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小说、虎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酒客 历史军事 2020-10-25 16:36:23 0 0

虎狼

虎狼小说、虎狼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12 14:06

字数: 1,867,550

状态: 已完结 36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虎狼小说简介:挣扎到崇祯二十一年仍没有灭亡的明朝,拥有穿越者所建立的无敌军队,天下为何仍会烽烟四起?

虎狼小说预览

第一章许平掏出单筒望远镜,对着那片人流静静地看着

“大约有五千人马吧,一千左右的骑兵,四千步兵,暂时还没有看见炮兵。”许平做出了判断。他将望远镜收入怀中,仰头看着天色:“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午时初刻,将军。”

远处的叛军浩浩荡荡地开过来,许平手下那些正在挖掘工事的士兵都停住手里的话儿,轮换休息的士兵也纷纷站起身来。不知道是哪个果长自行下令士兵戒备,迅速给整片阵地造成影响,果长们忙乱地催促着手下的士兵准备盔甲武器。见到如此场面,许平奇道:“我可曾下令批甲持兵吗?众官兵为何不等我号令就擅自行事?”

听许平口气不善,江一舟连忙问道:“许将军可是要他们停下来?”

“当然。”许平指一下远方的叛军,他们还在遥遥数里之外:“这么早披甲干什么,嫌累得不够快么?传我命令,立刻把盔甲都卸下来,众官兵抓紧时间休息。”

士兵们驯服地重新解开盔甲,但仍然显得很是紧张。许平无奈地看到不少士兵忽立忽站,果长们也不安地交头接耳,或是烦躁地走来走去。他们这种行为互相感染,更影响到许平的心情。

就在许平被手下人的不安闹得心烦意乱的时候,突然江一舟声音沉重地问道:“将军,还有什么吩咐么?”

许平看见余深河、江一舟,甚至还有曹云都满脸严肃地望着自己,许平稍微想了一下,反问道:“你们可是问我还有什么战前准备要做吗?”

几个部下没有说话,而是带着同样凝重的表情一起郑重地点头,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在许平脸上。

“嗯,倒是有一件。”许平被他们看得全身不自然,这几个家伙的表情就好像是在问临终遗言一般。

江一舟再次沉声说道:“将军请下令。”

“刚才江兄弟说已经午时初刻了。”许平负手抬头看了看天,轻松地下令道:“让士兵们开饭吧。”

“什么?”余深河、江一舟齐齐地大叫一声,但立刻他们就意识道自己的不敬,又整齐地拱手谢罪道:“敢请大人恕罪,请问大人是说让士兵们开饭?”

他们的尾音拉得挺长,许平用轻快的语气悠闲地说道:“是啊,现在都是午时了,你们也不提醒我早该开饭了。让士兵们吃饭吧,吃饱了才好杀贼。”

几个部下看了许平片刻,脸上先后染上笑容:“遵命,将军。”

饭菜送入官兵们手中后,明军一下子都有了事情做,他们或蹲或坐,抱着碗大吃起来。吃完后,许平索性不再去看叛军,而是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剔牙,和部下们聊天。见到主帅如此悠闲,士兵们也纷纷聚拢在一起,或躺、或卧地闲扯起来。

山东叛军一直开到许平眼前不到两里外才收住脚步。此时许平觉得不好再装沉着,要是再被刘哲闻那样突袭一次,明军顿时就是全军覆灭的下场。许平下令士兵披甲预备,又看着飘扬在叛军上空最高的两面旗帜开始沉思。

一面旗帜上书写着大字:“替天行道东江军”;

另一面上用同样的大字写着:“吊民伐罪清君侧”。

两面稍微矮一点的将旗,一面是“肖”,一面则是“陈”。

“肖白狼,陈X元龙,都是巨寇季退思的爱将。”随着叛军越来越近,许平做出轻松的表情,笑着和周围的参谋人员对叛军的旗号指指点点:“肖白狼是季贼在军伍中的好友,陈X元龙本是白莲教的人,惯用骑兵,不过并非因为骑兵善攻,而是陈逆觉得骑兵好跑。”

“哈哈哈哈。”许平的话让他周围的官兵都大笑不止,原本紧张的表情再次放松下来些。

叛军扎住阵脚,不一会儿,就从他们那里传来几声号角和鼓声。许平定睛向前看去,只见叛军散乱开来,人人坐在地上,旗帜也纷纷放倒。许多叛军士兵都脱下鞋子开始揉脚。

许平挥手叫过曹云:“叛军走了好久自然要休息一下,我们已经休息好了,可也不能闲着啊。去,带上百十来个人,把沟再挖一挖,把栅栏再扎紧,垒垒矮墙。”

对垒的叛军和明军相距不过千米,可是却出现了奇特的景象,这一边纷纷坐在地上揉脚、休息,而另一边则大模大样地挖坑、敲木桩、往木桩上堆泥土。

没有过多久,叛军那里就又响起鼓声,士兵闻声起立,开始戴上盔甲。许平看着他们披甲完毕,才挥挥手,召回了自己修补防御工事的士兵。

随着叛军的旗号晃动,沉闷的鼓声一阵急似一阵,不过叛军并没有向许平的将旗所在逼来,而是在许平的面前转向,侧身对着许平的主阵,保持着两里左右的距离,向着西南侧后——右翼李无颜的阵地开去两千五百之多的叛军步兵。

李无颜的阵地和许平的主阵相隔不过两里地,没有叛军插入到他们两者之间,也没有叛军绕到李无颜阵地的东北面,叛军在李无颜的阵地南面和西面稍微整顿一下阵型,就伴随着激烈的鼓声展开进攻。

叛军猛冲李无颜的山头,他们沸腾般的呐喊声让明军主阵听得清清楚楚。

“将军,”江一舟焦急地问道:“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许平记得以前教官讲过,部署阵地时需要形成犄角之势。作为一个工兵军官,许平的战术课也就到此为止,镇东侯绝不会把一个工兵把总派去指挥一个步兵小队,更不要说两千大军。叛军现在的反应远远长超出许平接触过的那些战术皮毛的范畴,因此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即使没有学过更多的战术课,眼下的情况还是显而易见,李无颜凭着不到五百人,面对五倍多叛军的两面攻打,肯定会支撑不住,更不用说他连防御工事都没修好。等到李无颜的阵地失守后,本来只要应付一面攻击的主阵可能就会被三面夹击。

“既然战术课上说军队要以犄角之势部署,那就说明进攻者不可以不管不顾地去全军攻打一翼,不然犄角之势就是分散兵力,现在叛贼全力攻打我军一侧,我肯定应该有什么反制手段。”许平心里琢磨着局势,目光则投向边上的曹云那里。

如果此时李无颜或廖可宗还在的话,许平肯定会征求他们二人的意见,但此时整个山头上除了他本人以外,只有曹云一人还是军官,虽然只是一个工兵军官。曹云同样皱着眉头苦思,看见许平求助的目光后,他大声说道:“我们应该进行牵制进攻!”

“牵制进攻?”许平对此有些印象,似乎教官曾在战术课上提到过这个词,但他的印象也就仅限于此,许平追问道:“如何牵制进攻?”

曹云脸上浮现出绝望的神色,他两手一摊:“全凭将军做主。”

“嗯。”许平看着阵地下面,那里有一千多叛军的骑兵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如果派出几百步兵的话,恐怕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到李无颜的阵地上。

“许将军!”等到叛军攻上半山腰,李无颜的阵地上已经是杀声一片的时候,余深河焦急地叫起来:“许将军,我们总得做点什么吧?”

右翼明军被仰攻的叛军打得章章后退,马上就要退到山顶,许平轻喝一声:“曹云。”

“卑职在。”

“把全军分成四队轮休,立刻下去加固我们的野战工事。”许平一指身前的少量叛军:“抓紧一切时间加固我们的阵地。”

“遵命!”

