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不配》小说哪里可以免费看?

华年 婚恋生活 2020-05-29 16:33:48 0 0

原来我不配这是一本已完结的婚恋生活小说,原来我不配小说全文一共497,129个字。原来我不配小说讲述了: 两个怯懦自卑的人,一场十六年的相守相望,她只是想要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而已,他只是想要安静的守护着她,现实却残酷暴虐,步步紧迫的让她屈服在命运的面前,流失在手指尖上的幸福她是那样想要抓住,然而直到最后蓦然回首,他站在她的身后抱着一双玻璃鞋将她望着,她的幸福来的是那样的突然。

原来我不配小说试读:

等到苏曾将简恒现任妻子翟青跟她的儿子简易送出了病房之后,这才不满的转身坐回到简歆的身边,愤愤的开了口:“黄鼠狼给鸡拜年,当真是没安好心。简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这件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

简歆惨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转过头将站在一旁茫然不知所措的林可帆望了望,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看到了这一幕。等我有时间再跟你解释吧,我现在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了。”

林可帆慌忙的点了点头,忙跟简歆苏曾告别之后离开了医院。对于简歆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哥哥的事实,林可帆觉得很是错愕,等找到正在复习的杨初,便一五一十的将这些事情都说了出来,以为杨初也跟她一样会大吃一惊,可是杨初只是略带担忧的叹了口气,并没有发表什么评论。

简歆的母亲艾丽再嫁的事情在富人圈子里面广为流传,毕竟如今的艾丽虽然再怎样的美丽,可年龄上也依旧是个问题,再加上艾丽的出身并不好,如今先后成为简家跟苏家的妻子,也已经算是那些想要嫁进豪门拜金女中的佼佼者了。

杨初的父亲在整个S市里也算是有些门路的,他整日里听见父亲坐在麻将桌上一边搓麻将,一边聊着这个圈里面谁的八卦,是早就习惯的了。而对于简歆的事情也是经过父亲才知道的,那个时候的杨初便对简歆产生了同情,每日里瞧着人前乐呵呵的简歆,心中越发的怜惜她。

简歆自然是不知道杨初知道她这些经历的,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她人生的污点,就像是洁白无瑕的手指上那些不被需要的伤口一样,都是应该被及时清理的。若是她知道自己的过去被人知道了,那会比拿刀捅了她一个伤口还让她难以承受。

林可帆从杨初那里知道了简歆的经历之后,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遭遇也莫过于此了,想着之前在医院里勾心斗角的那些所谓的亲人,她心中的正义不断提醒着她要保护好如同脆弱花朵一样的简歆。

杨初一再告诫着林可帆不要表现出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可林可帆还是无法完全将内心的同情给遮掩住。出院以后的简歆明显感觉到了林可帆的变化,没多想的她只当做林可帆见识到了她亲人关系的复杂程度,有些想法也是应该的。

简歆按照自己承诺过的那个样子,将七岁到现在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林可帆听,虽然她早就从林可帆那儿听来了简易版的,可当简歆细致的将所发生过的事情说给了林可帆,林可帆还是难受的哭了出来。

林可帆抱着简歆哭道:“简歆,你放心,以后我肯定对你好!我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若是我违背了我的誓言,就叫我不得好死!”

简歆倒是被林可帆弄得哭笑不得,说:“我跟你说这些也不是让你不得好死的啊。”

门口传来了苏曾的敲门声,他说:“爸爸跟阿姨就要回来了,咱们要不要将翟青跟你那位哥哥的事情说给爸爸知道?”

简歆转过身子笑了笑,说道:“你明知道那个女人跑到我的病房是为了气我妈妈,你还要告诉她,你我岂不是不孝吗?”

林可帆瞧着外面天色越发的阴沉了下去,忙起身擦了擦眼睛说道:“简歆,我改回去了,等明天正式上课的时候,你再跟我细聊好不好?”

