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全文阅读

幻想时空 2020-10-21 16:37:38 0 0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4 17:09

字数: 1,002,090

状态: 已完结 30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简介:给便宜儿子输血,被绑定了超级影后系统,可以带着老公儿子穿越时空,挑战极限,完成系统任务。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预览

第一章碧水庄园是沪城最著名的富人区,龙脉之巅,上风上水。

专业建筑杂志上多有庄园的介绍,亦是明星和顶级富豪首先选择的居住环境。

夜凉时分,清幽的月光折射在水池之上,投射在墙壁上的旖旎光线,亦为别墅增添了几分朦胧的柔美。

连接水池的曲径蜿蜒至林深处,湖石嶙峋,曲径通幽处,有一座被月光笼罩、青山掩映,绿水环绕的流水别墅。

路灯照射出极淡的清冷的光线,将连接别墅的青石板路晕染出一种深邃而令人眩晕的黑白暗影,而别墅二楼的落地窗前,淡紫色的垂地纱帘上,有一道颀长而冷峻的模糊人影。

江晚秋心神巨震,尽管平复好的心情,还是因为那道不该出现在她屋里的身影轻颤。

她按捺住心绪,深吸一口气,迈步向别墅走去。

钥匙插入锁孔,颤抖着轻轻转动,明明是极其简单的动作,她却恍若煎熬了一个世纪。

从楼下到楼上,不到数十步阶梯,她却生生走了半个小时。

推开门,满目黑暗。

那道身影像蛰伏在夜中窥视的野兽,江晚秋看着那道身影听到她的动静转过身来,一束光突然打在那人冷峻的侧脸,江晚秋心口突地一跳。

江夜阑,江氏国际的执行总裁,年逾四十,却依旧是丰神俊朗,矜贵冷傲,在沪城乃至华国地区的商业圈呼风唤雨。

他还是她名义上的二叔,如今却穿着浴袍出现在她的卧室。

江晚秋有一瞬间夺门而出的冲动。

可想到他执掌的江氏国际,江晚秋还是按捺住了内心狂涌的暗流,“啪”的按下开关,望着那道转身而来,湛眸清明的男人,扯唇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

“二叔,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江夜阑圈着手臂,深邃的眸光睨着门口的女人身上,将女人那双烟视媚行的眸子里潜藏的惊慌,看的分明。

忽的。

他的眼神落在了女人轻颤的白皙脖颈上,皓白如玉,一块血红色的痕迹格外清晰。

江夜阑湛眸骤然升起一敛寒光,踱步向江晚秋走来,浑身散发着凛人的气势,她浑身寒毛紧竖,肩膀被男人遒劲的手掐住,近乎压抑疯狂的寒光从眸底绽出:“你去了哪里?”

江晚秋肩膀剧痛,脸色骤然苍白,声音都带了颤:“二叔……二叔……你别这样……”

“我别这样?”江夜阑面无表情的脸森寒一片,猛地掐住她的腰,按向他的胸膛,“江晚秋,我的心像卖给了一个魔鬼,你知道那个魔鬼是谁吗?”

江晚秋脸色煞白,想要挣扎,但是男人的手臂像是藤蔓,竟然越缠越紧,“二叔,对不起。”

“对不起?”

男人棱角分明的轮廓弧线划上几丝讥讽,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娇嫩的肌肤上。

上一秒,还是低沉的嗓音。

下一瞬,骤然狂风骤起。

“江晚秋!”

“是谁勾引我,千方百计爬上我的床?”

“是谁在勾引我之后,又不声不响的一走了之?”