许平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牵制性进攻,但如果什么也不做的话,他估计自己的威信会大受影响,士兵们会觉得长官部署一个犄角之势莫名其妙,他们的士气会变得低落,因此许平硬着头皮对周围的参谋们解释道:“叛军集中兵力进攻我们的一翼,这是一个失误,它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来加固阵地,我们要好好把握。”

眼看着右翼的明军被赶上山顶,接着就被赶下山峰,这时叛军的旗号一变,大队的叛军开始回身聚拢到肖字的将旗下,只有少量叛军继续驱赶着开始溃败的明军。同时数百名叛军骑兵漫山遍野地冲杀过去,截断了右翼阵地通向明军主阵的道路,驱赶着明军溃兵向北方逃去。许平眼睁睁地看着叛军骑兵在平原上把明军一个个地砍倒,可是却连一个兵也不敢派出去。

许平回过头,不再看侧后的屠杀场面。曹云还在尽职尽责地加固着工事,山头上的气氛一时变成死寂。把明军右翼扫荡得干干净净以后,叛军旗鼓一变,大批步兵开始向明军左翼开去。而叛军的骑兵把四散的明军砍翻在地后,也整队返回将旗下,只留下少量步兵占据了原本属于明军的山头阵地,并在那里插上了叛军的旗帜。

“现在我们怎么办?”参谋们七嘴八舌地问道:“许将军,是不是要做什么牵制性进攻?”

“应该做牵制性进攻吧。”许平在心里这样想,但他始终没能想起来的到底什么是牵制性进攻,曹云此时回来缴令,他刚刚又把阵地周围的野战工事加固一遍。

“许将军!”见许平还在沉思,江一舟提醒道:“将军有何打算?”

“休要多言。”余深河急忙出声阻止:“许将军在等待战机,不要扰乱了将军的思路。”

许平苦苦地回忆着牵制进攻这个名词,不过他终究一无所获,他遥望着左翼廖可宗的旗号,轻声对自己、也是对周围人说:“廖千总那里的工事是非常完备的,他们定能坚持住。”

廖可宗的阵地处于德州城和明军主阵之间,在两翼的掩护下只有东南面压力最大。叛军随着鼓声慢慢靠近左翼阵地,他们沉重的脚步把大地都踏得微微发颤。

“叛军犯了一个大错误,他们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曹把总,再去加固工事……”

“将军,我们的左翼崩溃了。”余深河的叫声将许平的命令打断,他手指着左翼阵地,嘴唇一个劲地哆嗦。

无数的明军士兵从左翼阵地的北面逃下山坡,这些士兵们抛弃了武器,一边跑一边甩下头盔和身上的铠甲,看也不往主阵这边看一眼。溃逃的明军越来越多,而且发出嘈杂的呼喊声。

“廖、廖千总也跑了!”

江一舟又是一声惊呼,许平也看见廖可宗的千总旗从山头撤下,一大股明军簇拥在他的旗帜周围,飞快地从西北坡逃离阵地。许平掏出望远镜向廖可宗的旗帜那里望去,无奈地说道:“廖千总倒是没有完全崩溃,他还能指挥百十来人。”

“叛贼的骑兵又出动了。”余深河又是一声绝望的大呼,再次把许平的注意力拉回南面。叛军显然也注意到明军的异常举动,那张写着“陈”字的大旗正快速地移动,大队的叛军骑兵肆无忌惮地从许平主阵前掠过,直奔向明军左翼阵地的山头。不过冲在最前面的则是一张“刘”字将旗,许平把望远镜投向那里,映入他眼帘的人,正是刚才那个在许平阵前耀武扬威的刘哲闻,他那满脸的铁须和目中的凶光,曾给许平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叛军如火般的骑兵飞快地卷上明军左翼的山头,然后又如水银泻地般越过它向北追击。许平无法再看下去,他双手插在一起,绞动着自己的十指,胸口抽动着阵阵剧痛。开战不过小半个时辰,明军的两翼就已经不复存在,许平损失了超过半数的兵力,他紧紧咬着牙齿,许平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那张写着“肖”字的大旗。

——冲下去,砍下肖白狼的首级,和他们拼了。

一个声音在许平的脑海里来回激荡,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冰冷的寒气才一进入体内,就被化作滚烫的气息,烧灼着整个胸膛,让他不能不把这烈焰急促地呼出去。

——败了,败了。

许平痛苦地吞咽着口水,脑袋简直要炸开一样。

——那么多同袍战士,因为我一定要来增援德州而死;因为我一定要在西南布阵而瞬间被打垮;我自以为能够代替赵敬之将军而实际不能,他们因此横死在这里……

许平感觉自己的眼眶发热,全身的热血都涌上头部,几乎让他不能思考。

——像一个男子汉那样的战死吧。

许平没有退路,他是冒名顶替者,他严重违反了军规,他害死了这么多同袍不说,还连累了曹兄弟。

“儿郎们,跟我冲下去,砍下肖贼的首级。”

这句话就滚动在许平的喉咙里,只是他张开的嘴发出的只是嘶哑的出气声。

——现在叛军骑兵都散开追杀我军。

许平感到自己发沉的脑袋似乎渐渐地又能思考了。

——肖贼的步兵也多散开进攻,还没有来得及撤回来。

许平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

——这未必是送死,说不定反倒真是我转败为胜的机会。

许平红着眼睛看着只有两里远的肖白狼的大旗。

——没有多远,猛烈地冲进去,一举斩断他的大旗,和他们拼了,为死难的兄弟报仇雪恨,砍下他的首级。

许平的手猛地扶在腰间的剑柄上,一挥手就把它拔在手中。

许平大喝一声:“儿郎们……”

“许将军!”余深河的喊声打断许平的思路,他伸臂指着许平身后:“许将军快看!”

远处一队明军正从北面向自己这里亡命跑来,再仔细一看,那队明军似乎打着廖可宗的旗号。许平拿起望远镜,没错,就是廖可宗带着的那百十来人。看来廖可宗并没有和败兵一起往东北溃逃,而是领着他身边的这些人在北面绕了一个大圈子,最终还是向明军主阵赶来。

许平放下望远镜,发觉自己还紧紧地握着宝剑,他心有不甘地又南望了肖白狼的大旗一眼,默默地把剑又插回了鞘中。

此时风云突变,东北远处一小队叛军骑兵冲下封冻的卫河,正在追砍溃败的明军。他们好像发现了廖可宗,拨转马头向着明军主阵的方向追来,形成两条一前一后的黑线。后面的那条黑线虽然离的很远,但它飞快地拉近了和前者的距离。

许平又把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绞动,屏住呼吸,看着直指自己脚前的这两道黑线。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身后的江一舟不停地念着,许平也忍不住要和他一起念。后面的叛军骑兵越追越近,又是那个凶神恶煞的刘哲闻。眼看前面的明军就要跑到主阵的防线上了,而后面紧追不舍的叛军骑兵离他们也仅剩一步之遥。

“好,好,好!”身后的参谋人员都雀跃着跳将起来,廖可宗带着部下一头冲进了友军的阵地,叛军骑兵恶狠狠地看着他们,在明军防线的不远处停下了脚步。许平大口地吐着气,真有一种想坐下来的虚弱感,不过他坚持着没有让自己出现失态的举动。

廖可宗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上山,跌坐在许平身前的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叫着:“许将军,卑职对不起你啊。”

许平已经恢复了冷静,问道:“廖千总,你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廖可宗伸开两腿,双手撑在腿弯处努力地呼吸了好久,才艰难地说道:“许将军,看到右翼的惨状后,卑职那里的军心一下子就垮了。等到叛贼向卑职那里开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始跑,但一眨眼,真的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几百名士兵就都开始逃跑,卑职无能,没有能够阻止他们。”

这时许平身后不知道谁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们趁机向德州突围吧,杀入德州坚守。”

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此话引起了一片共鸣声,叛军的兵力散布在广大的地盘上,骑兵更不知追到哪里去了。江一舟和余深河对望一眼,同时抱拳慨然说道:“许将军,我们二人愿拼死为将军和兄弟们杀开一条血路。”

许平摇摇头,指了指左右两翼丢失的阵地:“你们难道还看不明白么?我们一离开阵地,就只有这个下场。”

“许将军明鉴,我们已经是孤军了,向德州突围固然是九死一生,但不突围就是自处死地。”

“死地,死地。”许平喃喃念了两遍,还是摇头道:“我们已经在死地了。”

“死地——则战!”许平大喝一声:“把剩下的饭给廖千总的兵端上来吃,我部分出一半人休息,剩下的一起去加固工事,挖壕垒墙!”

