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逆妃平烟云最新章节_小说庶女逆妃平烟云在线阅读

念伊人 穿越重生 2019-09-20 16:36:38 0 0

经典异能文学为您提供《庶女逆妃平烟云》免费阅读!《庶女逆妃平烟云》是一本已完结的穿越重生,主要讲柳花溟重生复仇,斗嫡母,簒医术,机缘巧合与太子慕容玄毅结下姻缘。二人携手平定战乱,生为庶女,一路风华,绝代天下。

庶女逆妃平烟云小说试读:

赵姨娘红着眼睛,朝着柳青晖说道:“老爷,您看,您问了她这么多,她一句话都不说的,不就是不将您放在眼里吗。”

柳慕辰也说了,“大姐,我姨娘好歹算是你的长辈,你竟然做了一个小人扎她,父亲问你话,你还做听不到的样子,像个什么样子。”

柳慕辰作为柳青晖唯一的儿子,地位自然不同,柳青晖听了,自然是更加气了,“你哑巴了,话都不懂说!”

柳花溟抬起头来问柳青晖,“爹,您让女儿说什么?”眼神十分的忧伤,是了,是忧伤,纵然柳花溟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从来不把自己当做女儿的,但是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免为自己忧伤了一把。

柳花溟的眼神让柳青晖顿了顿,但是看到了那个小人又骂道:“你好装傻是不是,这小人在你房中被你的丫鬟发现拿出来,难道你还想不承认吗?”

柳花溟看向了那个小人,“这个小人上头写着赵姨娘的生辰八字?”

柳慕辰皱眉,“这当然是我姨娘的生辰八字,难道你还想说是别的什么人的吗?”

柳花溟笑了,这一笑将满室的人都弄得奇怪了,柳青晖更是愣住了,毫无疑问,柳花溟是长的十分像她的母亲叶白薇的,这一笑,猛然就让柳青晖陷入了回忆里,想到当初柳青晖见到叶白薇的第一眼时,叶白薇也是这样笑,让人一看就忍不住陷了进去。

柳慕辰以为柳花溟是在笑自己,怒道:“你笑什么?”

“我只是很奇怪,青儿怎么就知道这生辰八字是赵姨娘的,难不成赵姨娘竟然将自己的生辰八字都随便告诉了一个丫鬟不成?”柳花溟淡笑说道。

青儿心头一愣,看向赵姨娘,赵姨娘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赶紧想个由头糊弄过去。

青儿吞了吞口水,“奴婢自然是不知道赵姨娘的生辰八字的,但是这上头也写了赵姨娘的闺名,奴婢却是知道赵姨娘的闺名的,故而猜想着上头写的是赵姨娘的生辰八字,所以才拿了给赵姨娘看。”

柳慕辰指着柳花溟气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

柳花溟就等着青儿说那话呢,“弟弟不用急,青儿一个近身服侍过赵姨娘的人都不知道赵姨娘的生辰八字,我一个刚回府几日的人,又是如何得知赵姨娘的生辰八字,难道我还能和青儿一样,胡乱猜的不成?”

柳青晖显然也已经因为柳花溟的话有了些动摇,赵姨娘身边的桂嬷嬷这个时候,可就逮着机会了,“大小姐可能是派人去打探了也不得知呢,不过大小姐到底还小,可能想不得这么许久,兴许是有人想要害姨娘,所以刻意花钱打探好了,告知了大小姐也是不一定的。”

“谁,是谁如此恶毒,竟然连赵姨娘也敢算计,还敢利用柳府的小姐?”柳青晖怒问。

桂嬷嬷忙跪了下来,说道:“老爷,奴婢有几句话不得不说了。”

赵姨娘掉着眼泪哭道:“桂嬷嬷,闭嘴,我和她都是服侍老爷的人,这不过就是误会罢了。”

柳花溟看着这主仆演戏,估摸着这是将她害了还觉得不够,还想着借机拖人下水了。

柳青晖沉着脸,“有话就说。”

“老爷,之前老爷带了紫姨娘和大小姐一同回来,奴婢帮着安排,就听到紫姨娘对大小姐说……说……”桂嬷嬷犹豫纠结着,又好像是害怕一样。

“说什么?”