“还是你江晚秋觉得我江夜阑不过是你的消遣,你就不怕自掘坟墓。”

男人灼热的呼吸疾风骤雨的卷进她的耳蜗,江晚秋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想要躲开那道温热流过耳蜗,可是男人的手窒息的禁锢着她。

像囚牢,像枷锁。

她声音带着哭腔,恍若雨打芭蕉,凄凄厉厉。

“二叔,你不要这样。”

江夜阑猛地将她甩到一侧的软垫沙发上,“江晚秋,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

江晚秋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弹起来,在男人犀利如野兽般的眼神中掠过一眼,便紧着头皮,迅速的往门外跑去,身体却突然被一阵巨大的力度拽住,猛地撞上背后的胸膛。

“二叔,放过我。”

江夜阑双目微阖,圈住她的腰,似在咬着牙低喃:“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墨绿色的长裙包裹的后背勾勒出女人白皙精致的后背曲线,江夜阑深邃的湛眸微眯,那惹眼的墨绿,就化作碎片,从女人后背剥离开来。

后背上猛地划过一道红痕,接着便是布料撕扯的声音,江晚秋肩膀被冷风拂过,感觉不到冷意,却在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肩膀的敏感肌肤上时,身体颤抖的厉害。

“二叔……”

她声音多了几分祈求,男人却视若无睹,继续攻城略地。

江晚秋恍若置身了一个漫无边际的漩涡,五感失灵,直到胸上传来极具的痛楚,她才清醒过来。

她看到她名义上的二叔正趴在她的胸口,眼神掠过胸前大片碎裂的布料遮挡不住的雪白,江晚秋大脑轰然一震,似乎被这一抹雪白刺的神经剧痛。

江晚秋猛地将男人从身上推了起来。

江夜阑猝不及防,差点一个趔趄,墨色的眸底瞬间眯成锐利的形状,危险的睨着江晚秋烟视媚行的脸。

江晚秋太了解江夜阑了,就从他那微眯的眼角弧度,都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心情,不悦到极致。

江夜阑喘着粗气,闪烁着精致光芒下的钻石皮带下的形状,嚣张的彰显着男人此时的欲求不满。

赶在男人发怒的前兆,江晚秋纤长的手指将肩带划下,露出莹白如玉的皓臂。

江夜阑任由那皓白攀附上自己,他猛地钳住她的手,按在一旁的落地窗上,狠狠的吻上去。

男人已然动情,可是江晚秋的一句话,彻底将他的爱和欲,浇得熄灭。

“二叔,对不起,这就当作我最后一次陪你了吧。你既然想要我的身体,就拿去吧……反正也是破鞋,既然能被二叔看上,也是我江晚秋的福气。但是二叔,我不想再做你的禁脔。”

江晚秋猛地咬在男人的肩膀上,似乎是想要让他也感受到这种剧烈的痛楚。

江夜阑浑身一颤,欲和望悉数尽退,从江晚秋身上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只凋零的落叶,沿着落地窗划坐在地上。

她清透的小脸不施粉黛,嘴里的话却是他自掘坟墓的鸩毒。

他扯唇,嘴里的话冰沁薄凉。

“江晚秋,你以为你能逃出我设计的牢笼?”

“你不能!”

“别以为陆煜城能保的了你,别到时候……自掘坟墓。” 第二章江夜阑狭长的眸弯里渗透的是堪比暗夜的漆黑,他直起身,慵懒得脱下浴袍,换上试衣间里专门为他准备的高级定制西装。

他恍若君王,睨视着落地窗前狼狈的女人,一双暗夜的眸子深得窒息。

“江晚秋,别忘了,早在五年前,你就不是最干净的沪城第一名媛了。”

江晚秋恍若被惊了的幼兽,倏地抬眸,男人不加掩饰的唇边讥诮,将她的所有后盾瓦解的粉碎。

江夜阑的话犹如魔咒,直到他无情的离开,那魔咒还是一遍遍在她的脑海中奏响。

恍若过了半个世纪,江晚秋才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夜凉如水,依稀的月光从落地窗透进来,散落在她苍白如纸的脸庞。