眼前的叛军大旗下确实没有多少部队,这千余人静静地看着明军还在不知疲倦地加固工事,就好像在看一群疯子和死人。

就在士兵们抱着听天由命的念头埋头干活时,又有一小队人马直奔明军主阵而来。他们身上穿着山东鲁军的军服。为首一人冲上山后,许平定睛一看,原来是德州四壁指挥林光义。林光义满身血污,也不知道有多少是他的,有多少是其他人的。

林光义见到许平的第一句话就是:“德州丢了。”

把满是血迹的钢刀往雪地上一插,林光义咧着嘴一个劲地摇头:“德州城里细作太多啦,一下子两个门都打开了,嘿嘿,真是太多了。”

许平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了,仿佛这件事与自己毫无干系,不是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而是在听故事一样:“不着急,林兄弟,喘口气,慢慢说。”

“嗯,嗯,好的,许将军。”林光义接过一个葫芦,大口大口地喝着水,然后把剩下的水泼到脸上,胡乱地涂抹几下,低头看看满是污泥的军服,挑了一块不太脏的地方擦一把,把自己擦成了大花脸。

林光义指了指跟在他身后的那群汉子:“德州城门一开,上千叛贼就涌了进来,乡勇呼啦一下子全散了。嘿嘿,我带着这些弟兄杀出城,就逃过来啦,知府大人估计已经自杀啦。”

许平问道:“你们怎么不往北跑?”

“许将军以为我没打过仗吗?”林光义嘿嘿几声:“到处都是贼兵啊,骑兵、步兵都有,哪里跑得掉?”

叛军并不担心明军突围,主力都去北面追剿溃败的新军和德州守军,所以林光义他们能够冲上明军主阵。

许平笑起来:“跑到我这里也未必能活啊。”

“许将军真有大将风度,我来这儿算是赌对了!”看到许平还笑得出来,林光义也哈哈大笑起来,还伸出手把大拇指高高竖起:“要是贼兵不管我们而是北上,卑职这条命不就又保住了吗?要是贼兵非杀我们不可,那跟着许将军死守,卑职好歹还能拼他两条命,总比跟狗一样被人砍死在荒野里好。” 第二章“这些好汉是?”许平朝着林光义身后的十几条大汉指了一下。

“哦,回许将军话。”林光义向着几个人逐个点过去:“他们几个人都是德州大牢的死囚,有些死囚投贼去了,这几个还跟着卑职。”

被点到的五个人一起向许平拱手:“小人见过许将军。”

许平一挥手:“壮士免礼。”

“这四个是牢头,本来和那五个是仇人,现在是弟兄了。”

四个牢头也上前向许平拱手。

然后林光义又给许平介绍了两个屠夫。

林光义指着最后一群人中为首的几个道:“这三位是咱德州的大侠,还有他们的几个弟子。一位是铁拳无敌张杰夫张大侠,一位是他的师弟穿林北腿乐琳乐大侠,最后一位是从善如流姜烨姜大侠。”

三位德州的大侠上前行礼时,许平不敢怠慢,回了半礼道:“久仰。”

接着又安抚他们道:“三位大侠,以后本将说不定还要在山东一带剿匪,到时候还望三位大侠能鼎力相助。”

张杰夫和乐琳都忙道:“一定,一定,草民定当为朝廷效力。”

姜烨则笑着说:“贼兵破城,草民自以为必死无疑,将军却谈笑风生,真是少年英雄,草民佩服之至。这条贱命看来定然也是保住了。以后将军但有一句话,草民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皱一皱眉头。”

许平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他说这些话本意就是鼓舞军心士气。在许平竭力鼓舞士气的时候,叛军的大批步兵渐渐回转,而且很快就从明军刚才左右两翼的方向,包抄到明军主阵的两翼侧后。没有了明军两翼阵地的干扰后,叛军指挥起来已经是非常自如。叛军从西南、东南、东北三面逼近许平的将旗所在,只在东北方向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小口。

叛军的骑兵主力和陈x元龙的将旗暂时还没有回来。刘哲闻的一百五十名骑兵追击廖可宗没有得手,但也没有向北追杀溃败的明军,而是跑到肖白狼的阵后休息。仅仅凭着这些骑兵,明军就休想突围——即使许平现在下定决心撤退,也会在平原上被骑兵缠住而无法快走,最后还是会被叛军大批步兵追上消灭;而万一明军真被击溃的话,这一百多骑兵的追击虽然不一定能把明军杀个干干净净,但是绝大多数的士兵是绝无希望生还的。

众官兵心知叛军决意要消灭他们这最后一队明军,脸上都转凝重。远处有些叛军后续开来,隐约看去竟又有一两千人。许平现在已经彻底放开了,连用望远镜观察新来的叛军后援都懒得干。看到叛军重新聚拢在“肖”字大旗之下,许平道:“看来贼兵是不肯放过我们啊。”

众人都忍不住偷看许平几眼,却没有人说话。

姜烨姜大侠大声发问:“草民见贼人聚来,许将军不惊反喜,不知是为哪般啊?”

“诸君有所不知,救火营和新军直卫正在赶来此地的路上,本将奉令要将这些叛贼尽数牵制于此,以将其一鼓聚歼。”许平先是一愣,随即满面笑容地说道:“如果叛贼以少量兵马监视我们,主力继续北上,以致直隶生灵涂炭的话,不但皇上要怪罪,本将也难逃军法。如今叛贼不见好就收,反倒要来攻打我军,真是自取灭亡,本将故而欣喜。”

反正说出口的大话也不少了,许平干脆继续向众人把大话当作分析说:“经本将细心考虑,叛贼必定自感难以攻下本将的主阵。诸君试想,若是叛贼能一举攻下本将主阵的话,那他们早就动手了。可是叛贼先攻本将左右两翼,然后去取德州,想诱本将帅部出援。然后他们又企图吓得本将自行退却,可见叛贼拿本将此阵无可奈何也。”

众人听了,也觉得许平似乎颇有点道理。林光义在这段时间里已经问过刚才交战的情景,听完许平的话后,林光义率先慨然相应:“将军所言极是。雪地作战最费体力,叛贼这一个时辰反复行军,虽然没有什么硬仗,也把体力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我军正是以逸待劳。”

江一舟也大声说道:“许将军刚才说‘死地则战’,先前我军只是一面受敌,德州也还在,士兵难免心存侥幸。现在我军已是孤立无援,官兵们人人心知只有死战方可得生,俗话说一夫拼命、万夫莫当!我军人人怀效死之心,贼兵虽众又能奈我们何。”

许平频频点头,下令把他们的话传给山上的近千明军全听一听,同时又下令道:“让曹把总停下来吧,叛军马上就要大举攻山,我们总要保持些体力。”

果然,平静了还不到一刻钟,随着叛军将旗摇动,几千叛军就同时从三个方向朝明军阵地前进。许平负手而立,他藏在背后斗篷下的双手紧紧地叉在一起,手指的关章都被自己捏得发疼。

叛军还没有进入火铳射程,他命令:“火铳禁止射击!”