简歆将林可帆送到了门口,正好赶上了苏卿带着艾丽回来,天色有些晚了,再加上他们两个人担心简歆,也没有时间跟林可帆说上两句话,便急匆匆的往里面走了进去。

苏卿回到大厅里,上前就给了苏曾一记耳光,高声喝道:“我带着你阿姨出去的时候,跟你说什么了?让你照顾简歆,让你照顾简歆,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

艾丽忙上前安抚着苏卿说道:“你也就不要这样的生气了,这吃坏肚子又不是苏曾的错,别生这样大的气了。哎呀,你别再打他了。”

简歆瞧着苏卿还要伸手去打苏曾,忙慌手慌脚的挡在了苏曾的面前,推了推身后梗着脖子站在地上等着挨打的苏曾,说道:“叔叔,你不要动怒啊,哥哥将我照顾的很好,是我胡乱吃地摊上的东西,这才吃坏了肚子,跟哥哥没有关系的啊。”

在众人好说歹说的劝慰下,苏卿这才将喷薄而发的怒气装回到了肚子里面,担忧的将简歆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简歆除了脸色还有些病态的惨白之外,到没有发现什么别的变化,这才指着苏曾的鼻子骂了半天,熄了火。

由于天色已经深沉了下来,艾丽劝着苏卿回去歇息了,她却转身进了简歆的房间里,拉着简歆的胳膊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地给我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你还想不想在这里生活了?”

简歆望着艾丽那张俏丽的脸藏在了黑暗中,扯动着嘴角想要笑一笑,泪水却翻滚而落,她压低了声音对自己的母亲说道:“我早就不想在这里生活了,是你,是你硬生生的将我从农村里带了出来,是你让我生活在这里,是你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妈妈,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啊。”

艾丽蹙眉深深吐出了一口气,低沉的声音里满是厌恶的说道:“你要不是我的女儿,我早就不要你了。”

冰凉的泪水顺着眼窝滑落了下来,艾丽的话就像是一把匕首狠狠的将简歆的心给划开成了两半,哪一半都是破碎不堪的。

艾丽恶狠狠的放开简歆的胳膊走出了房间,惊愕的望着站在简歆门口双手环胸的苏曾,忙讨好的笑了笑,说道:“你怎么还没睡啊?”

苏曾冰冷着视线将艾丽瞧了瞧,沉着嗓音说道:“这就睡了。”说完,苏曾干净利索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了下去。

简歆听到门口艾丽跟苏曾的对话,透过门缝瞧见了艾丽对待苏曾那般讨好的笑容,忽然觉得她之前一直都在创造的世界瞬间崩塌了,母亲并不爱她这个事实让简歆很难接受。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被母亲喜爱,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艾丽给抛弃,她想要问个清楚。等到简歆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追着艾丽来到了大厅。

艾丽不耐烦的转过身望着她:“身体不好就不要赤着脚在地上乱跑。”

简歆只是呆呆的望着艾丽,泪水先一步滑落嘴边:“妈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简歆是不是有做错的地方,妈妈你说出来,简歆是会改的,可你为什么要将我抛弃给了姥姥,这么多年都不说回来看看我?”

“哭哭哭,就知道哭!”艾丽烦躁的端坐在沙发上翘了个二郎腿,说道,“你跟小时候一个模样,不管是为了什么事情,都只知道哭,知道嚎,一点都不懂事。”

艾丽说的小时候应该就是指简歆七岁开始明白事情的时候了,简歆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她记不得小的时候是怎么样哭的让母亲这样厌烦,也不明白为什么哭就是不懂事了。

简歆突然觉得母亲的话很残忍,她开始发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会在母亲身上得到了,可天真如她,还是想要母亲亲口将所有的事情都说的清楚,即便那样的事实是如此的鲜血淋漓,带着浓浓的痛楚跟哀伤。