江晚秋忽的抽搐起来,脑中不断的闪过一些画面。

她是在16岁那年遇到江夜阑。

她被江家收养,江父和江母对她不薄,她也成了江家的千金小姐。

江家是沪城的名门望族,江父江夜宸是江家的老大,而江夜阑便是江家的二少爷。

可是,她却无耻的爱上了那个被她唤作二叔的男人。

初识,他便已经是执掌江家半壁江山的执行总裁,20岁刚出头的年纪,便已经能雷厉风行的计划着如何压榨企业的最后一滴血。

他英俊,矜傲,卓然不凡,是她青春年少时最仰慕的夜阑星空。

江晚秋望着墙壁上的欧式挂钟指针停留在凌晨6点的位置,提起久跪而酥麻酸痛的腿,向浴室走去。

身上的墨绿色长裙,只剩下稀疏的碎片耷拉在腹部,胸口的青紫痕迹,密密麻麻。

江晚秋打开淋浴,任由冰凉的水流滑落,麻痹全身的神经。

洗了冷水澡,精神也清醒了。

江晚秋捡起卧室里昨夜被江夜阑砸到地上的手机,翻开那个陌生的号码,拨了过去。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电话里略显迟疑的声音传来,“成……成了。”

一夜未睡,并且神经一直紧绷的江晚秋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异常。

不过听到事情办成了,她便是松了一口气,边从试衣间里取出一件一模一样的墨绿色长裙,漫不经心地道:“好,还剩下的10万,我发到你的支付宝,注意查收。”

电话的声音并未有多惊喜:“好……慢着!”

江晚秋正准备挂上电话的动作一顿,清澈的水眸望着穿衣镜中的曼妙身影,缓缓套上黑色蕾丝的Bra,“怎么了?”

“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江晚秋轻笑出声,“这不是你该考虑的。”

“我爱上这个男人了,我不想要你的钱,不愿意离开他。”

江晚秋动作一顿,转而细致的描眉,在烟视媚行的眼眉简单的勾勒了几笔,唇角弯出的浅弧典雅而清丽,语调却轻描淡写。

“做了一夜就爱上了?”

“是的。”

江晚秋心头莫不可查的一颤,回忆起那双幽魅的瞳仁,胸口蓦地堵住了一口气,将手上的运动款式的内裤放下,重新从试衣间里拿出一件暗紫色蕾丝的丁字裤。

她嗤笑,语气骤然冷凝:“看来张爱玲那句‘征服一个女人,就要通过她的阴道’还真是至理名言!”

“这个男人身材好到爆,做的我欲罢不能。实话告诉我,我根本不是处\/女,那张膜也是在医院做的,就是为了骗你的10万元。”

“你!”江晚秋没想到竟然被人摆了一道,但是一想到只要陆煜城睡了一个女人,而她江晚秋便是那个他以为的女人,就算事成。

她咽了一口气,“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要100万。”

“什么?”

“你给我100万,我便离开,也不会告诉那个男人真相。你想想,要是鼎鼎大名的陆三爷,知道自己睡了一个妓-女,还是你江晚秋小姐的手笔,恐怕到时候不仅你的目的达不到,还会让你的名声万劫不复。”

江晚秋怒极反笑,终于知道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一咬牙:“我手里没有100万。”

顾真心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啐道:“住在碧水庄园价值3亿别墅里的江大明星,竟然没有100万,你当我顾真心是傻子啊!”

江晚秋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句:“只要我确认事成,100万一分不少你的。”便挂了电话。

她不是拿不出100万,而是气愤这女人竟然像是水蛭一样,有种不容摆脱的感觉。

接连几天,江晚秋一直等着陆煜城的电话,却迟迟没有回音。

按理说,陆煜城作为沪城最矜贵的男人,睡了一个女人,不会那么……无动于衷吧?