“遵命,许将军。”

很快叛军就进入两门三磅炮的射程,许平看见江一舟又向自己看来,他微微张开嘴,尽力让语速平静:“炮兵不许射击。”

“遵命。”

“传令……”许平竭力克制着自己的紧张,追加了一条命令:“告诉全体火铳手,听到炮声后统一射击。”

“遵命,将军。”江一舟连忙向前跑去,一不小心在石头上拌了个跟头,他手脚并用爬起来,捂着头盔就奔向一线传令。

正面的叛军停下脚步,而两翼的叛军则继续向既定位置前进,先是左翼、然后右翼的叛军也停在距明军环形防御圈的四百米处。他们稳住阵脚,随着再次响起的鼓声,齐整地再次向前挺进。

三百米,

二百五十米,

二百米,

一百五十米,

……

栅栏上的明军火铳手都闭上一只眼,紧张地瞄准着越来越近的叛军。新军士兵这三个月的训练看起来没有白费,每个士兵都只是盯着缓慢前进的叛军而并没有开火。许平看见江一舟在严守在防御圈上的士兵背后缓缓走过,口中还不停地低声喊着:“不许开火,不许开火,不许开火。”

叛军已经进入一百二十米的距离。

防御圈上的明军士兵一个个都向前倾着身,他们手中的火铳轻轻地在栅栏上挪动着,发出连续的格格声,枪口随着眼前的目标而微微抖动。士兵背后的把总们也发出越来越急促的命令声,他们与江一舟一起连续地低声喊着:“不许开火,不许开火……”

背后的部下传来沉重急促的呼吸声,还有竭力压制的咳嗽声,许平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抖动。他深深地吸入一口长气,然后紧紧屏住呼吸,控制住身体的晃动。眼前叛军已经缓步走到明军阵前百米,突然齐声呐喊,那声浪如同排山倒海般涌来,跟着就发足向明军急冲而来。

“炮兵……”许平大喝一声:“射击!”

这一声好似把许平胸中的气息尽数吐了出去,随着这声音脱体而出,人也跟着晃了一下,仿佛全身的力气也跟着都被喊了出去,

两门三磅炮的点火手早就把火炬悬在火门处,听到这声大吼,两个点火手都是全身一抖,然后急不可待地把火炬向下按去。

火药嘶嘶地燃烧起来,火苗在炮手急切的注视下窜入火门,过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第一门炮像沉睡的野兽猛然惊醒,炮体发出剧烈地抖动,轰然吼叫着向前吐出火光和大团的白烟。

明军的三百多火铳手的手指早都憋得苍白,听到这炮声后,他们也一起开火,几百支火铳齐射的霹雳之声甚至盖过了叛军沸腾的呐喊。一片硝烟之中,许平看见前排的无数叛军摔倒在地,后面的不少叛军被绊倒在他们身上,更多的叛军士兵从他们的身体上踏过,看也不看那些还在地上扭动的同伴一眼,不为所动地继续冲向明军的防线。

“火铳手后退。”

现在许平的参谋人员都跑到前线,他们焦急地四处呼喊着:“长枪兵,架抢。”

许平很清楚第一次火铳射击完毕后,火铳是不太可能在叛军冲上来前再射击一次的,所以他安排火铳手一射击完毕就尽快退下。退开数步后,火铳手纷纷低头开始装药,而大批长枪兵正从他们身边冲过。

“弟兄们,上啊。”

今天才被任命为军官的把总们纷纷抢上前排,那些长枪果长们也率先冲到栅栏边,他们的士兵紧随着士官的脚步,无数把长枪哗啦啦地架上工事,向前探出锋利的枪刃。此时叛军已经冲到壕沟旁,他们二话不说地就把梯子搭上壕沟,紧接着手足并用地向栅栏下爬来。

不用军官下令,明军的长枪就争先恐后地向梯子上的叛军扎去,一个又一个叛军被扎下梯子,而军官们也都在疯狂地呼喊着:“刺,刺,刺!”

更多的叛军此时涌到沟边,他们趁着这个空隙,把更多的梯子直接搭上木栅栏和泥土混合的矮墙。

“推开梯子,推开梯子。”

明军军官看见这直接的威胁,纷纷焦急地发出命令,还有人直接冲上去和士兵们一起去推梯子。只是这时已经有叛军跃上梯子,他们伏在梯子上,用体重把它紧紧压住,明军士兵虽然竭尽全力也只是能把梯子推得来回晃动,而无法推离工事。

那些爬上梯子的叛军,一个个把刀子叼在嘴里,顺着梯子爬过来。前排的明军不再晃动梯子,而是手持长枪向他们刺去。就在长矛手向前乱扎乱刺的时候,明军的火铳手也开始装填完毕,他们马上单膝跪下,利用山坡的高度差,居高临下地向正努力爬上矮墙的叛军射击。许平已经下达了自由射击的命令,一时间山岗的三面到处都是厮杀声、火铳的射击声和不断飘起的白烟。

在前排的明军继续向前串刺的同时,位于他们后排的明军则尽可能地晃动梯子露出在栅栏上的探头,梯子上的叛军在摇摆中努力地保持着平衡,向着明军爬过来。不过此时他们也是明军最好的靶子,明军前排的长枪手人人把长矛高举过头,从上向下把长矛向着这些正在攀爬的叛军狠狠地刺去。

叛军士兵要一边对抗摇摆,一边对抗不断刺过来的长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停地有人在躲避长矛的时候被剧烈地晃下梯子,或是在努力保持平衡、紧紧地贴在梯子上的时候被长矛凶猛地刺中,惨叫着跌落下去,在梯子上留下鲜红的血迹。

由于明军这时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企图爬过工事的叛军,所以很快就有大批叛军士兵成功越过壕沟,直抵矮墙之下。这些叛军士兵马上窜到栅栏、土墙下,一个个紧紧背靠矮墙,头高高仰起,把双手高举过肩,奋力伸长双臂,抓住越过他们头顶的梯子。等这些叛军抓牢梯子后,这些梯子就稳稳地搭在明军的栅栏顶上,栅栏后的明军用尽气力再也难以将它们晃动。

梯子停止晃动后,许平看见叛军的士兵开始从梯子上站起身来,狂呼着向明军栅栏上跑来,把他们脚下的梯子踩得吱吱作响。就在许平的注视下,有个叛军一不小心踏空,身体猛地向前扑倒,巨大的前冲力让他的下巴重重地撞在梯子上,梯子一弹那人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被甩向梯子外,犹自卡在梯缝中间的腿就像麦秆那样被轻易地折断,变成古怪的形状。

这时已经有同样手持长枪的叛军士兵飞身跃上高处的梯子,他们开始和明军士兵对刺。下面的梯子上也爬过来不少长枪叛军,他们站在低处,仰面去刺那些明军露出矮墙的头。明军依仗着矮墙的保护,毫不退缩地与他们对刺。许平不断地看到有长矛刺出矮墙的边缘,很多都刺空了,从明军头盔旁划过。但也有刺中的时候,被重创的明军士兵丢下长矛,捂着脸或眼,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在同伴的脚边做着临死前的挣扎。

江一舟此时已经不在督战,而是捡起一把火铳装填。不时有叛军中的悍勇士兵踏上梯子和明军长枪兵厮杀,而明军火铳手也不停地向他们射击着。其中一个叛军士兵杀得兴起,猛地向前冲来,灵巧地扭动着,先后躲开四、五支迎面刺过来的长枪,跑到梯子边缘的时候奋力向前一跃,手脚在空中舞动着跳过明军的栅栏。

这个叛军士兵重重地摔落在地上,他连续滚动着一个翻身就半跪而起。不过这个叛军士兵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后排明军的长矛就成排地刺向他。这个人单膝跪在地上,愤怒地挺着胸,眼睛凸了出来,死死地顶着好几杆刺在他胸口和小腹上的长矛,甚至把这一堆长矛顶得有些后退。刺他的明军们猛地一抖枪杆,把长枪迅速地收回来,鲜血从伤口中喷出,他张开嘴,血也同时咕咕地从他口中涌出。叛军士兵沉重地倒在地上,大睁着双眼侧躺在地上不动了,赤红的液体从他的伤口和嘴中不断地流到雪地上。

当第一支箭飞过矮墙的边缘时,许平知道战斗进入更加白热化的程度。叛军的弓手和他们的火铳手此时也已经涌到战线的前缘,这些人大多跳下壕沟,向矮墙上的目标射击。越来越多的箭飞过矮墙,落到战线的这一边,更多的箭深深地扎在栅栏上,很快就让栅栏的另一边变得像刺猬一样。

许平知道现在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战斗的结果。时间不断地流逝着,渐渐地许平已经开始对响彻在耳边的厮杀惨叫声变得充耳不闻起来。在这个山岗的边缘,数千人在舍死忘生地战斗着,无论是位于高x岗之巅的许平,还是在那面“肖”字大旗下的叛军统帅,他们个人的智慧和武力,都已经称得上是毫无意义。

战线随着战斗的激烈进行也在不断地扩展,本来叛军还在东北方向上给明军留了一个缺口,但是持续的激战,让战火不断沿着明军的环形防御圈蔓延,现在已经没有缺口了,整个防御圈上没有一处没有火热的战斗。

更多叛军学着刚才那个士兵的榜样,从梯子上跃过明军的工事。明军的军官们也都拔出腰刀,上前和士兵们一起厮杀。一个叛军落地时似乎被摔得头晕眼花,他像个醉鬼般晃悠悠地站起来,身体也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对着明军的矮墙和大批背冲着他奋战在工事前的明军长枪兵。这个叛军士兵猛然发出一声怒吼,拔出腰间的匕首向前扑去,抱住一个明军的同时把刀子深深地插在那个明军的背上。此时一个明军把总也飞身赶到,一剑就把他和那个明军士兵穿在一起,把总踏着倒在地上的叛军士兵的后背,把剑抽出来,又向另一个跃过栅栏的叛军杀去…… 第三章“许将军,许将军?”