艾丽越发的不耐烦了起来,忘记自己在苏家是不可以抽烟的,从一旁的抽屉里抽出一包烟来点上,姿态优雅的吐出了一个白色的圈圈,带着迷离的眼神对简歆不耐烦的蹙眉说道:“你想要我亲口说些什么,你才不会再来烦我?你说出来,我学你的样子再说一遍就是了。”

简歆的视线被眼前的浓雾给遮盖了,她望着吞云吐雾的母亲忽然想要扑到母亲的怀中大哭特哭一场,可如今的简歆已经不是八岁的孩子,她已经长大成人,她已经十三岁,她已经是个成熟的人了。

“我想要你说,简歆,妈妈是爱你的,妈妈从未曾抛弃过你,妈妈只不过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这样对待你的。”

艾丽吐烟的姿势怔了怔,转眸诧异的将站在她面前的简歆望着,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说道:“简歆,你不觉得你这些话太过幼稚了吗?你觉得我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好啊,你不是想要听真话吗?只要你承受的住。”

她狠狠的将烟蒂扔在了波斯地毯上站起身来走到简歆的面前,优雅的勾起唇畔说道:“我的真相就是,你要是个男孩,我会得到更多的钱,现在的你也不会经历那五年的时光。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你不是个男孩。”

艾丽扭动着款款的腰肢高傲的离开了简歆的面前,留下简歆一个人悲恸的抱着身子缩在地上,难以抑制的低声抽泣了起来。新学期是在阳光明媚的九月份来临的,简歆来到苏家已经整整一年的时间,很懂得感恩的她并不想说去埋怨将自己抛弃的母亲,毕竟无论事情如何,已然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也就不需要再去追寻真相了。

来到初二的第一天便面临着分班的危险,好在简歆以最后一名的身份进入到了火箭班,林可帆也是岌岌可危的进了来,跟杨初便成为了同班同学。

杨初根本就是苏曾的翻版,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苏曾虽然成绩相貌全优,可为人有些孤傲,毕竟家世地位在那里,谁也不敢小瞧了他。可杨初却总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即便有人故意挑衅,他也能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任由对方出言伤人

做事总是毛毛躁躁的林可帆对于能够隐忍的人总是会很敬佩的,原先就因为简歆被打的事情而心生好感,如今亲眼瞧见了杨初岿然不动的自我心态,忽然感叹了一声。

“真是大神级别的人渣啊!”

简歆奇怪的望了望林可帆:“你刚才还不是一脸佩服的样子吗?”

林可帆握拳咬牙说道:“佩服是佩服,可是吵架最是害怕这种人的了,我这边火气蹭蹭蹭往上面升了三个度数,他那边岿然不动,将我的怒火当做是春风拂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说,他不是大神级的人渣是什么?”

简歆觉得好笑:“你到底是站在谁那边的啊?你可别忘记了,是那个小混混欺负咱们同学,杨初正在帮咱们报仇呢!”

林可帆歪着脑袋想了想,总是慢半拍的她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呢。简歆,我现在怎么发现,你总是讲杨初的好话啊?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杨初啊?”

简歆深深吐出一口气,挎着脸说道:“你不要也跟他们一样无聊好不好?是帅哥我就爱,那我不就成了花痴了吗?”

林可帆笑着打趣说道:“也是,你家中还有那么一尊大神供你瞻仰,你也没有时间去瞧别的男生了,就连杨初这样的在你的眼中只怕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子了吧。”

“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这话这么别扭呢?”简歆伸出手握拳狠狠的捅了林可帆一拳,恶狠狠的说道,“说,你是不是吃醋了?看我跟我哥哥亲近,你就觉得心中像是有一坛子陈年老醋被打翻了?”