江晚秋百思不得其解,却还是将矜持坚持到底。

她的假期已经快完了,赶在最后一天,江晚秋刚准备去找陆煜城,就接到经纪人文文的电话。

“晚秋,《山河》有一个“陆晨”角色合适你,我和导演唐森认识,他很有才华,拍摄的都是高级文艺片,很适合影视奖项类评比,你准备一下,今天就来试镜。”

江晚秋绞尽脑汁,也没看过:“《山河》……”

文文激动的嗓音立即穿透耳膜,江晚秋拿开了些手机,听电话里的人扯着嗓音吼道:“这部小说曾经在红尘中文网红极一时,点击量高达百万,作品积分至今排名红尘中文网现言榜第一,你现在先将小说好好看看……20万字左右,篇幅不长,你的速度,应该不到2个小时都能看完了。”

“现在是上午11点,我下午1点左右准时来接你。”

江晚秋没有红尘中文网的软件,她先下载了一个app,才从搜索里找到了那本书。

——愿桥都坚固,愿隧道都光明,愿夜阑有星辰。

全书的简介只有这一句。

不知道是否是某个字眼触动了心弦,江晚秋克制不住地开始阅读。

读完,江晚秋心潮久久不能平静。

“叮叮……”

门铃响起,江晚秋去开门,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的文文站在门口,惊喜的眼神微顿,抬眸便一脸惊愕地看着她满脸的泪水。

“你没事吧?” 第三章江晚秋失笑的抹了把脸,“太感动了。”

文文直接将脸上的忧色褪去,翻了个白眼,“你就是没遇到几个渣男,看个小说都能哭,泪点太低了。”

换上拖鞋,走进屋内,不由得啧啧赞叹几句:“看来江夜阑真是将你当成金丝雀养了。”

楼顶施华洛世奇至尊奢华水晶吊灯折射出铂金色的流光,绚烂至极。

墙壁上挂着价值千万的世界级名画,精致的玻璃框中还陈列着来自戴安娜王妃的上亿古董珠宝帝王绿项链。

江晚秋脸色沉沉,一言不发的坐到沙发上,清透的小脸如那陈列的帝王绿,看不清楚情绪,却能感受到那丝丝缕缕从帝王绿中渗透而出的清寒和矜贵。

“金丝雀和禁-脔是有区别的。”她唇角流出几分苦笑。

文文欲说出口的话,顿时停留在嘴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江晚秋:“你就不能振作点,彻底离开那个老男人。”

江晚秋心头苦涩一颤:“文文,你不明白那种一天一点死去,爱像自掘坟墓的感觉。”

文文盯着江晚秋苍白的脸,一时涌出难以言喻的情绪,“好了,试镜快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打车到了试镜的星光大厦楼下,江晚秋下了出租车,文文将她一把拉到一旁的花台后,“晚秋,我忘了告诉你。”

江晚秋见文文脸色意味不明,失笑道:“怎么了啊?神神秘秘的。”

文文咽了一口唾沫,才为难道:“我才得到消息,这次女主角的人选是江汀雪。”

江晚秋嘴角迅速的下搭,就感觉到文文抓在她手臂上的手指紧了紧,她顺着文文的视线看去,一辆黑色的幻影劳斯莱斯如流线划过,停留在星光大厦的楼下。

训读有素的黑衣保镖从驾驶座下车,恭敬地拉开车门,一位贵妇从车内走了下来。

贵妇下来,保镖还未关门,接着,便是一个20岁出头的女子现出身来。

她迈出纤细莹白的长腿,脚上的GiuseppeZanotti最新款,巧妙的利用仿宝石将龙图腾转化成野性的性感,和《欲望都市》的女主角一样引领时尚。

因为常年学习舞蹈,锻炼出天鹅一般修长的脖子,纤细的身段,将女性的柔和美完全体现出来。

精致的轮廓,五官小巧,索吻的唇形厚薄适中,是男人最爱的模样。

女子娇俏的挽着贵妇的手,走进星光大厦。

文文看着两人消失在眼底的背影,气呼呼道:“林阿姨竟然亲自陪着江汀雪来了,看来这女主的角色,非她莫属了。”

江晚秋面上没有什么情绪,声音极淡:“走吧。”

文文不甘心道:“林阿姨同时领养了你和江汀雪,她却是是沪城第一名媛。五年前,你替她担了那狼藉的名声,如今你还是被遗忘在角落里,她江汀雪依然光鲜亮丽,你就不会不甘心吗?”