十几个德州官兵自打开战来就一直站在许平身边,看着眼前愈演愈烈的战斗,林光义终于忍不住跳上来:“许将军,该我们上了吧?”

“再看一看。”许平的目光飞速地在整条战线上扫动。他派去前线督战的参谋人员都已经加入混战,比如那个江一舟已经抛下火铳,现在正挥舞着长枪,和一个手持大刀的叛军杀成一团:“再等一等。”

渐渐的,许平看见跃入防御圈的叛军士兵越来越少;渐渐的,许平看见江一舟又捡起一把火铳开始射击;渐渐的,许平看见自己的火铳兵又开始涌向栅栏边。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叛军,密密麻麻地铺满山岗的外围,许平看着那像蚂蚁般的涌动人头,长叹一口气,轻轻地自言自语道:“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

明军周围的叛军正在这种灾难的痛苦中挣扎。苦斗已经让七百多叛军死伤,越来越急促的鼓声也反应着叛军统帅的愤怒。许平凝神听了听叛军的鼓声,那鼓听起来就好似叛军统帅在咆哮一样:

“今日与明军作战,真就是摧枯拉朽一般。”

“明军过半被歼,轻取德州,我军的损失只是微乎其微。”

“这么一点明军残军怎么还敢站在我军面前?”

“明军不愿在逃跑中灭亡,但是他们不逃跑也会被我易如反掌地消灭。”

“竟然一次没有能够冲下来么?明军竟然没有土崩瓦解么?”

“为什么这么差的一支明军,一下子变得如此悍勇?”

虽然这些明军士兵一度士气不振、缺少军官,他们的冒名顶替将军也是个军盲,可他们终归是镇东侯一首调教出来的,是这个时代最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士兵。等明军都杀红眼后,军队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志,正在摆脱统帅的控制。许平看见东北、西南和西北三个方向上,已经没有跳上云梯和明军对刺的叛军士兵,刺过矮墙边缘的长枪在东北面已经看不见了,东南和西北方向上也变得稀稀落落,这说明叛军士兵正在失去和明军对刺的勇气。

在这三个方向上,倒是有更多的箭从墙头射过来,这说明叛军士兵已经开始指望靠远程打击来对付对手。明军火铳手纷纷前推,开始和壕沟中、矮墙外的叛军士兵对射。在栅栏的保护下,这种对射明军是不吃亏的,更不要说还有居高临下的优势。毫无疑问,叛军的士气正在飞速地下降,当他们的射手被明军火铳从壕沟中驱逐后,这次进攻无疑就失败了。或许叛军会重振旗鼓一决胜负,不过对明军来说,会比这次更容易应付。

无视身边的激战,许平又一次掏出望远镜向肖白狼的旗号望去。叛军统帅没有丝毫让部队撤下去的意思。对方大概也知道,一旦退下去休息,那么今天叛军因为连战连捷而高涨的士气也就不复存在。

“肖白狼,”许平对自己喃喃自语:“他指望在耗尽他的军队士气之前能够流尽我军的血,嗯,围攻对方的时候,军队总是能有更高的士气,能够忍受流更多的血。”

许平看了看自己的两翼,挥手叫过身边的曹云:“让江一舟他们都退下来,退到我的将旗下,两翼留下一半的长枪兵监视叛贼就可以了。”

接着许平又简短地下了几个命令,让东南方向的火铳手向另外两个方向上移动,尽快用猛烈的打击将叛军击退。剩下的只有东南方向了,这也是许平最担心的方向,这个方向上叛军投入的兵力最重,给明军造成的压力也是极大,而且明军的血也已经快流尽。

东南方向上的明军长矛兵渐渐被从矮墙边逼开,许平看着越来越多的叛军士兵从云梯上跃下来,和明军在矮墙内展开厮杀。两军士兵有的正抱在一起在地上翻滚,发出非人的尖叫声,用牙齿在撕咬搏斗。

“许将军!”

“许将军!”

从两翼退下来的江一舟和余深河向许平抱拳行礼,许平轻轻一挥手:“都立刻坐下休息。”

东南面的矮墙外,明军的壕沟已经被叛军填平。无数叛军正在猛烈地撞击着矮墙,尖叫着用兵器敲打,闷头用肩膀不停地撞击,用手指抠下栅栏上的泥土,指甲在木桩上留下一道道的划痕。越来越多的木桩开始松动。明军防御松动的征兆鼓励着叛军士兵,看起来明军的防线已经是摇摇欲坠,更多双手在奋力撼动着明军的栅栏,无数只拳头在怒吼声中狠狠地捶在那些不断抖动的木桩上。

一根接着一根,许平看见木桩不断地被推倒,叛军士兵歇斯底里地在木栅栏上发泄着他们的狂热,疯狂地摇动它们,猛地从地上拔出,然后重重摔在地面上。更多的叛军士兵开始从这些缺口涌进明军的防御圈,叛军士兵在疯狂地扩大缺口。

“许将军?”

林光义探询的目光又随着他的问话声一起投过来,许平看着明军一步步被击退,但还是摇了摇头:“再等等,再稍微等一下。”

冲进来的叛军士兵狂暴地攻打着明军,有的时候他们打着打着却自己坐倒在地。还有的人把武器挥出一个一个大圆,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带得摔倒在地上。

“反击,要在敌人先锋体力将近耗尽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体状况最差,最容易被击败。”

“反击,要在敌人以为他们已经取得胜利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的精神最松懈,最容易崩溃。”

“这样,无论在身体还是精神上,我军都可以取得最大的优势。”

许平在心里背诵着他在教导队的战术基础课上学到过的东西,这是他听过的为数不多的几章战术课,是蒲观水将军亲自讲授的新军战术总纲。

“是时候了,”许平点了点头,对着林光义轻声喝道:“反击,现在!”

“遵命,将军!”林光义大喝一声,就带着十几条好汉骑马冲下山坡,一头撞向正往山顶攻来的叛军。

虽然只有十几个人,可是林光义他们却一下子把叛军打懵了。叛军眼看着明军正在步步后退,马上就要支撑不住,可是却一下子冲出来十几个不要命的疯子。突然袭击加上骑马居高冲锋的声势,林光义一下子就把叛军打退了几步。再战数合,林光义马失前蹄掉下马去,他一个滚就从地上爬起来,大呼着把手中的刀舞动得如同风车一般,直冲进叛军人群中乱砍乱杀。

其他人也学着林光义的样子,不管不顾地一脑门子往敌阵里冲。叛军士兵被这些亡命之徒打得连连后退。林光义等人连连大吼,挥舞着兵刃,一团团的刀光把他们四周的叛军杀得前后拥挤,又一连退了好几步。

叛军被连续击退了十几步后,许平走向将旗后,对着江一舟和余深河,还有几十名坐在地上休息的明军士兵说道:“该你们上了。”

“遵命,将军!”二人异口同声地响应,接着就跃身而起,带着五十名才喘过一口气的明军猛冲下山,转眼就插入人群,把长矛向着那些不断倒退的叛军士兵扎去。这时叛军已经被逼回到栅栏的缺口处,在狭小的缺口处挤成一团。

“哪里人多就朝哪里轰,哪里人多就朝哪里轰!”许平焦急地催促着两门三磅炮的炮手,炮手们奋力调整着炮口,把炮弹向缺口处挤得密密麻麻的叛军打去。明军的火铳手这时已经把其他方向上的叛军击退到百步之外,现在都跑到西南坡来了,尽情地向着叛军最密集的地方射击。在猛烈的火力的射击下,处于干挨打不能还手的叛军开始自发后退。

许平看到,林光义那一批人已经耗尽了体力,林光义好似支持不住了,跌坐在地上。江一舟带领的明军从他身边越过的时候,林光义用最后的力气把手中的刀狠狠地向叛军扔去,然后就往后一仰,躺在地上好像虚脱了一样。

“廖千总,曹把总,就看你们的了。”许平看到叛军已经被驱过壕沟,而且还在不停地退却,就让廖可宗带领最后一批体力尚好的明军出击。

“遵命,将军。”廖可宗挺着一杆长枪,大喝着冲下山:“儿郎们,随我杀贼啊,杀贼啊!”

