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兵狂少小说现在可以在哪里免费看全集的?

狗带 都市情感 2019-08-27 20:32:54 0 0

经典异能提供《极兵狂少》正版免费授权小说,极兵狂少小说是一本都市情感小说,极兵狂少主要讲述了世界各大恐怖组织齐聚华夏,因国家最高司的“诓骗”,名震世界的兵王回到都市。在这个华丽而肮脏、正义与罪恶失衡、权利与财富编织的巨大怪网内,他与国际组织的周旋越发激烈,可真正的敌人蛰伏暗处隐而不发。令他郁闷的确是那些千姿百态却百般难缠的聪明女人,百花丛中过,谁能不沾身?

极兵狂少小说试读:

“陈董,您怎么在这里。”王诚信惊讶的说道。

“怎么?我不能在这里吗?”陈江河反问道,刚刚在楼下,前台忽地说999的门卡忘记加磁条了,他便急冲冲的上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这倒不是。”王诚信说道,然后向季宁介绍陈江河,“季少,这是夏创的陈董,这是陈董的女儿。”

陈江河的名字季宁自然听过,只是他的目光集中在陈未雪身上不能自拔。

“陈董,这位是普东省季元书记的儿子。”王诚信着重介绍道。

齐天心中冷笑,怪不得这么横,原来有个好爹啊。

陈江河根本不吃这套,别说是季宁,今天就是季元在这,也不能惹毛了齐天,否则夏创的一堆破事怎么解决。

陈江河说,“王行长,齐老弟是我们夏创集团的贵宾。请你向齐老弟道歉。”

王诚信有些喷血,这都是什么事啊?这么个破衣烂衫的小子竟然是夏创的贵宾。毕竟是个行长,要面子,他再次说道,“陈董,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

季宁冷哼一声,“陈董,我看不必了吧!”夏创是普东本地的巨头,每年的税值达到十几个亿,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陈未雪,果真是人如其名。

陈未雪也感到季宁的目光,比起齐天还流氓,她瞪了季宁一眼。

“怎么就不必了?您是王行长的客人,齐天是我的客人,王行长需要待客之道,我就不需要吗?如果是这样,我可得和季书记沟通沟通了,看看季老弟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想法。”陈江河说道。

齐天一看,还是个倔老头,但怎么说季宁的父亲也是省委shu记,弄僵了多不好。于是他笑呵呵的说道,“没事,老陈,就是场误会。”

齐天的态度,解决了尴尬的局面。当然了,每个人心里想的都不一样,陈江河是欣赏齐天的大度,季宁与王诚信则是以为齐天怂了。

齐天笑着说道,“这位是王诚信,王行长?”

王诚信高傲的点点头。

“这位是季书记公子?”

王诚信再次点点头,季宁则是看都不看齐天一眼。

“这么一捋就清楚了,贤侄啊,我和老陈称兄道弟,老陈又长你一辈,我这么叫你,可不要见外。”齐天走到季宁身边,拍拍肩膀。一脸长辈模样的说道。

季宁一愣,这人这么不知好歹吗?还跟父亲称兄道弟。他皱着眉毛,刚要说什么。

齐天再次开口,看着王诚信,“我就叫你,老王吧!”

王诚信脸一黑,怎么听怎么不对劲,有这么叫人的吗?

齐天自顾自的说道,“还得好好捋捋,你看啊,老陈和老季认识,你呢,又是老季吧的儿子,对!你是老季吧的儿子,你就是小季,小季吧,他也不是有心的,老王吧呢,也不是有心的。纯粹是个误会,是误会。”

齐天这么一分析,在场的人都懵了,这是明着把王诚信和季宁骂了一遍啊,陈未雪没憋住,嗤地笑了出来。嘟囔道,“流氓。”

陈江河也憋的很辛苦啊。

“你!”季宁指着齐天说道。

“怎么贤侄?我哪分析的不对?”齐天装出诚恳的样子说道。

季宁狠狠剜了一眼齐天,转头走进电梯,饭也不吃了,王诚信扭过屁股追了上去,他可恨死齐天了。

他俩一进电梯,陈江河终于是没忍住,笑出来了,陈江河一笑,江辰也笑了,差点憋出内伤。

齐天做出不懂的样子说,“笑什么,没问题啊。”

席间,齐天早就把不愉快的事忘记了,兴高采烈的和美食较起了真。他的面前已经叠了许多盘子,说起来,到这里吃饭的人,都是细嚼慢咽,慢慢品尝,而且也没人真的会在这种场合吃饱,大多都是进行利息交换。

