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可以免费看超绝狂兵小说_超绝狂兵小说推荐_超绝狂兵在线免费阅读

恋梦红尘 都市情感 2019-08-27 19:11:43 0 0

经典异能提供《超绝狂兵》正版免费授权小说,超绝狂兵小说是一本都市情感小说,超绝狂兵主要讲述了退役特种兵萧扬回到家乡,靠着超卓的身手和机智的头脑横行都市,且看萧扬如何纵意花丛,谱写完美人生。

超绝狂兵小说试读:

“嗯……还是我请你吧,就当谢谢你帮我赶走那几个混子。”林音愣了下,她没想到这个时候萧扬还有心情说吃的,反应过来后立刻推辞道。

“呵呵,也好,也好。”萧扬毫不客气地答应下来。

声音未落,咣的一声,问话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首先走进来的是秦婉儿,紧跟在她身后走进来个一脸阴鹜的男子,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和笔记本。

那男子将资料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目光严厉的扫了圈,然后将笔记本放在桌子上,拉开椅子下坐下,目光偷偷瞄了几眼秦婉儿,然后启动了笔记本准备审讯记录。

而秦婉儿则一直眨也不眨地盯着萧扬。

萧扬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不但不紧张,反而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扭头朝林音看了眼,却见林音小手紧攥,目光很是倔强地看着前面。

“不错,为这样的女人进趟局子,值!”萧扬看着林音,由衷地称赞了句。

他很清楚秦婉儿和那男警察在用心理战,一上来该摔的摔,该盯的盯,把气势做足了,一旦发现对方有心虚的表现,他们立即就会乘胜追击,突然发问,打个措手不及。

萧扬知道这些伎俩,但林音可是第一面对,而且还是名女子,能做到这个份上,比起那些五大三粗的老爷们都要强。

满意地点了点头,萧扬摇了摇脖子,道:“秦警官,做个笔录,不用拿审犯人那套出来吧!”

“老实呆着,没问你,说什么话!”那男警蹭地站起来拍桌子吼道。

秦婉儿见心理战没有效果,只好恨恨地收了起来,朝那男警察吩咐了句,“带那个女的去另一间问话室!”

男警看了眼秦婉儿,哼了声,朝林音走去。

这时,萧扬突然说道:“秦警官,做个笔录又不是审讯犯人,这还用得着分开问么?你赶紧问吧,问完了我还得去吃午饭呢。”

“你……少一顿饿不死你!”秦婉儿怒道:“分开问是防止你们两个串供,你要是光明正大,怕什么?”

萧扬见秦婉儿咄咄逼人的模样,想起她那记断子绝孙脚,心里不由地暗道,明明是想把林音支出去,好找机会报复回来,说的倒义正言辞……

在派出所你就嚣张了,大不了动手,谁怕谁?

这么想着,萧扬脸色毫不变化,从被褥兜里摸出手机,递到林音手上,“一个小时后我还没有出去,给我老姐打电话,号在手机上!”

“哼!你以为所有警察都像你一样那么不堪么?”秦婉儿嗤之以鼻。

“多谢美赞,和秦警官相比,我还差不少呢!”萧扬不着痕迹地顶了回去。

“你……”嘴皮秦婉儿气得要死,冷哼一声忍住没有开骂。

这时男警察走了过来,面色不善地瞪了眼萧扬后,朝林音道:“走吧!”

林音接过手机后,有些慌神,一时不知道走还是不走,扭头朝萧扬看去。

“去吧,他们要对你不老实,你也打那个电话,手机不要松手,问话不是审犯人,用不着收通讯工具!”萧扬笑了笑,安慰了句。

听到这番话,林音心间一暖,紧张的心思松了许多,轻轻“嗯”了声,然后起身跟着朝门外走去。

那男警拉开门朝外面值岗的警察吩咐了声,等林音出了门后,啪的一声关上门,满脸阴沉地回过头,看着秦婉儿道:“婉儿,你去问那个女的吧,这个交给我!”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不劳郭队长,我自己会问,麻烦你出去顺便把门带上,还有下次请叫我全名,这是最后一次。”

“那,那好吧,我就在门外,有事就喊我。”郭阳悻悻地说着,快步走到萧扬身前,恶狠狠地道:“小子,别让我知道你做过什么,否则老子废了你!”