曹云和二百多明军紧随其后。这些明军一直处在防御圈的西北方向上,没有进行过什么战斗,也是许平最早拉回来的士兵。他们甩开大步呐喊着奔向叛军,许平一边吩咐火铳手跟上,一边让三磅炮继续向敌人密集处射击,同时让士兵们把林光义、姜大侠等拖回来休息。

二百养精蓄锐的明军冲过壕沟后,叛军退却的脚步已经停止不住。乱哄哄地后退,加上一刻不停落在他们头顶的炮火,终于让叛军彻底失去了斗志。许多叛军士兵抛弃武器,掉过头拼命想挤到同伴的前面去。不断有叛军士兵被绊倒,同伴的脚跟着就会无情地从他们身上踩过。一些叛军士兵被踩得半死但还想爬起来,可不等他们有机会起身,廖可宗就已经带兵赶到,把他们捅死在他们同伴的尸体上。

林光义被拖了回来,他肋上中了一枪,幸好只是皮肉之伤。但是流血加上疲惫,人已经昏厥过去,许平的手下忙着给他包扎伤口。一会儿,江一舟、余深河这对兄弟也带着手下退回山岗上休息。此时叛军已经被驱赶开二百步,他们争先恐后地向北逃命,廖可宗和曹云在背后紧追不舍,不停地斩杀着掉队的叛军士兵。许平看得兴高采烈,眼见突击队已经冲到肖白朗的将旗下,他急不可待地等着叛军的溃败,若是能生擒此人自是最好。

虽然许平竭力不让自己表现出来,但其实已经激动得身体发抖。环顾四周,许平发现周围的叛军都退远了,离开明军的环形防御圈都在三百米以上。叛军还在不停地后退,明军突击队越来越接近胜利,就在许平焦急地等待着好戏的结尾时,廖可宗面前的叛军突然如波浪般分开,接着就是几声闷响。

冲在最前的廖可宗那结实的身体猛地一顿,一下倒在了地上。他身边紧跟着的十几个明军只觉得全身上下同时剧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廖可宗像喝醉了一样摇摆起来,他把长枪撑在地上努力站起。眼前的叛军已经收住脚步,一个个盯着他的脸庞,仿佛在看一头垂死的狼。廖可宗的身体又晃了晃,双手再也握不住长枪,一头扎向地面——脸埋在雪地里停止了呼吸。

“虎蹲炮。”山岗上的许平呻吟了一声,急叫道:“快退,快退。”

……

四门虎蹲炮在背后发出吼叫,曹云昏昏沉沉地往回奔跑,身后每一次传来那闷响声,身边就有明军士兵尖叫着倒地。距离防御圈只有区区二百步,但这段开阔地却是虎蹲炮对明军的屠杀场。曹云勉强冲进栅栏,差点一头扎倒在地上。他觉得腰间好像中了一粒霰弹,整个身子都快要软X下来。

“不对,腰部不是炮伤,好像是刚才被刀砍伤的,一直没有留意……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曹云咬着牙,拼命向山顶许平的将旗处挪去:“我去包扎一下就好了。”

更沉闷的轰鸣声响起来,一处木栅栏随之分崩离析。一个附近的明军火铳手被飞溅的木刺扎了满脸满身,他摔倒在栅栏旁,挣扎着的手在木墙上留下宽宽的一道血痕。

一声又一声,沉闷的炮声不断地响着,南坡上的土地被打得乱石飞溅。有一发炮弹刚好击中明军的三磅炮炮弹堆,一时间炮弹四射,五个站在旁边的炮手筋断骨折。山岗上的明军慌乱地四下躲避,可是谁也不知道下一发炮弹会打在哪里。许平又是一声呻吟:“叛贼的炮兵什么时候到的?这绝不是三磅、六磅炮能有的威力。”

许平掏出望远镜向叛军那里望去,只见除了五门虎蹲炮外,另外有六门火炮一字排开,这些炮显然是刚到的,叛军士兵正急着从大车上把炮弹卸下在炮边排好。

炮击还在不停地继续着,在半个多时辰里就有十多名明军被打死打伤。炮弹尖啸着飞过明军的阵地,不时有大团碎屑被抛到空中。还没能逃出南坡的明军士兵都紧紧趴在地上,捂着耳朵闭目祈祷。受惊的马匹在山岗上乱跑,发出大声的嘶鸣,没有人去拉住他们。

许平趁炮弹的间隙抬起头,看见叛军又重新集结起来,再一次向着明军阵地缓缓走来。

“起来,都起来!”许平一跃而起,大声召集着他的部下:“叛贼又上来了,我们还要把他们打退。”

冷静下来以后,许平发觉炮击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伤亡,与之前的战斗相比,明军被火炮伤到的人微乎其微。可是并没有人响应许平的命令,炮弹不断尖啸着从头顶飞过,许平把一个又一个士兵从地上拉起来,可是当他去拉这一个的时候,那一个士兵又捂着耳朵趴下了。许平回头一看,被他从北坡拉到南坡的士兵又都逃回去了。

叛军不停地逼近,只有一百五十步远了。许平匆匆地看了他们一眼,又去拉那些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士兵:“快起来!你们在等死么?”

炮弹还在不停地飞过,伴随着碎石纷飞的刺耳尖叫,伴随着栅栏被砸成碎片的粉碎声,还有明军恐惧的叫喊声。

没有一个火铳手就位,也没有一个长矛手做好迎战的准备,他们甚至把武器抛在身旁,用双手紧捂着耳朵,企图把自己从巨大的恐惧中解脱出来。包括江一舟,包括余深河,包括德州的三位大侠,他们都贴在地上,恨不得能钻到地里面去。

叛军已经走到了一百二十步之内,

叛军已经走到了百步之内,

叛军离明军的防御圈只有八十步远了,他们上次进攻差不多就是在这个距离开始冲刺的。

许平站直身,呆呆地看着不断逼近的叛军,只觉得手足冰冷,整个南坡只有他一个人是站着的。

这时候叛军的炮击突然停止了,上空骤然死一样的沉寂,许平知道这意味着敌军就要开始冲锋了。

“老许。”

许平突然感到有人拉扯他的裤腿,他低头一看,负伤的曹云躺在地上,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一手正揪着许平的裤脚:“老许,我们完了,是吗?”

呐喊声再次响起,许平抬起头,看见叛军向自己这里猛冲而来。

“完了。”

许平脚旁的人发出一声长叹,曹云的手松开了。

这声叹息一下子激励了许平,他抽出长剑:“我们还没有完!或许我许平片刻后就会死,但现在我还浑身都是气力,等我睁不开眼了,曹兄弟你再说这话吧。” 第四章“儿郎们,起来杀贼啊!”许平一声厉喝出口,但是他面前的士兵们还是没有反应,虽然炮击已经停止了,但他们好像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援军!援军!将军,我们的援军到了!”

突然传出狂喜的呼声,许平回过头,快步跑上山顶,看见一条长长的洪流已经快到了北坡山脚下,正往许平的左翼转向,显然是要绕过这座小山去迎战正面的敌军。许平看见这队骑兵果然打着大明的旗帜,惊喜之余不禁喝道:“为何不早说?”