“说赵姨娘不过就是一个小妾,要是叶氏不和老爷和离,大小姐现在就是正经的嫡女,赵姨娘连给大小姐提鞋都不配,还说什么她才是叶氏身边的人,只要她在府中站稳了脚跟,大小姐以后都是不用愁的。”桂嬷嬷像模像样的说着这些话。

柳青晖脸色十分难看,柳青晖对叶氏有多怨,众人都是知道的,当年叶氏和他闹和离,让外面的人很是一番笑话他,这多年以后又逼着柳青晖认回女儿,让族里的人都指责了他一遍,他如何还能喜欢她。

“柳花溟,你说,紫苏是不是曾与你这样说过?”柳青晖怒声问道。

柳花溟听到了外头有了声响,转身看过去,只见紫苏匆匆赶来了,这个紫苏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前两天她那样被人冤枉,却不见她出来一刻的,现在知道自己也牵连了,这才过来。

紫苏挣脱了玉清居里丫鬟阻拦,进来了,跪在了柳青晖的面前,“老爷明察,这小人的事情,妾身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妾身不知道桂嬷嬷为何要如此污蔑妾身,妾身这几日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服侍好老爷,将大小姐照顾长大,哪里还能想着别的。”

柳花溟笑了,紫苏说话还真是好听,恐怕想着如何服侍好柳青晖得了柳青晖的欢心是真的,但是这将她照顾长大的话,听听就好,倒是比戏曲儿都唱的好听。

柳花溟看了这一个个要说的话都说出来了,也该是时候自己说话了,柳花溟仰着下巴,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样子,说道:“父亲,女儿并不知道桂嬷嬷说的是什么意思,自从父亲将女儿带回了府里,女儿就再也没见到紫苏,更别说紫苏和女儿说这些话了。”

这话一说出来,紫苏和桂嬷嬷都有些脸色不好,桂嬷嬷还想说什么,柳花溟压根不给她机会,继续说道:“青儿所言更是无稽之谈,青儿说在我房中搜到了小人儿,且不说这生辰八字除了亲近之人能拿到,其他的人很难拿到,我一个刚回府的小姐更是难知道,就说青儿实在是一个刁奴,她从未尽心服侍过女儿,对女儿更是动辄打骂,这话就不能相信。”

动辄大骂?紫苏和柳青晖都惊了,柳青晖道:“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青儿则是急了,解释说道:“大小姐,奴婢知道奴婢将这小人拿过来给赵姨娘,您生奴婢的气,可是您也不能这么冤枉于我啊,我怎么会敢打骂您呢?”

赵姨娘也跟着说道:“对,青儿是个好的,脾气最是好,大小姐,你这报复也报复得太明显了吧。”

柳青晖看柳花溟的话好像并不是随意说的,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说青儿对你动辄打骂,可有什么依据?”柳花溟看了看这屋子里的人,除了丫鬟姨娘这些女眷,就是柳青晖和柳慕辰这两个男子了,不过倒是不妨事,柳花溟将自己的袖子一下子就撸了起来,房子里一阵整齐地吸了一口冷气的声音。

柳花溟的手上竟然大大小小的布满了伤痕,有深有浅,又鞭子抽的痕迹,有绣花针扎的痕迹,还有小木棍打,很是恐怖,在柳花溟将袖子撸了起来的瞬间,柳花溟的泪水也滴落了下来。

“父亲,女儿知道自幼不在父亲身边长大,但是女儿却是无时无刻都不想着父亲,女儿知道,只有父亲能将女儿保护长大。”柳花溟垂泪说着这些话,柳青晖再是铁石心肠,也动容了。

“你身上的这些伤痕莫不是都是青儿打的?”柳青晖冷声问道,看向了青儿。

青儿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过来,不对,她虽然有打柳花溟,但是她都有控制好力道,绝对不会留下这么多的伤痕,更何况还有流血的伤痕。

青儿摇头,“不,我没有,老爷,我没有……”

柳青晖气得一脚踢向了她,“你没有,你没有那花溟身上的这些伤痕是怎么回事儿?”