两个人在校园里追逐打闹了一会儿,远处的校花高美瞧见了简歆便抱着手臂走了进来,冷着眼眸将简歆瞧着,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容说:“哟,狐狸精从医院回来了啊。”

狐狸精是全校女生对简歆的称呼,可只有高美一个人敢在简歆面前这样称呼她。

林可帆的脸色变了变,怒气翻涌了上来,上前就要跟高美争吵,简歆连忙拦住林可帆,这才回身望着高美说道:“高美学姐,你是在说我吗?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学姐,才会被学姐这样称呼。”

简歆明里暗里说着高美气量狭小。

高美收敛了笑容,冷哼一声说道:“倒不是你得罪了我,这狐狸精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再叫,全校的人都知道你是狐狸精,用那样卑劣的手段勾引了苏曾,还假惺惺的跑去住院。你很行嘛,简歆,看来一直都是我小瞧了你啊。”

简歆愣了愣,转眸笑了笑:“学姐这话倒真是扭曲事实了。我昏倒在家中的时候,学姐应该还在苏家,所有的情况你都是看在眼中的啊,怎么到了学姐的嘴里面,就是我用了卑劣的手段勾引我的哥哥呢?你是我哥哥的女朋友,也许未来还会是苏夫人,我未来的嫂子,你这样败坏我跟我哥哥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林可帆瞧着高美漂亮的脸蛋扭曲着,忍不住幸灾乐祸的说道:“简歆,你是不知道啊,高美在你住院的那几天被你哥哥给甩了,这才到处散播谣言,将你跟你哥哥苏曾埋汰坏了。”

周围渐渐聚集了很多课间休息的同学,林可帆的话就是大声说给他们这些谣言传播者听得,简歆瞧了瞧身边人越发大声的议论,转身拽着林可帆就想走,高美却先一步拽住简歆。

高美冷笑了一声说到:“狡辩了两句就想走?没那么容易!简歆,你若还是个人就老老实实的将你怎么勾引的苏曾,怎么使用的狡诈奸计让苏曾上当的,一五一十的都说给大家听听,让大家评评理,你到底是不是狐狸精,我叫你狐狸精叫的是不是正确的!”

周围的同学有不怕事大的,连连起哄着,简歆脸色一白,有些承受不住的挥开高美的手,大声说道:“苏曾是我的哥哥,我为什么要勾引他,做出不道德的事情?学姐,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

高美环胸绕着简歆走了半圈,背对着简歆站着说道:“难道你就敢发誓,自己对苏曾从来都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吗?你若是敢发毒誓,我就相信你。”

林可帆吵嚷的说道:“高美,简歆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的!我告诉你,你若还想再这个学校里面呆着,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夹着你黄鼠狼的尾巴回到你的高中部去,别再来打搅简歆!”

高美转身挑衅的抬眉将简歆望着:“哟,怎么,不敢啊?你若是不敢的话,就代表着你对苏曾有好感,有好感的意思就代表着你可能随时随地的去勾引苏曾,勾引苏曾之后你们两个人就会做出不伦的事情来,到时候……”

“我简歆,对苏曾从来就不曾有过非分之想,苏曾是简歆的哥哥,这点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若我简歆口不对心的话,就让我天打雷劈!”

林可帆拽着简歆就要上前捂住简歆的口:“简歆,你不要上她的当啊!”

高美狞笑了一声说到:“天打雷劈这个誓言也太随便了点,毫无创新精神,这样好了,你就发誓,你若是对苏曾有半点的非分之想,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孤老终生。”

简歆逆着光将高美望着,那刺目的阳光将简歆的视线弄得模糊了起来,眼睛忽然有些酸涩,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我简歆,若是对苏曾有半点非分之想……”

“够了!”杨初自人群中走了出来,挡在了简歆的面前蹙眉将高美望着,说道,“高美学姐,不要太过分了。”

高美害怕的变了脸色,佯装镇定的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仍旧是鸭子嘴硬的说道:“怎么,好脾气的杨大少爷也会发火啊?我倒是不知道你跟简歆这丫头有什么瓜葛呢。”

杨初脸色未变的瞧了瞧身后苍白着脸色的简歆,转过身对高美说道:“简歆跟林可帆不光是我的同班同学,还是我的朋友。怎么,学姐连学弟学妹的友情都要多嘴吗?”