陈未雪已经放下了餐具,她的食量不大,而且,对着齐天实在是吃不进去,她已经厌恶齐天到一个极致了。从没见过齐天这样恶心的人。

“再来一份。”齐天咽下最后一口菜对服务生说道。

“老弟,真是好胃口啊!”陈江河讪笑说,齐天吃的那些都够他吃一天的了。他倒是不介意,举起酒杯向齐天示意。

“还行吧,不是我吹,就这些,刚添个底。”齐天拍着胸脯说。

陈江河的表情有些凝固,这要是顿顿这么吃,也是不小的花销啊。

此时,走进来一个柔情四溅的女人,人还没到,娇艳的笑声先传了进来。

这是齐天第一次见到孔芳华,一个浑身上下充满诱惑的女人。她穿着妖艳的裙子,叼着烟,笑的花枝乱颤,仿佛浑身都在抖,缓缓吐一口烟,烟雾反而为她凭空添了不少诱惑。

她听闻了季宁的事,对齐天生起了好奇,她倒是想看看,是谁让季宁吃了苦头。

她缓缓走到陈未雪身边,翘着腿坐下,沁了血一般的嘴唇缓缓吐出一口烟雾,用眼角瞥着齐天,说道,“陈叔叔好。”

“恩!”陈江河点头示意。他不在意孔芳华的无礼,这个人从来如此。

“妹妹什么时候回来的?”孔芳华说。

齐天的目光没从她身上移开过,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充满了妩媚,诱到齐天的骨子里,有那么一刻齐天恍惚的以为孔芳华是旧上海的名媛。

孔芳华看向齐天,说道,“小哥好。”

“好,好!”齐天睁大眼睛说道,他的眼睛已经陷进孔芳华的酥胸里,无法自拔。

“你可比陈未雪漂亮多了。”齐天忽地说道,笑眯眯,他不怕别人听到,这是事实。

显然陈未雪也知道,她没有不满。

烟头闪烁中,孔芳华碾灭香烟,探起身子笑着说道,“你这么说,当心未雪妹妹生气。”

齐天瞄着孔芳华的乳沟,忽然觉得自己醉了,醉在孔芳华的艳丽柔情中。这一餐,就这样结束了,孔芳华的出现为平淡无奇的餐桌平添了许多靓丽。

相比孔芳华,陈未雪甚至算不上女人。

齐天也从江辰的口中得知孔芳华的身份,她是这间万世酒店的老板娘,老板的位置空缺,谁娶了这个活妖精,谁就是万世的老板。至今,惦记孔芳华的不少,生起娶她的想法的男人一个都没有。

聪明男人都知道,这样充满诱惑的女人是会噎死人的。

孔芳华送几个人到停车场,靠近齐天,以着极其暧昧亲近的动作,凑到齐天耳边说道,“季宁可是个小人。”

返程的时候,交通已经通畅,这片富人区甚至人烟稀少,大家都还在作乐呢。

临走时孔芳华这句话,一直环绕在齐天的耳边。

即将拐弯时,忽地,齐天睁大眼睛,他望着前方被楼梯掩住的道路,想通了这句话的意思。

“停车!”齐天冷冷的说道,在车里非常清晰。

司机急忙踩住刹车。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车停住了。

“谁让你停的!”陈未雪训斥司机,紧急停车让她整个人晃了一个趔趄。

司机一脸无奈的看着齐天,齐天那嗓子,他就跟条件反射似的。

“下车!”齐天说着,率先一步下车。

“你什么意思?”陈未雪也下了车,质问齐天。

陈江河则安静的下车,等待齐天的回答。

齐天拍着头思考,最后说道,“你们,去后面那辆车。”

“凭什么?”陈未雪怒道,“我不去。”

那是一辆保镖乘的车。

陈江河已经懂了齐天的意思,但他还是不相信会有人光天化日动手。

“必须去!”齐天严肃的看着陈未雪说道,“你必须坐到那辆车上。”

陈未雪看着齐天严肃的神情,忽地想到了下午在公司炸弹爆炸的瞬间,她妥协了。

齐天指挥着,“保镖坐到前面的车,你们坐到后面的,让司机慢点开,距我们这辆车保持五十米,就五十米,不能超过,也不能落后。马上换。迟了会引起怀疑。”

很快,就按照齐天的布置做好了,两辆车有序的继续行驶。

到路口转弯时,右侧道口两辆停着的车跟了上来。

齐天从后视镜注意到这些,他拿起对讲机说道,“提速20。”

“他是什么意思?”陈未雪说道,她真的受够了,竟然让自己坐到保镖的车上,态度还那么强横。

“雪儿,不要心浮气躁。”陈江河劝道,他真的庆幸请来齐天,此刻他毫不担心。“齐天这么做,有他的道理。”

齐天留意后面跟着的两辆车提速跟上,他的脑袋里又钻进了孔芳华的身影,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后面的车,超过我。”齐天再次拿起对讲机说道。

“你到底干什么?马上停车,我受够了!”陈未雪拿起对讲机吼道。

陈江河皱起眉毛刚要阻止,就听到对讲机里传来齐天冰冷的声音,“闭嘴,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想活着就学会闭嘴!马上,超过我。”

司机似乎在等待陈未雪或者陈江河的命令。

陈未雪一怔,气的瞪大眼睛,刚要反击,陈江河按住她的手,对司机说,“听齐天的。”

马上,两辆车的顺序已经换好了。

齐天对着对讲机说道,“现在你们离开,开回家,不要停留。”然后他对司机说,“停下!”