江晚秋唇角露出一丝苦笑:“走吧,这个角色我一定要拿下。”

试镜大厅内有几十个人,江晚秋和众人一起坐在大厅等候。

这次试镜的角色是男主角的青梅竹马林晨。

《山河》这个剧本比较特殊,讲的是一段关于北京电影学院的新生独自前往北京报道的过程中,在火车上被拐卖团伙陷害,拐卖到大山,给一个哑巴的少年大山做媳妇的故事。

江河厌恶黑土的农村少年,却为了让大山放走她,答应了大山给他生孩子的条件。

江河生了孩子,回到了城市,重新开始她的演员梦,也忘记了大山。

可是大山是真的爱她,却为了江河的前途,不去打扰她。

直到孩子生了重病,需要大量的手术费,大山才千里跋涉前去寻找江河。

江河怕大山毁了她的星途,便让黑社会的人撵走了大山。

大山被黑社会的人殴打,抱着孩子回到大山中,却在大雪的归途中,踩滑,意外坠落悬崖。

十年后,江河染上了艾滋病,被男友抛弃,星途也被毁,最后只能回到那个她厌恶的山村。

她前往她和大山的家,只看到长满蜘蛛网的茅草屋,屋外大山为她种满了漫山遍野的玫瑰,终于开了花。

女主角进了茅草屋,看到了一封信。

信是七岁的大山写的。

原来大山也是被拐卖的儿童。

他原来不是哑巴,是被拐卖来的人割了舌头。

而大山是将唯一的逃跑的机会给了江河。

在江河逃走以后,大山的养父再次对大山施暴,打断了他的腿,也伤到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不到十七岁的大山就带着孩子,离开了那个家,逃到了山中,修建了一座茅草屋。

茅草屋外,种满了红色的玫瑰,像是情人的誓言。

江河得知了一切,到处打听大山的消息,最后在某个悬崖找到了两具枯骨。

她将大山和孩子的尸骨埋到玫瑰花下,墓碑上写了夫春山,妻江河,儿春斯年之墓。

斯年之后,与君长眠。

而江晚秋今天要试镜的林晨,从小在山中长大,是村长的女儿。

从大山被拐卖到山中,便开始对这个少年十分好奇,在大山的养父殴打大山时,林晨往往就会偷偷给大山送药。

林晨是那种没有沾染过俗世的尘埃纷扰的山中精灵,干净的像是投射在晨雾中的第一抹朝霞,最好诠释,也最难诠释。

“你试镜的哪个角色啊?”

一道清澈的声音打断了江晚秋的凝思,她转过头,看到一个梳着龙须刘海,精致的公主头的女孩,正眨着萌萌的大眼睛,望着她。

“林晨。”江晚秋声音清清淡淡的回应。

“哇,我们是同一个角色耶。”女孩惊喜道。

江晚秋笑了笑:“好巧。”

“是啊。”女孩嘟嘟嘴,又嘀咕道:“本来我想要试镜女主角的,可是我听说这次的女主角已经定下了。”

女孩懊恼的自顾自道:“江汀雪你知道吗?”

江晚秋顿了下,摇了摇头。

“是江家的千金小姐江汀雪耶。”女孩激动道:“那你知道江家吗?”

江晚秋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暖意,却还是顷刻间泯灭,淡淡摇头。

“沪城有四大财团家族,也有总统都让三分的江家。江家的老太爷,可是前任总统,现在的江家两位当家人,一个是享誉政坛的国家总理,一个是叱咤商界的巨子。”

女孩清澈的水眸里绽放出艳羡的眸光,“江汀雪可是沪城第一名媛,父亲是国家总理大人,叔叔是F国的首富,只是想不到顶级名媛,也投身娱乐圈了。第一部戏就是金马奖最佳导演的女主角儿,真是普通人都羡慕不过来……”

江晚秋垂着眸,白皙的唇角浮上清浅的涟漪,想到自己五年的龙套却还是混迹十八线,淡笑不语:“……”

女孩伸出手:“我叫风染白,你呢?”