高美自然是不敢得罪了拥有大批粉丝的杨初,忙尴尬的笑了笑,夹着尾巴逃走了。林可帆抱着简歆的肩对杨初道了一声谢,杨初担忧的望着神情有些恍惚的简歆。

“你没事吧?”

简歆恍惚的摇了摇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忙焦急的问身边的林可帆说道:“我刚才发的誓不会作数吧?”

林可帆想要逗一逗简歆,便跟杨初对视了一眼,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是说之前你说的天打雷劈啊,还是后来的孤老终生啊?”

简歆茫然无措的瞧了瞧林可帆,又望了望身后一脸笑容的杨初,自觉地自己以后的一生没了指望,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那泪水如同滔滔江水是不断绝啊。

这一哭可将林可帆给吓坏了,忙去安抚着简歆,可简歆的泪水却是越流越多,正无奈的时候瞧见躲在一旁偷偷笑的杨初,上前就给了他一脚,杨初错愕的望着林可帆。两个人正掰扯着的时候,简歆瞧见他们两个人争吵的样子,忽然乐了出来,脸上的泪水在阳光的照射下还反射着盈盈的光泽,简歆的脸颊上却出现了笑容。

那一年的秋天,是简歆最高兴快活的时候,她不光在这一年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家人,还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友情。

多少年以后,等到简歆回顾着这段往事,依旧唏嘘着三个人的过往,想着当年的年少无知跟纯真美好,想着那个时候的无忧无虑,想着那个时候简单的快乐。

可是,那个时候才十三岁的简歆是多么期盼着能够长大成人,能够长大到可以自己选择未来,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长大到即便是再被谁给抛弃了,也不会觉得很难过的年纪。

十三岁的简歆总是觉得时间过得真的很慢,如同蜗牛一样在路上慢慢的爬,让她忍不住心浮气躁了起来,想要用尽一切的办法紧紧追赶着时间向前面快点跑去。

可是她忘记了,时间老人不会因为简歆的焦虑而改变自己的速度,他会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让时间从简歆的身上流过,等到她终于意识到时间如同白驹过隙的时候,苏曾就要离她而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念书了。

大学录取通知书很快就被送到了苏卿的手上,全国第一名牌大学的录取让苏卿对自己这个儿子感觉到很是骄傲,大张旗鼓的摆了好多的酒席宴请老师同学,席间众人对苏曾的成绩是赞不绝口,就连艾丽都觉得有这样的继子感到很是荣幸。

彼时已经十五岁的简歆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做考大学,也明白了上学的含义就是要离开家,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学习。

简歆忽然觉得舍不得,三年的相处让她很喜欢自己这位哥哥,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明白有些时候的离别是无法阻止的,即便心中是如何的难受,她也只能默默地接受,不让痛苦表露出来。十八岁的苏曾开始想象着自己的未来,然而无论他如何的筹划着未来的一切,竟然都少不了简歆的加入,他迷茫的觉得自己离开家四年的这个冲动是不是做的有些唐突了。

可是,苏曾想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方式来保护着简歆。

那个时候大街小巷的很流行台湾流传过来的小说,也很流行日本的漫画,可无论是小说还是漫画,非亲兄妹的不伦感情一直都是受到八卦的注意,即便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非是所谓的爱情或是暧昧,也会被外人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

况且,苏曾的心中确实是有一点异样的情愫。

他开始不断地回避着简歆,以为这样做会让心里那些情绪淡化,可每当他瞧见杨初围在简歆身边晃动的时候,苏曾渐渐趋于平淡的心开始疯狂的嫉妒。

简歆跟杨初的关系越来越好了,这是苏曾不愿意看到的,即便杨初只不过是班主任老师为了照顾简歆,而安排着杨初做了简歆的小老师,每日里一对一的进行着辅导,连带着林可帆等几个人组成了一个实验小组,可这些情况让苏曾开始怀疑了,怀疑自己的决定离开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假期很快就来到了,炎热的暑假里简歆都窝在家中不愿意出去,苏曾却开始了每日里昼伏夜出的生活,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说什么都碰不到面。而这个情况一直延续到了苏曾即将离去的当天,简歆随着苏卿跟艾丽去送行,简歆这才瞧见有些憔悴的苏曾挥手告别。