柳花溟身上的这些伤痕着实恐怖,就是赵姨娘也被吓了一跳,心里怨怪着青儿实在是没有分寸了些。

紫苏想了想,跪趴着过来将柳花溟一把抱住了哭道:“大小姐,都是妾身不好,妾身答应过大夫人要好好照顾您的,可是妾身到了柳府以后,也是自顾不暇,竟然就忽视了大小姐,没想到却让一个丫鬟打成了这个样子。”

紫苏的眼泪说来就来,柳花溟都不得不说一声佩服,柳花溟想着也好,于是也对着紫苏哭道:“紫姨娘,花溟好怕,好怕不能及荆就在这府中死了,紫姨娘,你帮帮花溟好不好,求求您了。”

紫苏心中暗喜,看来这个大小姐现在终于不那么蠢了,知道自己的暗示了,紫苏放开了柳青晖,朝着柳青晖磕了一个头,“老爷,大小姐无论怎么样都是老爷的亲生骨肉啊,青儿竟然如此虐待,这将老爷放在何处啊!”

紫苏是何等人物,能在柳青晖去接柳花溟的一个短短的时辰内就勾得爬上了他的床,那哭得更加是梨花带雨,再加上柳花溟手上的伤痕实在是太过刺目,要是不将青儿处理了,这府里岂不是都不把他当回事儿了。

“来人啊。”柳青晖对着外头喊道,当即就有几个婆子进来了,“将这个青儿拉出去,此等恶奴,也不用留在府里了,直接卖了。”

青儿脸色一白,不敢相信,她今天明明是要将柳花溟处理了的,怎么会是这样,青儿看向赵姨娘,赵姨娘转过了头,如果是一道两道伤痕,这她还好说是柳花溟自己摔倒蹭到了哪里,可是这满手的伤痕,身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呢,赵姨娘怎么说啊。

桂嬷嬷满是失望的说道:“青儿啊青儿,枉费赵姨娘如此信任你,认为你是个好的,没想到你倒是个欺弱怕强的,以前在姨娘的面前尽都是装的,也就是今天老爷将你给揪了出来,不然以后要是将心思动到了少爷的身上可如何是好。”

柳青晖眼神一深,不错,这样的女子,说不准以后就有敢将主意打到了柳慕辰的胆量,如此心肠歹毒的女子,说不准将他的儿子勾得怎么样呢,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万万不能让这个丫鬟给毁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她给我拉出去卖了?”柳青晖又对那几个婆子怒吼。

青儿不敢相信地看着桂嬷嬷,这竟然是桂嬷嬷说的,青儿用力挣扎,竟然让她给挣扎了,青儿走到桂嬷嬷的面前,桂嬷嬷吓得连连后退。

“为什么,桂嬷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都是为了赵姨娘做事,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你们都忘了我帮你们做过什么了吗?”青儿崩溃地说道。

赵姨娘怒斥说道:“青儿,你将大小姐打成这样不够,你现在被拆穿了假面目,你还想将我拖下水不成?”

柳花溟冷眼看着,这狗咬狗的戏份可真是好看,柳花溟看了一眼青儿手上戴着的玉镯子,一个丫鬟竟然也能够带的起这样名贵的镯子,柳花溟少不得要好心提醒一句了。

“青儿,你手上的玉镯子怎么看得如此眼熟?”柳花溟喃喃说道。

于是众人的眼神都看向了青儿手上的手镯,青儿立马想了起来,将手上的玉镯子除了下来拿到柳青晖的跟前说道:“老爷,是赵姨娘,奴婢做的事情都是赵姨娘指使的,这个镯子就是证据,赵姨娘收买了奴婢,奴婢的屋子里还有不少赵姨娘赏给奴婢的东西,不信,老爷可以让人去搜。”

柳花溟等青儿说完了之后,不敢相信地看着赵姨娘,“赵姨娘,花溟回府的那一日,您说过大可将您当做亲生姨娘一般,花溟一直两这话记在心里,您为什么……”

赵姨娘哪里会承认,起身就给了青儿一巴掌,说道:“怒胡说八道什么,难怪了,我之前就说我的东西怎么一样一样不见了,没想到竟然是你给偷了,青儿,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对我?”

“不,赵姨娘,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竟然就将我推出来,难道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是你将我安排到大小姐的身边,是你说的,不过是一个贱人之女,随便怎么折腾,您还说要是能将大小姐悄无声息地折腾死才是最好的,不是吗,赵姨娘,你为什么不敢承认?”青儿大声地喊道。

柳慕辰将青儿一脚踢开,说道:“你个贱婢,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姨娘最是宅心仁厚,她走路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怎么会如此毒辣让你去害大姐姐,分明就是你自己是个恶奴,想着欺负大姐姐呢。”

这么一折腾,好像大姐都忘记了扎小人的事情了。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庶女逆妃平烟云】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