“我们没看清旗帜,还以为是叛贼的骑兵回来了。”一个惊喜交加的士兵回答。这些北坡的士兵早就发现有一队骑兵向这里赶来。他们以为是叛军的骑兵,所以一丁点抵抗的念头都没有了。逃跑是逃不掉了,士气低落到极点,也就没有人去向许平报告。

这些完全失去抵抗意志的明军也没有仔细观察,一直等到骑兵跑到眼前,才发现这一千多名骑兵竟然是自己人。

和这些士兵一样,许平也喜悦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盯着那飘扬的红旗呆呆地看着,直到听见南坡传来自己人的呼喊声:“弟兄们,援军到了,援军到了!”

许平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南坡,不少明军士兵已经站起来了,他们都激动地呼喊着:“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绝处逢生的喜悦让明军士气陡然高涨,趴在地上的士兵们纷纷跃起身来。许平冲过山顶的时候,一把将自己的将旗从地上拔起来,举着它向山下跑去。面前的火铳手已经开始向冲进明军防御圈的叛军射击,长矛兵们也都抓起武器。三位德州的大侠和另外几个德州好汉一个个生龙活虎,和一线的明军并肩作战。

江一舟抓起武器紧跟在许平的身后,羞愧地叫道:“将军,小人真是新军的耻辱。”

许平继续举着旗帜向前跑,口中还大声招呼着:“儿郎们,掩护我们的骑兵!”

在教导队中,步兵军官学员学到的第一条战术规则就是“掩护骑兵”;而骑兵军官学员学到的第一条战术规则就是“掩护步兵”。虽然许平是工兵军官学员,但是他多次听步兵或是骑兵学员提起过这条战术规则,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此时西南坡的叛军已经注意到明军骑兵的逼近,所以开始转变方向准备收缩,他们并没有配合东南面叛军对许平所部的进攻。而攻进栅栏来的这些叛军士兵本来士气不高,因友军没有跟上便加倍心虚,又看到明军士兵一个个如下山猛虎,更是心存怯意,等许平举着旗子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再次被明军从防御圈里打了出去。

明军的骑兵已经绕过许平的小高地并且开始加速,大批正面的叛军也看见快速行来的明军骑兵,于是都慌乱地重整阵型。此时叛军有战斗力的步兵尚有数千人,而明军骑兵不过一千,步兵不到五百,所以许平拼命举着大旗向前奔跑,他知道一旦叛军整好队形,那么从兵力上仍然对明军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更不用说叛军的上千骑兵随时可能回来。他一边跑一边用力地挥舞着自己的旗帜,准备带着部下紧紧地逼上去,不给叛军形成反骑兵阵型的机会。

明军的步兵不知道许平的担忧,但是每个人都疯狂地跟着大旗一起向前跑,他们不知道要跑去哪里,但是却知道敌人正在溃败,他们知道援军已经赶到。这些死里逃生的士兵脑子里什么也不想,只懂得紧紧跟在许平的旗帜后面。许平领着他们冲向正乱哄哄打算列阵的叛军。本来叛军以半圆阵型围攻许平所部,现在许平一下子就领着他的几百士兵冲到了叛军的圆心里,叛军的几千大军变成了一道环绕着明军步兵的单薄圆弧,被明军步兵阻挡住根本无法迅速集结。

叛军的军官也是措手不及,他们都看见了明军的骑兵,也看见主帅要求他们立刻聚拢列阵的号令,但这群明军步兵不要命地冲上来想把他们缠住,所以他们只能一退再退,企图摆脱纠缠。但是叛军的建制在这退却中也愈发的散乱,而不清楚整个局面的大批叛军士兵则陷入彻底的混乱,只知道大伙儿都在逃命,任何停下脚步企图抵抗的单个士兵,都会被凶猛的明军迅速地杀死。

明军的骑兵也抓住机会,从西南方向一下子把松散的叛军步兵队形劈开,一直冲到许平步兵的面前,把叛军的整个右翼从阵型上切割下来。这时许平才看见这队骑兵一个个都带着插着长长火红羽毛的头盔,每一匹马的马头上装着两根同样的红色羽毛,这正是新军直卫的标识。

从本阵上被切下来的叛军右翼,看着数不清的明军骑兵从身旁滚滚流过,背后又是步步紧逼的明军步兵,叛军的军官失去了和中央的联系,不知道该抵抗还是该反击。而叛军士兵的斗志已经彻底崩溃,不少人在前面的溃退中丢失了武器,不知道是谁率先发一声喊,丢下武器脱离部队向北面逃去。那些彷徨不定的士兵纷纷学着他的样子,能有多快就多快地拼命逃开明军的骑兵。

明军的骑兵没有追击,而是从本方步兵身后绕了个圈子。许平看见一个直卫将领策马冲在最前面,后面是他的旗手和卫士。那个将领举着马刀在空中水平划动,紧随其后的新军直卫根据他马刀的舞动调整着位置,更后面些的直卫再补上他们身后的位置,迅速地在跑动中完成了队形的调整。

绕过步兵的阵型后,许平看见那个将领把马刀高举过头顶,竖直地指向天空,他领着身后将士开始加速的同时大喊一声:“我军必胜,杀啊!”

随即直卫就笔直地向着叛军左翼的侧翼冲去。此时叛军的左翼虽然不住地后退,但还是没能形成密集的阵型。直卫的骑兵冲入叛军步兵的空隙之间,就像是水流穿过鱼网,在直卫官兵的刀光剑影中,叛军步兵如同稻草一般被纷纷割倒,无数的残肢和人头飞上半空。

等许平的注意力回到正面时,他看见东南面叛军的步兵已经远远退开,看样子又要给虎蹲炮腾出射击视界,而且几门虎蹲炮也又被推到了前排。在许平还没做出反应前,他身边的一个士兵已经喊起来:“弟兄们,上去宰了那些婊子养的!”

话音未落,这个士兵已经挺着长枪迎着炮口跑去,其他的人不等许平命令也哄然响应,几门虎蹲炮朝着冲过来的明军开火,顿时就把一大群明军打倒在血泊里。可是剩下的明军却仍是一窝蜂地往上冲,一个叛军炮手还想开第二炮,但一回头发现同伴已经扔下手里的东西跟着步兵跑掉了。他再扭过头来,一个满眼赤红的明军步兵已经向他跃起,一个突刺就把长枪从他的前胸捅进,枪尖从后背扎出。

扛着旗子的许平追上自己的士兵时,他们已经夺下全部的虎蹲炮,并且把炮口掉过来朝向叛军方向。一群步兵急得围着那几门炮直转:“这家伙怎么用?这家伙怎么用?”

许平一跃跳上一门小炮,伸长脖子往四下张望。中央的叛军步兵已经退开得很远,明军的骑兵还在追砍着叛军左翼的步兵,绝望的嚎叫声从那个方向不断地传来。突然间许平看见远处的空地上有一支骑兵正在集结,他一愣之下连忙跳下小炮,大声喊起来:“快,组成密集阵型,长枪兵肩并肩!”