江晚秋抿了抿唇:“江晚秋。”

“江汀雪出来了。”

“第一名媛江汀雪出来了。”

突然,响起一阵骚动,试镜的门打开,一堆人涌了上去。

大都是举着话筒的记者,甚至很多当红的直播和视频。

“江小姐,请问你对于江河这个角色的塑造有信心吗?”

镜头下的江汀雪永远是雍容且自信:“这个当然有,没有我就不会拍戏了。”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突然闯了进来,“听说江河这个角色是被拐卖的戏,当初江小姐的姐姐江大小姐亲身遭遇过拐卖,甚至被数人强暴,江小姐如今拍摄这样一部戏,不怕揭开江大小姐的伤疤吗?”

江汀雪脸色一白,身边的江母林惠芬立即姿态优雅上来解释。

“不好意思,我的女儿只有汀雪一个,你们口中的江大小姐,其实是我们家司机的女儿,只是因为和汀雪年纪相近,才让两个孩子取了相似的名字。”

江晚秋心口一紧,倏地密密麻麻的疼,脸上抑制不住的泪意快要涌出来。

她看着贵妇急切的撇开关系,恍若另一个女儿是一只长在脸上的毒瘤,已经将她江总理夫人的面子全部毁掉了。

江母满目惋惜和怜悯,像是可怜众生的圣母:“对汀兰的遭遇我和江总理都很痛心,我们也尽了力给他们一家补偿。不过今天是我的亲生女儿汀雪的试镜,我想要她在梦想的道路上顺顺利利,这就是我做母亲唯一的心意了。”

“是啊,那只是传闻,或许江汀兰并不是真正的江家大小姐,江家承认过的千金小姐,只有江汀雪一个。”

“江汀兰只是江家司机的女儿,她被拐卖也不是江家的错,江夫人还给了人家补偿,江夫人真是心善。”

“江汀雪是江汀雪,江汀兰一个司机的女儿怎么能和真正的名媛相比,我们别降低了汀雪小姐的身份。”

记者们七嘴八舌,甚至还有人说是江汀兰咎由自取,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才陷入了犯罪团伙的拐卖。

江晚秋垂着头,隐忍的握紧拳头,胸口的滞闷还是源源不断的涌入,直到她抬眸,两人脸上得体的笑容,才让她觉得脸上有一只刀子狠狠的刮过。

江母慈爱的环着江汀雪离开,在快要走来时,江晚秋猛地低下头,任由那只龙图腾的高跟从脚趾上踩过。 第四章“15号,江晚秋。”助理在门口喊道。

江晚秋陷入沉思,一时没听到,被风染白推了下,提醒道。

“到你了。”

江晚秋回过神,走进试镜室。

陆氏集团的高层这几日都是胆战心惊,噤若寒蝉。

不知道总裁是遇到了什么事,那张英俊到极致的脸本来就是冷峻如斯,这几日,更加黑沉如水,一幅煞神的黑面修罗模样。

特助林西提心吊胆的站在陆煜城身后,见总裁突然停下,寻着视线,落在了正在进试镜室的女人身上。

林西纳闷了下:总裁这是开窍了?

他正在偷眼打量,就看到女人关上门。

陆煜城湛眸微敛,目光落在试镜室的方向。

林西极有眼色的在陆煜城身边道:“总裁,今日是唐导的《山河》选角,估计刚才那个女子是试镜的选手。”

陆煜城眸光一幽,薄唇抿成锐利的形状,在林西的耳边吩咐了几句。

江晚秋进去,发现试镜的导师共有3位,其中坐在中间的男导师是著名导演唐森,文文之前就给她看过照片。

唐森左边的顾清铖,是《山河》的制片人,右边的林蔓,是《山河》的作者,在本剧担任编剧。

唐森翻看了下名单,抬眸,目光落在江晚秋身上,面无表情道:“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

江晚秋鞠躬,弯起身:“各位导师你们好,我是江晚秋,我这次试镜的角色是林晨。”

唐森正欲说什么,身后突然一个助理过来,凑近耳语。

唐森眉头一挑,落在江晚秋身上的目光突然深了。

江晚秋疑惑地抬眸,就看到后面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量颀长,英俊挺拔,面容线条硬朗,深邃的瞳仁里绽放出的迷魅幻彩,熟悉的撞入眼里。

江晚秋深吸一口气,胸口不稳的起伏了两下。

星光大厦……陆煜城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星光娱乐也是陆氏旗下的企业?