苏曾就这样走了,简简单单的带着一个行李箱离开了S市,连笑容都吝啬的不曾带走。

苏卿对于自己儿子能够考上他满意的大学,心中感到无限的自豪跟一抹心酸,转眸瞧见了站在他身边的简歆,想着简歆有一天也会离开他到很远的地方去念书,心中顿时舍不得了。回去的路上,苏卿第一次开口要求简歆上大学的时候,就留在S市念书。

艾丽对于苏卿父爱的泛滥有些担忧,瞧着简歆跟自己长得越发的相似,积攒了这么多年的疑虑突然爆发了出来,疑神疑鬼的防范着苏卿有一天会对简歆作出不好的事情来。

简歆哪里会想到他们大人的世界想的是什么,可她对苏卿的感情不光是感激,还有这化不开的浓浓亲情,她甚至将苏卿看做是父亲一样存在的人,对于苏卿的要求,她没有办法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瞧见简歆答应下来的艾丽忙笑道对苏卿说道:“你现在说这些干什么,简歆现在年纪还小,等到她高二的时候你再给她打算不就可以了吗?”

苏卿也觉得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继续专心开着车从机场回到苏家。艾丽寻了一个由头转身便钻进了简歆的房间,褪去满脸笑容的艾丽凝重的将简歆望着,直把简歆看的有些发毛。

简歆蹙眉望着艾丽问道:“妈,你这是干什么呢?”

艾丽回过身将房门紧紧地掩好,这才拉着简歆坐在了床边,郑重的说道:“妈妈知道过去的几年里对不住你,你也瞧见了,妈妈的年岁越发的大了起来,有些事情也就喜欢疑神疑鬼的,要是说的对不得地方,你也别往心里面去。”

简歆瞧着艾丽说的这样客气,心里面越发嘀咕了起来:“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都听不懂?你还是直接说好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艾丽犹豫了一下,先问道:“在学校里面,有没有男生追求你啊?”

简歆笑了笑,说道:“妈,你要是想问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是省了吧,那些男的都被哥哥给吓走了,谁还敢来追求我啊?”

艾丽藏着担忧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你们学校里阻止学生学习生理卫生课吗?”

简歆红了红脸,说道:“妈,你要是想要告诉我不要乱搞男女关系的话,大可以不用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直接说就好了啊。放心啦,我安全的很,不会刚上高中就找男朋友的。妈妈,我今天很累了,咱们能不能明天再聊这些啊?”

艾丽瞧着两个人谈论的话题根本就是两个方面,心中知道,自己从简歆这里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便含着笑容让简歆休息了。

简歆望着艾丽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些奇怪的睁着大眼睛将天花板望着,简歆显然没有想过艾丽有一天会母性爆发,突然关心着简歆的问题,还会谆谆诱导着简歆不要走上邪路。简歆的心中犹豫了一下,不愿意将艾丽往坏的方向去想,也就只当做是艾丽良心发现了吧。

暑假随着苏曾的离去很快就结束了,简歆背着一个崭新的书包走上了学校高中部的教室,林可帆依旧是简歆的同班同学,可由于杨初第一名的成绩太过优秀,让高中部的魔女教师给要了过去,成为了邻居班级的学生。

离开了苏曾保护的简歆依旧重复着每日里的上课学习,就连下课之后的补课时间也都是随着林可帆一起行动。十五岁的简歆长得越发像她的母亲艾丽,那张清纯的脸在一群还未长开的高中女生中间越发显得鹤立鸡群了起来,就连林可帆整日里瞧着简歆这张脸,也会嫉妒不已的掐上两把。