萧扬笑眯眯地看着像小丑一样的郭阳,他哪能看不出这倒霉孩子想追秦婉儿?

一向本着对装B犯毫不留情的萧扬,火上添油道:“怎么?献殷勤吃了瘪,想在我这装把大尾巴狼找面子?”

郭阳一听,登时气得七窍生烟,抬手朝着萧扬抡拳就打。

“住手!”秦婉儿厉声制止了郭阳,怒喝道:“郭阳,你给我出去,这里用不着你!”

郭阳拳头举在半空中,听到喝哥声愣是没敢落下去,最终杵了下萧扬的胳膊,愤恨地扭头摔门而去。

萧扬心里没好气地笑了笑,活动了下胳膊,冲秦婉儿道:“这回没人打扰了,开始吧!”

“我警告你,我没问话的时候,你最好乖乖闭上你那张臭嘴!”秦婉儿盯着萧扬,咬牙切齿道。

萧扬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努力作出一副老实模样,心下琢磨着怎样和平解决之前的误会,省得自己总被这个疯女人纠缠。

秦婉儿哼了声,坐到笔记本旁边,抬头看了眼萧扬,冷冰冰问道:“姓名!”

“萧扬!”萧扬懒散地靠在椅子上说道。

“年龄。”

“23岁半,喂,你在犯人啊?我只是进来做个笔录……”萧扬有些反感这种方式的审犯人方式的询问。

“闭嘴!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秦婉儿粗暴地打断道:“性别!”

“女的!”

“嗯?你不是男的么?”秦婉儿愣了下,下意识问了一句。

“你知道还问?”萧扬没好气地道。

秦婉儿蹭地站了起来,啪的一巴掌拍在了硬实的桌子上,怒骂道:“姓萧的,我告诉你,你再不老老实实地配合,今天甭想从这门走出去。”

萧扬撇了撇嘴,“我想你弄错了,我不是犯人,别拿一盯二喊三咆哮的那套。另外,公交车上的事只是个误会,我解释的很清楚,也道过歉,那件事已经扯平了,现在我只是在做笔录,希望你搞清楚再问,否则我可以拒绝回答。”

秦婉儿听后,小脸又羞又恼,随后恶狠狠地剜了一眼萧扬,心下反复地劝着自己不要冲动,只要再拖上两个小时,等小黑屋腾出来,再把他关进去好好教训。

深吸一口气,秦婉儿恢复了冷静,哼了声道:“你说扯平就扯平了?你拒捕并威胁警察,公然反抗执法,按法律规定,我有权将你拘留15天并立案侦查,所以我劝你还是老实点。”

“靠,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悲剧啊!”萧扬被这句话吓得一愣,看着秦婉儿的脸庞,不像在说着玩,心下不由地暗骂了一句。

秦婉儿见萧扬似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了,不由地得意起来,缩回拍在桌子上的手轻轻揉了几下,然后坐回椅子上,心里琢磨着如何从萧扬嘴里套出些有用的东西。

要想把人关进小黑屋,必须得有一份说得过去的案情。

秦婉儿很清楚,自己财才所说的罪名完全够份量,但她不想让那件事有一丁点的泄露,可是乱编罪名的事,她又做不来,只能再从这个可恶的男人身上下手,套出些其他的事来当“重大案情”。

琢磨了一会儿,秦婉儿清了清嗓子,缓缓道:“你现在老老实实配合我问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说不定我一高兴就不追究了。”

“你能放过我,鬼都不信!”萧扬白了一眼,没有说话。

“刚才我问到哪了?算了,重记,姓名。”秦婉儿低头看了看笔记本,发现上面没有记录。

“重来啊?”萧扬郁闷道。

秦婉儿哼了声,“重来怎么了?姓名,年龄,性别,民族,家庭住址,工作!”

“萧扬,23,男,汉,老宅区19栋12单元,工作正找呢!”