她见陆煜城进来,三位导师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江晚秋显然是没想到会和陆煜城在这种状况下遇见。

她等着陆煜城,是想要让他自投罗网,可是这般情形,她倒是像是弱势的一方。

“陆总。”

唐森起身准备给陆煜城让位,陆煜城淡淡的摆了下手,直接走到江晚秋的跟前。

江晚秋浑身一震,在男人走近时,心口的呼吸都紧了几分。

她张唇,欲开口,扯唇刚露出一丝笑来,就看到男人线条明朗的唇角明显的讥诮。

陆煜城偏过头,看向导师台,“唐导,不知道这位小姐试镜的是哪个角色?”

“女三号林晨。”唐森意味深长的看了江晚秋一眼,不卑不亢道。

陆煜城手朝林西一伸,林西立即从编剧林蔓那里拿来了剧本。

他接过剧本,神色不变的扫过一眼,简单的合上,不阴不阳的看向江晚秋。

“江小姐。”

江晚秋现在是完全不知道陆煜城卖的是什么关子,只能扯唇淡笑,不落痕迹:“陆总。”

陆煜城挑眉,轻描淡写道:“江小姐,第54场戏,陆某可否有幸领略下江小姐的演技。”

江晚秋心头突地一跳,接过陆煜城手中的剧本,却不小心触碰到男人的手指。

不知是她心里有鬼,还是什么,江晚秋只觉得那一片皮肤都被灼烫的厉害,猛地收回了手。

江晚秋到角落去背台词。

陆煜城眼神落在女人染上红晕的脸颊,眸色幽深,舌尖下意识的顶了下后槽牙。

可是,一想到那日的情形,陆煜城就抿直唇线,神情紧绷的恍若冰窟。

江晚秋如芒在背,背好台词,回头,猝不及防的撞入那人的眼神,心神一震。

迷魅深邃的瞳仁,恍若蛰伏在暗夜的野兽,而江晚秋有种心悸的预感,她就是那只待宰的羔羊。

江晚秋抿了下唇,走向陆煜城,朝他鞠了一躬。

“陆总。”

又朝导师台鞠了一躬。

唐森悠然的目光暗地在陆煜城和江晚秋身上打量,淡淡的点头。

“开始吧。”

江晚秋简直恨死了陆煜城。

她突然有种陆煜城已经知道了她骗了他的事情。

否则,他怎会在这个时候让她试戏,还是林晨唯一勾引睡梦中的大山的戏。

江晚秋咬着唇,在心底暗懊恼了陆煜城一下。

“给陆总搬个凳子。”唐森朝助理挥手道。

陆煜城淡淡道:“不用。我来陪江小姐对戏。”

林西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总裁刷新了他的三观。

强迫人家小姑娘和他演激情戏。

这还是他们那个清心寡念的禁欲系总裁大大吗?

江晚秋黑白分明的眸子有片刻的怔然,随即反应过来。

林晨和大山的这一场对手戏,是林晨趁着大山睡着,对其上下起手的桥段。

江晚秋迅速进入状态,迈着轻盈的步伐悄悄的走向陆煜城,清澈的小脸上,露出少女的天真精灵,和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那种情窦初开的喜悦。

江晚秋望着陆煜城面无表情的脸,心口呼吸一滞,伸手探到男人的脖子上。

她柔软的手指天真的戳着陆煜城的脸,陷入表演的江晚秋,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气氛变了。

尤其是林西一脸吃了屎一样的表情,瞪着两人。

天知道有厌女症的总裁大人竟然任由江小姐摸了他。

陆煜城盯着女人的脸,这张和记忆中那一夜的女人完全重合的脸,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

陆煜城演的是个睡梦中的人,可是,这斯眼睛睁得铜铃大,还灼热的盯着她。

江晚秋暗自翻了个白眼,落在男人眼底,却是连眼神都黯了几分。

陆煜城暗自咬牙,甚至想要爆句粗口。

为毛他竟然觉得这女人连翻白眼也觉得可爱?

