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诏主_无弹窗_大唐诏主_最新章节列表_大唐诏主_最新章节目录

狗带 历史军事 2020-05-29 16:34:01 0 0

大唐诏主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大唐诏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小说,大唐诏主描述了: 大唐诏主蒙照源,处于极度弱势,却没有被强权镇住。 困苦之中,不乏多姿多彩的爱情。 于衰败中挺立起来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大唐诏主小说试读:

柴氏想了一会,这才摸摸大肚子,“嘿嘿嘿嘿”奸笑起来,令急上天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柴氏不那么狂躁了:“起来吧,你说的也有道理。”

根蓝和急上天起身,站立一旁。

急上天不卑不亢:“夫人,奴婢出来了一夜,该回家了。”

柴氏一挥手:“去吧。可得把嘴守严实了,这事还没完。”

急上天双眼看着地:“借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走漏一个字。”

急上天刚走到门前,柴氏突然叫起来:“等等,你不能现在就走。”

急上天假装没听见,刚跨出门槛,就被卫士给拦住,推回到柴氏面前。

柴氏一脸冰霜:“我不准你走,你就插翅难飞。我要让你在我身边呆七天,七天公子真的殁了,我就放你走。要是,公子安然无恙,那我就说话算话,立马灭了你全家。”

急上天知道,公子本无事,别说七天,就是七十天也没事。

那眼下怎么才能脱身呢?

急上天一点也不慌乱:“夫人,奴婢在你身边那是应该的,可是,请夫人让奴婢回家一次,奴婢要安排一下家中的事情。”

柴氏拍着大肚子,在急上天脸上扫了几眼:“好吧,那就让根蓝和你一同回去,另派两个卫士跟随,速去速回,不得耽搁。”

急上天的家,就在拜虎巷的巷尾,不一会,也就到了。

急上天求根蓝和卫士在门外守候,她要跟丈夫二不动说几句话。

卫士进院查看一番后,一人守后门,一人守大门,根蓝也在大门外等着。

急上天把二不动拉进里屋,匆匆忙忙说了发生的事,要二不动立马上清凉山去找石门仙翁,一刻也不能耽搁。

急上天说:“只有石门仙翁才能救我们。”

二不动四十来岁,为人厚道,不喜言说。上眼皮往下搭拉着,一副不急不躁的模样,言行总比别人慢一步,得了个二不动的浑名。

二不动听妻子这么一说,知道大祸临头,送走妻子急上天后,手忙脚乱地戴上棕帽,身披黑色毡子,光着脚板,带上门,急匆匆向清凉山而去。

样备诏上至诏主,下至奴隶,不论男女老少,一年四季全是光脚板。

二不动心里那个急哟,恨爹娘怎么没给他生出一对翅膀来。

唐仪凤三年(公元678年)正月初八的日出卯时,照源在五彩霞光中降生了。

正在清凉山古松下吐故纳新的石门仙翁,细细观此天象,发现在鱼头上空,有一束晦暗之光,时隐时现,与五彩霞光极不融洽。

石门仙翁捻指掐算一番,沉思片刻,下山直奔鱼头。

石门仙翁不是仙,只是一老翁。此翁宽袍大袖,举止飘逸,白发银须,仙风道骨。武功盖世,满腹经纶,通晓天文地理,善解过去未来,喜云游四方,行踪不定,颇具仙家风度。

此翁虽居清凉山老石洞,收有弟子数十人,却无人知道他姓甚名谁,年龄几何,人们都管他叫石门仙翁。石门仙翁快步来到样备江渡口。不巧,渡筏刚刚离岸。他本可以施展轻功,蜻蜓点水踏浪过江。可是,渡口上人多眼杂,他不想张扬,只好耐心等待。|

虽是正月,样备江水依然满江流淌。两岸垂柳翠竹,朝阳斜射,波光鳞鳞。江中渔船数点,岸上炊烟轻升。巡望四周,远处绿水青山,薄雾缠绕,近旁茅屋数间,人声嘈杂。

茅屋中走出一老者,发髻高挽,一身短打扮。他来到石门仙翁面前,双手抱拳:“石门仙翁这么早过江,想必有要紧事?”

石门仙翁拱手:“江老爹好精神。今早那五彩霞光,想必江老爹也看到了。”

江老爹一脸和善,呵呵笑着:“看到了,看到了。我活到这般年纪,还是头一回看到如此美妙的彩霞,想必有什么喜事降临。”

江老爹看看儿子江边生划的船还没到江心,就邀石门仙翁进茅屋喝茶等候。

石门仙翁也不推辞,随江老爹进屋,在火塘边坐下。

江老爹用土陶茶罐烘烤茶叶,边烤边抖动,待烤黄之后,往里冲上少许翻滚的开水,茶叶末溢出罐口,一股茶香扑鼻而来。待水回落之后,再添加开水。

石门仙翁接过江老爹奉上的烤香茶,知道这是贵客才享有的款待。

石门仙翁品了一小口:“真香。”

江老爹也品了一口,呵呵笑着:“这茶叶是马锅头捎来的,石门仙翁喜欢,可拿些去。”

石门仙翁摆摆手:“不可,我想喝香茶,自然会下山来找你。”

江老爹从屋檐下取了一个葫芦,拔了塞子,装满茶叶,复又塞好,双手递在石门仙翁手中。

石门仙翁也不推辞,揣进怀中问:“你儿媳快要生了吧?”