萧扬忍住心里的不忿,一一回答了提问。

虽然他不怕秦婉儿所说的罪名,大不了撕破脸说出去,反正最后丢人的也不是自己,只是他不想再激化矛盾,弄得以后日子没个清静。

多个每天惦记找你麻烦的女人,出门都得看黄历!

“结婚了么?”秦婉儿还没想到合适的切入点,继续按套路问话。

“你脑抽吧!结了婚的人会往相亲会上的跑?”萧扬两眼一翻,真想晕过去算了,但提问还是要回答的,“还没呢。”

“知道自己怎么进来的吗?”

“走进来的!”萧扬有种要撞墙的冲动。

啪……秦婉儿拿起一沓资料摔在了桌子上,“老老实实回答!”

“我不是说了么,走进来的,除了走,我还能飞啊?”萧扬实在忍受不了秦婉儿啰嗦的提问,恼道。

秦婉儿正要发火,想想自己问的确实有些歧义,哼了声,道:“我是在问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进来的,回答!”

“打架!”

“还有呢。”

萧扬张口刚要接着说,忽然觉得不对,除了打架,只剩下拒捕威胁警察了,这事绝不能承认,否则板上钉钉的罪。

他想了想,摇头道:“没了。”

秦婉儿抬头道:“没了?你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

“还是没有!”萧扬很干脆地回道。

啪……又是一声,秦婉儿站起来将手里的资料甩在了桌子上,表面的资料页顿时被甩的四下乱飞。

“你再仔细地想想,到底还有没有?”秦婉儿怒道。

“想让我承认拒捕威胁?没门,看你能怎么定罪!”萧扬心里暗笑,耸了耸肩,认真道:“还是没有!”

秦婉儿见萧扬守口如瓶,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把自己被侵犯的事当案底记录吧。

且不说电脑里的记录会输入进资料库,就是问话室也有录音录像,说的话做的事都有监控。

想到这,秦婉儿也不知该再怎么继续问,气恼地瞪了眼萧扬,目光微转间,忽然看到散落在地上的资料,她顿时想了起来,自己只顾着套的他,却忘了查他是否有案底。

秦婉儿脸色一喜,双手噼哩啪啦地在电脑上打了几下,从资料库里面调出萧扬的身份,然后细细看了起来。当她看到资料上写着萧扬有十五年空白记录,她忍不住轻拍了几下桌面,心中暗暗赞道:“还是姑奶奶聪明,这个办法都能想得出来,哈哈,这回他死定了!”

萧扬一直在观察着秦婉儿的脸色,起初见她怒着脸不说话,心里有些高兴。

但片刻过后,却见她有些兴奋,似是想到了什么,萧扬心下不由地一阵疑惑,这个疯女人又要耍花样?

“哼哼……”秦婉儿凤眼盯着萧扬,似是发现新大陆般,“萧扬,你这十五年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这段时间记录是空白的?”

萧扬似是有点跟不上秦婉儿跳跃思维的问话,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十五年前的事我不记得了,那个时候太小,没记住。”

“放屁!你现在23,十五年前你都8岁了,会记不住?我看你肯定是犯了什么案子躲起来了!”秦婉儿煞有其事的说道。

“随你怎么说。”萧扬说完,别过头去不再看秦婉儿,心下却思索着如何让她放弃问自己那十五年的事,虽然自己不在那了,但那段日子是绝不能外透的。

啪……秦婉儿用力拍了下桌面,“给我老老实实交待,那十五年你都干什么了?有没有做到伤天害理的事!”

“疯女人,胸大无脑!”萧扬见秦婉儿揪住不放,想也没想,恼火的小声骂了一句。

秦婉儿耳朵甚尖,脸色顿时阴沉起来,“你骂我什么?”

“我说你是疯女人,而且胸大无脑,听清楚了吧!”萧扬字正腔圆回道。

秦婉儿如同倒吸一口凉气般瞪大了双眼,她没想到萧扬居然重复出来,而且还说的那么大声,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脸色逐渐变白着,同时身子也轻微颤抖起来。

“胸大无脑”本就是她最忌讳的话,这个无耻的男人不但当她面骂,而且还骂了两遍。

“啊!你去死!!!”秦婉儿怒吼着,顺手抄起桌角边的矿泉水,照着萧扬掷了过去。

萧扬不知道自己的话犯了秦婉儿的禁忌,见她扔过矿泉水,急忙偏头躲开,心里暗骂道,这个疯女人又要发疯,不就骂了句胸大无脑,至于么?