不过这种野战反应速度却不是许平手下的新兵能够做到的了,现在许平部下的建制早已经散乱,果长也都找不到自己的岗位在那里,更没有几个能听到许平的命令。而许平的旗号大多士兵也根本看不懂,实际上许平自己也不太懂得该怎样用旗号发布命令。虽然他一直在声嘶力竭的喊着,但是明军步兵都是凭着一腔热血在奋战,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反应过来。很多人呆呆地看着许平,围着他乱哄哄地站成一大团,不知道该在那里部署阵型,等待着许平进一步的指示。

许平推开他身前的士兵,一直跑到空地的最前面,面向着叛军骑兵就要来到的方向。是的,许平已经能看见敌人骑兵的身影。他一挥手中的旗帜,把它竖直举起然后使劲插在地面上,右手扶着旗杆,左手握住腰间的剑柄,面冲前方大声号令道:“长枪兵在我身后列队,密集队形,长枪兵肩并肩,火铳手不要远离长枪兵保护。”

许平尽可能冷静沉着地下达命令,可是他身后仍是一团乱麻。不过直卫的那个将领也注意到叛军的这一小股骑兵,还有友军的混乱,他立刻抛下正开始溃逃的叛军右翼,掉头迎向刘哲闻的马队。

看着刘哲闻的骑兵开始向自己这里加速的时候,许平还没能整理好他的部队,叛军的骑兵呼啸着向明军步兵直冲过来。那充满凶光的眼睛再一次被许平清楚地看见,许平目视前方大声命令道:“长枪兵放平长枪。”

并没有成排的长枪随着这声命令从许平的身后探出,他和刘哲闻之间的那点距离转眼就被对方吞没,许平身边稀稀落落地伸出了一两根长枪,他叉X开腿稳稳地站直,不让自己握着旗杆的手颤抖,再次命令道:“长枪兵放平长枪。”

此时从许平的左手位置,明军的骑兵斜刺里冲过来,那个直卫将领一马当先,从许平左手一直冲过他的正前,把许平还有他的旗帜遮在自己的身后。刘哲闻一枪向那个直卫将领左肋下戳去。那个直卫将领一扭腰侧身闪过这一击,接着猛地把腰往回一扭,雪亮的马刀画出一个扇面,从反手位置一直砍回到马头的正前。这片雪光毫厘不差地从刘哲闻的头盔和颈甲的结合处掠过,刘哲闻的头颅怒睁着双眼在空中旋转着,他的战马驮着还紧握着手中马朔的无头尸体,从直卫将领的马后错过,跑到许平身前打了一个响鼻,然后迈着小步绕过他的身侧。

红色长羽的洪流从许平面前冲过,一瞬间叛军的这小股骑兵就像是被急流漩涡所吞没的小舟,从许平眼前消失不见了。此时许平眼睛里只有密如森林的红色长羽,急如骤雨的刀剑相击,还有无数的人声马嘶从这密林深处传来。不过这嘈杂声很快停歇下来,正如不能持久的骤雨一样。最后,只有隆隆的战马踏地之声,红羽骑士们目不斜视,紧紧跟着前面的同伴掠过友军步兵的阵前。

刘哲闻的骑兵队已经和他本人一起不复存在,倒是有两千多叛军趁此难得的喘息机会,远远地结成了方阵。直卫将领此时在许平侧翼停下,直卫骑兵的洪水不断向将领所在的位置流去,沿着他的身体两侧铺开,最后从一条长龙般的纵队变成一字排开的横队。远方的叛军调整着方阵的角度,用正面朝着新军直卫,许平看见无数的长矛放下,在方阵前形成密林似的屏障。

此时许平的身旁又探出新的长枪,许平把刚才插在地上的旗帜拔起,回头招呼起来:“火铳手,火铳手。”

“火铳手在前,用连续的火力将叛贼的方阵打散……”许平给他的部下进行紧急的战术培训:“长枪兵保护火铳手,听我的号令……”

根据许平的印象,和他聊天的一个教导队步兵军官学员说过,在紧急情况下,步兵要用长枪兵直接发起对敌军方阵的进攻,以求打乱对方的队形,让本方骑兵发起进攻。不过到底什么是紧急情况,而且如何进攻才能打乱对方阵型,许平就不知道了。他知道的只是一个基本战术概念。况且……

许平看着身边这一大群乱哄哄的部下,他们在许平说话的时候又散开队形变成一个大圈,把许平围在中间,一张张似懂非懂的脸,瞪圆眼睛望着他。后排的人还颠着脚、伸长脖子竭力望圆心张望,生怕没听到许平在说什么。许平没能把话说下去,而是用手指点了一圈人数,大概这群步兵里还有近三百名长枪兵,用这么点长枪兵去冲击严阵以待的上千叛军未必是个好主意,况且许平对如何冲击也一无所知。

看了看身边的虎蹲炮,工兵把总许平不禁又犹豫起来,在心里琢磨着:“或许应该去把剩下的炮手找过来,用这些虎蹲炮轰击叛贼是个更好的主意。嗯,就是他们会不会用这种炮还不知道……”

这时候直卫骑兵又开始行动,许平跳出人圈,看见那个直卫将领伸直手臂,把马刀向前压低,直卫骑兵缓缓踏着小步,开始向叛军那里逼去。许平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等得有些不耐烦,但他记得步兵长矛能够有效对抗骑兵,而用骑兵硬冲这种阵型会带来惨重的损失。

没有时间再犹豫了,许平叫了声:“跟着我来。”就又带头向敌阵跑过去,准备尽力用火铳把敌人的长矛阵型打散。

不过直卫骑兵的行动要比许平快得多,他们迅速展开形成一个扇型圆弧。直卫骑兵从容地从许平眼前跑过,插在许平和叛军之间,高大的身影遮断了他的视线。许平有些茫然地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直卫骑兵转过身,并排继续向前行去。

这时许平的身侧又传来“得得”的马蹄声,是那个直卫的将领,现在他没有在军前带队而是在其他直卫官兵的马后面,绕着骑兵的大弧线一路小跑着。许平抬起头,正好和那个冲他而来的直卫将领视线相交。

在长长的红羽头盔下,许平看到了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可能是为了便于指挥,直卫将领的面甲没有落下,他看见许平的时候还微笑着点点头,并冲许平眨了眨眼睛。许平听见那个将领清楚地大声发布着命令:“预备——”

这时许平才看见这名直卫将领已经把他的马刀插回鞘中,右手把一支手铳举在耳旁。

“射击!”

发令的同时直卫将领同时向天开枪,顿时就有无数的手铳响起,回应着这声号令枪。直卫将领的坐骑摇着尾巴从许平身前小跑而过,许平听见骑在上面的人大声号令:“换枪!”

直卫士兵熟练地把打过的手铳塞回马背上的一个袋子中,从另一个袋子里抽出了第二把。许平仔细一看,这个直卫骑兵的马背上总共有四个这样的口袋,另外一个直卫士兵的马上也有同样的四个手铳口袋。

“预备——”的号令声远远地传来,许平前方的直卫骑兵都放平手臂,把手铳指向身前的叛军。

“射击!”传来命令的同时,许平听到再一次枪响,直卫官兵用齐射回应着命令,然后就把第二把打过的手铳塞入口袋,开始掏他们的第三把枪。

那个直卫将领骑着他的马又回来了,他在马上娴熟地做着同样的换枪动作,将领完成换枪后又稍微等待一下,才把手铳举过头顶,清晰地叫道:“预备——”

此时直卫的官兵也已经换枪完毕,他们闻令第三次把手臂放平指着叛军。一阵喧哗哄然而起,透过前面直卫骑兵的缝隙,可以看见叛军士兵扔下他们倒地不起的同伴和旗帜,如潮水般的向东南方退去。其实两次齐射也不过就打倒了五十名叛军,可是这却成为耗尽叛军士气的最后一根稻草。叛军统帅肖白狼早已经逃之夭夭,眼下这种干挨打不能还手的场面,让士气低落的叛军士兵谁也不愿意站在前排,互相的推搡拥挤导致了全面的崩溃。

“吁——”

将领勒定战马,停在许平的眼前,低下头定定地看着他好像在等许平说些什么。

许平仰头和那个直卫将领对视片刻却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终于,那个将领笑了一下,开口问道:“附近可还有贼兵么?”

“哦。”许平恍然大悟地叫了起来:“有!还有一千叛军的骑兵,大约两个多时辰前往德州方向去了,一直没有见到他们回来。”

了解敌情后那个直卫将领点点头,立刻挺直胸膛大声发布命令:“直卫众官兵听令!向东南追击十里!”

直卫士兵都无声地收起手铳,然后就是一片铿锵的刀剑出鞘之声,他们扬起雪亮的马刀,在一片“杀”声中,催动胯下的战马,风卷残云般地向着溃不成军的敌兵追去。

那个直卫将领没有跟着他的部下一起追击,而是轻松地跳下马来,向着许平一抱拳:“本将——新军直卫指挥佥事——金神通。”

“我……我……我……卑职……”按说这个时候许平就应该报出自己的官职和姓名,可是他一连串说了几个“我”字,却什么也说不下去。

虎狼小说预览

虎狼

虎狼

虎狼

虎狼

虎狼

虎狼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虎狼小说、虎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