把行侠仗义的瘾,可惜只是个普通人,慕容复有些兴致缺缺,找了一家客栈,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

洗热水澡最能消疲解乏,是以每到一处城镇,慕容复必会如此享受一番。可惜还是不及后世的温泉啊。

再度出发的慕容复,行至镇中一处偏僻之地,正好看到几个小乞丐围成一圈踢打着什么东西。

慕容复莫名的想到之前那个小乞丐,便急忙走过去,只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说道:“在我们的地盘混饭吃,竟敢不上税!”

“就是,你这个扫把星,看我们不打死你!”

“打死他,打死他……”

“……”

慕容复推开两个乞丐一边喊到:“住手。”

周围的乞丐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慕容复。慕容复往地上一看,果然是之前那个小乞丐,身上多了一堆脚印,手里依然紧紧捂着什么,应该是之前偷的包子。

一个小乞丐狠狠说道:“喂,不要多管闲事啊。”同时还扬了扬拳头。

慕容复看了他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怒火,冷哼一声,也不说话,长剑微微上提,随时准备出鞘。

旁边另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小乞丐看他衣着不凡,手里还拿着宝剑,多半不好惹,马上见机道:“算了,我们走。”说完一挥手就带着其他乞丐快步走了。

慕容复再次扶起小乞丐,只觉得他身体轻飘飘的。刚想说话,小乞丐又自顾自的走了。

虽然连吃两次瘪,慕容复却有一种追上去探究他故事的冲动,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雇了辆马车出镇,继续朝着西方前进。

夜晚,慕容复将马车停在林中,正在车中打坐修炼无名心法,他可以不修炼内力,但无名心法却是每天必练。

突然耳朵一动,远处隐约传来兵器相交的打斗声。慕容复停下修炼,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遇到江湖仇杀,忍不住好奇循声走了过去。

不一会,慕容复来到一片宽阔之地,躲在一棵树后远远看去,却是三个中年男子正在围攻一老者。

只见三人剑泛青光直指老者,用的招式如出一辙,却分别刺向老者小腹、左胸及咽喉,可谓狠辣凌厉。

老者左手捏着剑诀,右手斜提长剑,直到三人冲到近前,长剑左右一划荡开两边的剑,接着向上一撩,中间的剑也被荡开。

“妙啊!”慕容复心中暗呼,这一划一撩动作巧妙连贯,浑圆如意。不难看出这老者必是剑术宗师,会是谁呢?慕容复心念翻转,思索中金书中的剑术高手。

转眼又是十来招过去,老者的武功明显远高于三人,只是动作偶尔凝滞,似乎受了极重内伤,甚至还有几分手下留情。

看的慕容复莫名其妙,老者的伤明显不能再拖,这种情况下还对敌人手软,实在是想不通。即便如此,三人也明显不是对手,每一剑刺出都会被老者闪过或是招架。

忽然只见老者架住三人的剑,在空中划了半圈推将开去,随后剑交左手,右手反手一巴掌连扇在三人脸上。

这一巴掌十分奇妙,即便是三人知道老者要打他们脸,也闪避不开。三人倒飞而出,“噗”均吐了一口鲜血,口中齐声惊呼:“连城诀!”

“噗”老者也吐了一口血,刚才那一下动用了为数不多的内力,加重了伤势。老者缓了口气,提着剑慢慢走向三人,沉声道:“孽畜,还不跪下!” 第四章三人彼此对视一眼,眼中有惊惧,有迟疑,似乎还有几分兴奋和渴望,心中均想:这连城诀果然威力绝伦,不枉这次做下此等天理不容之事了。

交流下眼神,最年轻的那个中年男子马上一脸悲痛,跪着爬过去,嘴里带着哭声说道:

“师……师父,我知错了,知错了,都是大师兄二师兄蛊惑我这么干的,说什么连城诀天下无敌。”

老者冷冷看着他不说话,他马上磕头道:“师父,我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干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求师父原谅。”

见老者似乎在犹豫,心下一横马上接着说道:“如果师父不能原谅弟子,弟子情愿一死。”

说着双手抓住老者的剑刃往自己咽喉处刺,他自己的脖子却不往剑上凑。

老者剑没动,看他双手已经划破,流出滴滴鲜血,心中一软,便相信了他,甩开剑刃说道:“老三,起来,为师原谅你了。你且退后,待为师清理门户。”说完走向剩下的两人。

看到这慕容复哪还猜不到四人身份,这不就是梅念笙和他的三个徒弟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么。