秦婉儿见矿泉水没砸中,立刻抓起另一瓶也掷了出去,随后绕过桌子飞起一脚直踢萧扬面门。

“没完没了了啊?”萧扬恼火地说着,再次避开扔过来的矿泉水,同时身子猛地弹起躲离椅子,避开秦婉儿脚上的攻击。

“去死!”秦婉儿见又没打中,气极之下,用力搬起椅子,双臂一甩,朝着萧扬掷了过去。

问话室里面的椅子都是特制的,最轻的都得几十斤,防止犯人用来当武器攻击警察。

但如果真有人用椅子打人,那绝对是擦着伤皮,碰着伤筋。

不过秦婉儿毕竟不是大老爷们,力气也有限,虽然成功把椅子掷了出去,但力道并不是非常大。

萧扬不紧不慢地向后退了一步躲了过去,椅子咣当的一声砸在地板上,横着划出几步便停了下来。

“姓萧的,今天我和没完,有种你别跑!”秦婉儿说着却站在原地没有动,嘴里呼呼喘着气缓劲,双眼死死瞪着萧扬,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式。

萧扬看着秦婉儿,心下琢磨着她突然发飙的原因,同时目光不断地在她的胸前跌宕起伏的玉峰上瞄着。

“当着矮子面说个高,发怒能理解,她胸不小啊,这是发的哪门子疯?女人不都喜欢别人夸她们胸大么,就算是脸皮薄脾气还暴的,也不至于不死不休吧,我又没说的那么直!”

萧扬琢磨不透,稍稍向前探了下身子,朝V型衣领里巴望几眼,心中还是那个结论:确实大!

“你个流氓混蛋,狗眼往哪看呢?”秦婉儿声音又惊又恼,抬手照着萧扬的脸庞抓了过去。

“疯女人!”萧扬撇了撇嘴,转身围着问话桌子跑了起来。

秦婉儿左扑右抓,又踹又踢,不管什么章法不章法,如同泼妇撒泼般一通乱打。

萧扬也不还手,左一圈又一圈的围着桌子绕,看似狼狈,实际上他始终都和和秦婉儿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即打不着,又踢不上,把秦婉儿气得破口直骂。

打虽打不到,但骂是听得见的!

不过萧扬并不在意,无非是流氓、色狼、禽兽、混蛋之类的话,不痛不痒的,懒得计较。

秦婉儿边追边骂边扔东西,桌上的资料,抽屉里的矿泉水,笔,夹子都掷了个遍,就连笔记本也摔成了两半。

问话室空间并不大,被二人这么一闹,到处乱糟糟的一片狼藉。而门口守着的年轻警察,在秦婉儿发飙的时候便果断地溜了。

又追了几圈后,秦婉儿累得小腿直发麻,看到萧扬颠颠地跑的上劲,她都有些怀疑自己不是在和一头牲口赛脚力。

她很清楚自己的状况,再追下去肯定承受不住,但不把萧扬暴打一顿,心里气的难受。

想起这个臭流氓的所做所为,秦婉儿心中怒火陡升,快追了几步,同时右手朝着腰间的配枪摸去。

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否则打人的力气也没了!

萧扬一直在前面跑,听到身后脚步猛地急促起来,他立刻踩着同样频率的步子和步距跑了几步。

但接下来却出乎他的意料,秦婉儿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了!