如今的杨初虽然已经是隔壁班的同学,不再是之前嬉笑打骂都在一起的同班了,可这并不能阻挠林可帆每日里拽着简歆去篮球场上给杨初加油打气。

高中的生活简单乏味的很,除了学习成绩会在众人之间被拿来讨论比较之外,就只剩下谁跟谁在一起,谁又是谁的第三者插足之类的小道消息会让他们兴奋无比。

十五岁的孩子懂得了一切大人都懂的事情,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恋爱,他们懂得了如何生孩子,他们晓得了结婚是要户口本的,他们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男女之间开始没有了纯粹的友谊,男生都是为了去追求女生而接近着女生的群体,而女生若是对这个男生真的有了意思,学校教学楼后面的废弃旧楼就成了他们约会经常的所在地点。

简歆也开始被一个男生追求着了,那是杨初的同桌,据说对简歆是一见钟情,最后所有的爱意都化作了笔下的这一封书信,趁着没人的时候塞到了简歆的书桌里面。

有好事者将那个男生的书信给翻找了出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了出来,起哄着要将那个送信的男生给找了出来,最后这件事情被班上的告密者捅到了班主任那里,班主任很严肃的受理了这起事件,将简歆叫到办公室说了好一会儿子话。

林可帆焦躁忧虑的守在办公室口中等着简歆,被出入的科任老师发现后撵回了班级上,什么小道消息都没有听到。

简歆脸色苍白的回到了教室里,林可帆瞧着简歆这个样子,便也知道事情最后大条了,再要问下去,只怕是会在简歆的伤口上撒盐。科任老师自顾自的在上面讲课,四面八方的纸条被前后桌的人扔到了简歆的面前,他们或是关心,或是嘲弄着送来问候,林可帆气不到一处来的将那些纸条都扔给了那些人,可她忘记了现在正是上课时间。

科任老师黑着脸将林可帆望着:“上课时间,你这是在跟什么?将那些纸条给我捡起来,一会儿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话对你说。”

简歆歉疚的想要站起身来为林可帆辩解,林可帆死死地拽住简歆的胳膊,垂着脑袋应了一声,便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假装听课着。

下课铃声刺耳的响了起来,简歆被那声音吓得心脏一哆嗦,忙随着班长站起身来送走了科任老师,林可帆对着简歆苦笑了一下,抱着那些纸条慢慢腾腾的去了办公室。

简歆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想着班主任跟她说的那些伤人的话,门口传来班上大喇叭的声音,说道:“简歆,杨初找你。”

杨初站在门口担忧的将简歆望着,简歆愣了愣,起身随着杨初走到走廊一处拐角安静的地方站住,他说道:“简歆,我听说你的事情了,你没事吧?”

简歆笑了笑,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就是可帆,她可能要替我受罪了。”

杨初愣了愣,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简歆便将课上发生的事情都跟杨初说了出来,杨初蹙着眉头刚想说话,就听见走廊那边有人唤他,不是旁人,正是这起事件的主角之一,孟云。

孟云是杨初的同班同学,两个人又都是篮球的爱好者,虽然说杨初的成绩比孟云好的不是一点两点,可是要走体育特长生的孟云倒是整个班级上对杨初最没有敌意的一个人。

杨初脸色有些难看的将孟云望着,瞧见简歆注意到了孟云,只好不情不愿的介绍道:“孟云,这就是我常说起的简歆,简歆,这是我的朋友,孟云。”

孟云嬉笑着伸出手来跟简歆握了握,说道:“杨初应该这样介绍我,孟云,简歆的追求者,也是刚才众说纷纭的情书制造者。”

简歆有些措手不及的望着孟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好红着一张脸笑着说道:“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十五岁的简歆,开始对爱情有了迤逦的幻想,即便这样的幻想是如此的不贴切实际,即便这样的幻想到最后都如同在阳光下的泡沫一般,全部粉碎,可是她还是难以控制着自己的心跳。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原来我不配】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