江晚秋丝毫不知道陆煜城心底的小九九,一直都完美的陷入表演。

“睡了?”

她天真的嘟起嘴,水润的唇角,让陆煜城不仅口干舌燥,还食指大动。

“这么快都睡了?”

江晚秋突然惊喜的眨着眼睛,手指戳戳男人穿着衬衫的胸口。

“嘟嘟”两下,她甚至都能感受到男人胸口的起伏。

“嘻嘻。”

江晚秋猛地抱住男人的腰,嘴里游刃有余的念着台词。

“这小身板,怎么经得起我的摧残?”

陆煜城嘴角抽搐,却在下一秒,脸色剧变。

江晚秋侧身,被陆煜城挡住,导师台上的评委只看到她趴在陆煜城怀里,却是没有人能看到江晚秋的手在干嘛。

江晚秋泄愤地将手探进男人的西装外套内,趁其不注意,轻微的“咔吧”一声。

这声音其实不大不小,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并未看到,也猜测不到。

陆煜城脸色一黑,就看到小女人得逞的转身离开。

江晚秋朝着导师台鞠躬,而身后的陆煜城瞪了她一眼,沉着脸,一声不发的转身走去试镜室的后台。

其实,江晚秋的这一段戏根本没有考验出她的演技。

而面对陆煜城突如其来的视察,几位导师都对江晚秋采取待定。

江晚秋出了试镜室,才松了一口气。

风染白看到江晚秋出来,立即惊喜的上前询问。

“怎么样?”

江晚秋语气不咸不淡地努嘴:“待定。”

“走吧。”

风染白挽着江晚秋的手,就要往外面走。

江晚秋愣了愣,看着风染白道:“你不去试镜吗?”

风染白压低声音道:“刚才我看到陆煜城进去了。”

江晚秋心底突地一跳,她现在是听到这个名字,就会心头发颤。

“你认识?”

风染白苦恼的皱眉:“嘘,别告诉别人,他是我堂兄。”

她凑近江晚秋的耳边道:“要是他知道我在试镜,肯定会告诉我父母,到时候我又得被虐的很惨。”

“好吧。”

江晚秋咽了口唾沫,想到陆煜城那张邪魅幽邃的脸,一时竟然有些心口窒息,就像男人的呼吸熨帖在她的脸上,那般窒息。

两人走出星光大厦。

“我们去吃饭吧。”

风染白提议道。

江晚秋拿出手机,“我先打个电话。”

“文文,我试镜结束了。”

“情况怎么样?”

“待定。”

“放心吧,一定能过的,你只需要再捉摸捉摸角色就好。”

“好的。”

江晚秋挂上电话,脸上的凝重却并未消散。

事情没有文文想的那么简单。

陆煜城不可能只是简单的要和她对戏。

她现在十分怀疑陆煜城在几位导师面前,让她演激情戏,其实是想要羞辱她。

刚才她也是给男人的一个警告。

下次,就不是松皮带那么简单了。

江晚秋眼神一眯。

“谁啊?”风染白凑到江晚秋跟前。

江晚秋笑了笑:“经纪人。”

风染白热情的搂着江晚秋,两人顺着街道走着。

风染白问道:“你喜欢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

江晚秋随意道:“中餐吧。”

风染白又问:“川菜,还是粤菜,还是湘菜?”

江晚秋顿了下,“川菜吧。”

风染白脸上一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两人驱车来到锦绣唐朝,正准备进去,风染白就接到了风夫人的电话。

风染白委屈的看了江晚秋一眼,不耐的回道:“妈,干嘛呢?”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预览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小说全文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