心中暗想:“这老三应该就是戚长发了,他的悔过绝对是假的,要不要提醒梅念笙呢?”想了想还是不妥,现在提醒已经来不及了,暴露出自己就等于找死。

果然,梅念笙走向万震山和言达平,正想用最后残余的功力废了这两不肖弟子,忽然一股钻心之痛传来,低头看去,一截沾满鲜血的剑刃从左胸处冒出。

梅念笙大脑中一片茫然,努力回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是刚被他原谅的老三戚长发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他最看好的小徒弟会第二次背叛自己。

梅念笙心头一痛,比之穿心之痛更甚,接着涌出一股怒火,全身内力一震,插在身上的剑原路返回,打在戚长发的胸前。

戚长发被震得倒飞而出,空中又喷出一大口鲜血。不过梅念笙到底是强弩之末的之末了,仅仅只是震伤戚长发,只见他几个呼吸间便压住伤势站了起来。

梅念笙的内伤加重,拄着长剑单膝跪地,心中已是万念俱灰。眼见三个徒弟再次围了过来,掏出一本写着“唐诗选辑”的书册。

三人一见这本书,立刻停在原地,神色紧张的看着梅念笙,生怕他临死毁了这本书册,到时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梅念笙如何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他也确实有此想法。不过想到如今汉人势弱,天下民不聊生,若是自己现在死了,心中那个大秘密就此长埋黄土,实在是非常可惜,也绝了汉人的希望。

梅念笙心念一动,嘴中怒声说道:“给你们!”说着把书册用力一抛,而自己向另一个方向逃走。

慕容复暗道糟糕,也不知梅念笙是有意还是无意,那本书正是朝着慕容复这个方向扔来,这么近的距离肯定会被发现。

果然,在书落地之前,三人一跃而起,同时抓到那本书,用力一扯,竟是各自抢到一部分。

落地之时,万震山看也不看手里的残书,目光看向慕容复所在方向,嘴里冷声喝道:“是谁?”

言达平和戚长发心中一惊,还以为是万震山想使诈,急忙将书放入怀中,各自退后两步,手握剑柄。

但见万震山却没有后续动作,只是死死盯着一个方向,两人也顺着万震山的目光看去。

原来两丈处一棵树后,确实露出一片衣角,这才心中释然,随后又是一紧,他们今晚欺师灭祖若是传了出去,今后再也别想在江湖中立足了。

不管树后的人是谁都要杀人灭口,于是两人也开口喝道:“出来!”

慕容复此时背靠着树,额头已经冒出冷汗,手脚有些发凉,心知处境非常不妙。

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打过三人联手,也知道他们不管自己是何身份都不会放过自己,心中百念急转。

不过此时慕容复紧张异常,如何能想出脱身之策,最后干脆来最简单的,也不露面,运起轻功就往前跑去。

言达平见慕容复背影是一个半大少年,刚要跃出追击,却发现万震山和戚长发丝毫没有动作,疑惑开口道:“你们?”

万震山瞥了一眼梅念笙离去的方向开口道:“剑诀要紧,这个人让门下弟子去解决吧。”说完带头快速往梅念笙逃跑的方向追去,戚长发与言达平也急忙跟上。

慕容复跑了半个时辰见后面没人追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应该去找梅念笙了。

若是梅念笙活着,他们也不得安生,而自己逃出去只是影响到他们的名声,毕竟对这些人来说,名声与性命当然优先选择后者,慕容复心中如此想。

接着又寻思到,按照剧情发展现在梅念笙应该是在丁典船上了,那要不要谋划一番神照经呢?

据说这本经书有起死回生之效,想那丁典被挑了手脚筋,练成后还能恢复,而且天下无人能挡。

慕容复心中十分意动,不过想到万震山他们还在附近,一不小心就会被灭口,神功宝典有的是,为了这本不知底细的秘籍冒此大险实在不值。

权衡利弊下,慕容复又打消了心中念头,急忙离去。

次日傍晚,慕容复正十分苦恼的站在一处江边,样子有些狼狈。

原来昨晚跑路时他不辨方向,找不到林中车夫与马车,他也不敢在那片区域停留太久,遂顺江而下。

现在人生地不熟,想找个问路的人都没有,只能望江而叹。忽然,慕容复凝神一看,一艘小船向岸边划来,慕容复心中大喜,真是瞌睡遇到枕头了。

待得小船停稳,慕容复刚想上前问路,只见那划船的船夫突然倒在船上,接着从船屋中走出一男子,慕容复心生疑惑,闪身躲在一旁的草丛中。

只见那男子年纪二十五六,衣着华贵,容貌俊秀中带有一股儒雅。男子对着昏迷的船夫说了句什么,随后扶起船夫靠坐在船屋木板上,转身进了船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预览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