萧扬眉头不由地皱了皱,转身间却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他的脑袋。

“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快点!”秦婉儿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

“嗯?64式手枪。”萧扬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惊慌,反而一脸镇定地看着秦婉儿笑道。

“快点,双手抱头蹲下!”秦婉儿只顾厉喊,丝毫没意识到萧扬直接说出枪的型号。

萧扬微眯着眼瞄了瞄秦婉儿拿着的64式手枪,突然笑出声来。

“你,你笑什么笑,快点抱头蹲下。”秦婉儿心里莫名的有股紧张感,话语间底气有些不足。

“枪还没打开保险呢。”

“你怎么知道?”秦婉儿下意识说完后,小脸忽地一红,“你,你站那不许动……”说着立刻打开保险,拉枪上膛。

但是萧扬哪肯给她这个机会,双脚猛地发力,身如飞燕般跳到秦婉儿面前,左手一把抓住枪套,拇指准确无误地在弹匣扣上按了下。

紧接着弹匣落下,同时萧扬拇指回勾,顺便将板机框向外扳起,同时手掌用力一搓拆下枪套筒。

秦婉儿哪里料到萧扬在有枪指着的时候还敢乱动,吃惊之下,只觉手腕一阵疼痛,低头一看,手里的64手枪露着黑漆漆的枪管,上面弹簧还在抖动。

“枪,你弄坏了我的枪!”秦婉儿惊叫一声,抬手便打,根本没有细想其他。

萧扬一把抓住秦婉儿打来的粉拳,同时用力向里怀一拽。

秦婉儿被带着向前猛地冲了下,重心不稳,跌跌撞撞地扑进了萧扬怀里。

“女人不适合玩枪,尤其向你这种只知道发疯的人。”萧扬牢牢地将秦婉儿锁在怀里。

秦婉儿气急,用力挣扎了几下,不但没有挣脱,反而被锁得动弹不得,“你个流氓,快点放开我!”

“还用枪指我么?”萧扬笑了笑道。

“你现在是在袭警,快点放开我。”

“袭警?你胡乱用枪,我在自卫,还犯不上袭警。”萧扬没好气的说着。

秦婉儿气得要死,破口大骂道:“放屁,快点松开你的狗爪子!”

“呃,我觉得这样能安全些。”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放开我?”秦婉儿又气又急,这要是被局里人撞到,脸就都丢尽了,不得不妥协。

萧扬见秦婉儿小脸绯红,说话的语气也缓了许多,抿抿嘴道:“想让我放开,可以!但是我放开后你不能再动手,也不许骂人!”

“好!”秦婉儿恨恨地答应,心里却想着等萧扬松开后,一定要把他关进小黑屋打的满地找牙不可。

“另外,这件事包括以前的事也都就此扯平,你答应了我就放开。”萧扬继续说着条件。

听到萧扬再次提的条件后,秦婉儿登时怒了起来,气呼呼地扭过头道:“你休想,以前的事我和你没完。你愿放不放,等来了人有你好看!”

萧扬嘿嘿笑了笑,凑到秦婉儿耳边,道:“那咱们就这么抱着吧,等人来了再说。”

“你……”秦婉儿肺差点要气炸了,低头间看到萧扬胳膊,二话不说张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咬了上去。

嘶……萧扬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属狗的啊你?”

秦婉儿一听,不但咬得更加有狠,还用力地向后扬头,如同在撕咬猎物的猛兽般。

疼痛会使人心烦意乱,这句话一点不假。

萧扬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疯女人。

当下他强忍着疼痛,松开未被咬中的左臂,同时身子紧紧地将秦婉儿压在桌子上,腾出来的左手照着秦婉儿的屁股狠狠地拍了下来。

啪…啪…啪……

这几巴掌力道很大,落到秦婉儿的娇臀上,声响颇大。

秦婉儿正自咬的起兴,哪想到萧扬会动手打她,吃痛之下,嘴里唔唔地咒骂着用力挣扎起来。

她不挣扎还好,这一挣扎,疼得萧扬又吸了口凉气,咬牙挤出两个字,“松嘴!”

秦婉儿理也不理,咬的更是卖力,牙齿左右锉动间,一股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萧扬见状,抬手又是几巴掌。

“你个疯女人,再不松嘴,我扒光了你的裤子打。”

秦婉儿吓了一跳,不敢再用劲咬,生怕萧扬会扒光自己裤子打,但就此松开又不甘心,只好咬着不动。

“我数到三,一……”萧扬喊着数,左手按在秦婉儿的腰间。

秦婉儿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腰部被一只大手按住,登时她感觉全身如同触电般传来一阵痉挛,紧接着又觉察到那只手撩起了自己的上衣。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超绝狂兵】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