司机反应很快,马上甩了一个漂亮的漂移,整个车转了360度,车头冲着身后跟上来的车。

几道摩擦声响彻夜空。

后面跟上来的两辆车分别一左一右停在两侧。

车上钻出八九个大汉,拿着搞把和砍刀,气焰嚣张的围过来。

这一幕都被陈未雪看到了,陈江河并没让司机一路开走,反而让司机将车停到路边,他想让陈未雪亲眼目睹。

陈江河看着副驾驶的陈未雪心中暗叹,该换一种方法成长了。

这么多年,不是没有危险事故发生,只是陈江河保护的太周到,也没人告诉陈未雪。

陈未雪拿出手机,陈江河阻拦她,“不要报警。”

“爸,他有危险。”陈未雪焦急的说道。

“看着就行。”陈江河摇摇头说道,今天只是开始,不是结束,陈未雪以后面对的远远多于这些,必须让她对齐天建立信任,这样在关键时刻才能无条件信任齐天。

陈未雪默不作声的盯着前方,如果没有齐天,那现在被包围的。想到这,陈未雪不寒而栗,她第一次感到危险,阴着脸陷入沉思。

齐天自然留意到街角的车,也同时会意了陈江河的想法,他吩咐几个保镖赶过去保护。

这些保镖本来是不服气齐天指手画脚的,但是刚刚的一幕看来,齐天确实有比他们更好的判断力。

如此一来,陈氏父女的位置也算暴露了。

“小子。你是傻吗?”为首的秃头男人,满脸不屑的说道。他盯着街口的车,猜测陈江河与陈未雪就坐在上面,绑架陈氏父女是海哥今年最大的单子,他虽然不知道谁这么大胆子出单陈氏父女,但做好了,海哥在帮里的地位一定变高,到时候水涨船高,自己混个堂主做做,轻而易举。

“铮哥,这小子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超人!”

九个男人的哄笑声不止,齐天一个人赤手空拳,谁怕他?

“你最好让开,一个人能挡住我们九个人?”铮哥嚣张的说,他用砍刀刮刮秃头。

瘦的像候似的齐天,他一拳就能撂倒。

齐天撸撸头发,勾起手,挑衅道,“你过来!”

“艹,看见没!”铮哥对身边人嘲讽道,然后横刀阔斧的走向齐天。

“铮哥砍死他。”

“干死他,让他装。”

铮哥的小弟们助威。

刚走近一些,铮哥猛地扬起砍刀落下来。

齐天轻松握住铮哥拿刀的手臂,在铮哥的震惊中,他逐渐用力。

铮哥痛的呲牙咧嘴,他只觉得握住自己手臂的是一把钳子。

乓!

刀摔到地上。

齐天拽住铮哥的手臂,一脚踹向肚子。

铮哥立刻瘫在地上,抑不住的惨叫一声,另一只手捂着肚子,面目狰狞的哀嚎着。

“这就是你们的榜样。”齐天对着剩下的八个大汉说。

“铮哥!”有个人慌忙的喊,他跨出一步,想冲上来。

可刚一动,齐天一脚踢到铮哥的膝盖骨上。

他们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铮哥又是惨叫一声,捂着断肢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

所有人马上停下,恶狠狠的盯着齐天。

齐天将手机递给铮哥,冷冷的说道,“拨给你后面的人!”

“放开我,否则你得死!”铮哥嘴硬的说道,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齐天,他想要咬死齐天。

齐天拖住他的下巴扬起脸,“打不打?”

铮哥挥起左手打向齐天,齐天轻松挡住,拿起刀架在铮哥的耳朵上,再一次说道,“打给他?”

铮哥咬牙,往前一顶,半块耳朵被刀齐刷刷的割下,血崩一般,他的惨叫声中,高喊,“上,剁了他,上!”

他想身后的兄弟冲上来,乱刀砍死齐天,也就报了仇。

齐天嘲讽,他一脚将铮哥踹开,此时的铮哥撞到车上已经只剩下半口气。

八个壮汉挥舞着家伙呐喊着冲上来。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极兵狂少】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