江老爹笑笑:“托你老的福,生了个大胖小子。”

江边生的媳妇皮氏,因许愿后有了身孕,那天,小两口到玉皇阁还愿,不料,皮氏被毒蛇咬伤,生命垂危。

石门仙翁带领弟子到祭天石布道,看到了守在皮氏身边,束手无策的江边生。

江边生一见石门仙翁,两眼垂泪:“石门仙翁救命……”

石门仙翁有独家提取的解毒露,能解百毒。

经过石门仙翁的救治,皮氏醒了。

江边生给石门仙翁磕头,感谢石门仙翁:“也是我与仙翁有缘,平时,仙翁云游在外,到哪找去?”

因此,石门仙翁略一算,就问起江老爹儿媳皮氏的事。

江老爹祖辈就在这渡口摆渡,老伴去年下世,儿子江边生接替摆渡营生,儿媳皮氏经营着店铺。茶馆、饭店、小卖铺,就在一溜三间茅屋里。

皮氏回娘家做月子去了,让嫂嫂洪氏临时顶替照看店铺。

这时,洪氏在店前路边的地摊,正为客人们舀热油粉,烧饵块,边与客人说笑,边应对自如。

江老爹留石门仙翁吃了热油粉烧饵块再过江。

石门仙翁放眼看到江对面,渡筏刚好靠岸,返回还要些时候,就点头答应了。

江老爹问洪氏:“他嫂子,你知道这位是谁吗?”洪氏打量着石门仙翁,回答不上来。

江老爹笑笑:“这就是清凉山老石洞的石门仙翁,就是这位石门仙翁救了你小姑子的命。”

洪氏急忙起身拜见,食客们都起身见过石门仙翁。

石门仙翁一一拱手致谢,一人凑到石门仙翁跟前,低语:“请石门仙翁到那边说话。”

石门仙翁随那人走进店中,在靠里的一张餐桌边坐下。

石门仙翁打量此人,中等个子,五十上下年纪。刀削脸,下巴上的山羊胡子,微微向前翘。两只小眼睛半睁半闭,偶尔睁开,两颗黑眼仁分外有神。

江老爹亲自把热油粉烧饵块送到桌前,正要坐下,刀削脸对江老爹露出笑脸:“我要跟石门仙翁说几句话,请你老回避一下。”

江老爹看看石门仙翁,石门仙翁点点头,江老爹走开了。

刀削脸离座,向石门仙翁施行大礼,石门仙翁急忙制止,把刀削脸按回原位坐好,问:“我与高士素昧平生,不知为何如此?”

刀削脸一脸的虔诚:“石门仙翁名声远播,可在下却无缘得见。幸亏那老翁点破,方才得见真身。”

石门仙翁重新打量此人:“高士是?”

刀削脸欠欠身子:“小可不才,前世今生略知一二,不才姓温,人称温半仙。”

石门仙翁微微点点头:“不知仙居何方?”

温半仙坦言:“舍下蒙舍诏。”

石门仙翁知道,样备诏诏主蒙佉阳照的三夫人安氏,就是蒙舍诏主罗盛炎在长安收的义女。

蒙舍诏诏主罗盛炎就成了样备诏诏主佉阳照的老丈人,两诏就成了姻亲。两诏的子民友好往来,如一家人一样。这温半仙是蒙舍诏人,石门仙翁就觉得亲热。

二人边吃边说,很是投缘。

温半仙有了笑脸:“今天样备川天现五彩霞光,想必样备诏天降吉祥。石门仙翁到江对面,想必与这五彩霞光有关吧?”

石门仙翁指指温半仙,又指指自己:“你我都是观天象的人,你在五彩霞光中还看出点什么来吗?”

温半仙沉思片刻,摇了摇头:“请石门仙翁明示。”

石门仙翁一听,不觉暗自思忖:这五彩霞光中明明有一丝晦暗之光,既然号称半仙,为何看不出来呢?他不是在试探我的道行,就是不学无术之辈。

看来,对这位温半仙,我得多长个心眼才是。石门仙翁这么一思忖,就问:“不知半仙要对我说点什么呢?”

温半仙不再提那五彩霞光之事,隔桌探身凑近石门仙翁,用手挡着嘴角,一脸的苦相:“石门仙翁救我。”

石门仙翁一愣:“此话怎讲?”

温半仙自责:“不才惯使两片嘴皮,在江湖中混得个半仙之名。其实,不才真的不才,没有真本事。”

石门仙翁听出点味来了:“不急,慢慢讲。”

温半仙讲了事情的由来。

样备诏诏主佉阳照的四夫人柴氏怀了孕,她哥哥柴大胆不惜重金,请到了温半仙,让温半仙预测腹中胎儿是男是女。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大唐诏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