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小蛮妃小说、盛宠小蛮妃小说全文阅读

归人 穿越重生 2020-10-25 16:35:06 0 0

盛宠小蛮妃

盛宠小蛮妃小说、盛宠小蛮妃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21 17:34

字数: 1,067,432

状态: 已完结 37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盛宠小蛮妃小说简介:  葬身火海,她从地狱归来——

  曾经的将门贵女,先帝亲封郡主,

  成了深宅中人人可欺的沈三小姐;

  为查家族被灭旧案,她步步为营,

  为复仇,她遇神杀神,魔挡屠魔;

  只是,这位王爷,你找你的王妃干嘛来惹我?

盛宠小蛮妃小说预览

第一章有了青竹的事情,这几天沈言舒院子里的丫鬟们做事更加认真了起来,没有了一开始的敷衍,毕竟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青竹。

三小姐再怎么不受宠,那也是这沈家的小姐。

经过了几天的休养,沈言舒身体大好,气色已然没有当初那么憔悴了,而且自青竹的事之后,这院子也没有其他人踏足过了,倒是清静不少。

沈家当家的是老太爷沈钧,但是沈言舒病得这些日子却没有见过一次他的面。

沈钧虽然是朝中正三品官员,但是太常卿却是个清闲的职务,掌管朝中礼乐、宗族祭祀之事,官高而无实权,在听说沈言舒醒了之后老太爷只是差人送了些补品,连句嘱咐的话都没有。

青鸢告诉沈言舒,老太爷是个极其重礼教之人,沈言舒落水那天与陌生男子相会,并私定终身,将老太爷气得不轻,所以才会对她失望了。

沈言舒笑而不语,难道这些礼教在他的心里连嫡孙女的命都要重要吗?

“你可知那天与我相会之人是谁?”沈言舒问。

想要在沈家继续立足下去,沈言舒就必须摆脱这些污名。

听她这么问,青鸢有些紧张地劝道:“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再去找他了,你被他害的已经够惨了!”

沈言舒不解:“难道我以前真的心仪那男子?”

青鸢猛地摇头:“不是这样的,是那史有才死缠烂打,他不过是个没有功名的秀才,还妄想得到小姐的青睐!小姐已经拒绝过他很多次,他还是不死心!”

沈言舒又问:“那为何大家对外都传我与他相会,还私定终身被顾家公子撞破?”

“小姐……”青鸢一顿,知道自家小姐现在对于沈家的事情一点都记不得了,她只好说道,“那天小姐你之所以去见那史有才,是因为史有才也不知从哪儿得到了小姐的手帕,非说是你与他的定情之物!你气不过,便去找他讨要。”

“我的手帕?”这种私人之物怎么会无缘无故落到史有才的手上?

青鸢点头:“可是不曾想,顾公子那么巧也在附近,看见了小姐与史有才相见。”

巧?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沈言舒可不信。

或许从一开始,史有才的出现就是个阴谋。一个在府中没有存在感的小姐,性格懦弱,又如何吸引史有才一直死缠烂打,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据青鸢所说,原主是个不爱出门的人,那么贴身之物又怎么会丢失,而且还偏偏被史有才捡到?顾公子又怎么会刚好出现在他们相见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原主落水的时候,沈玉妍也在。

如果是孟氏和沈玉妍所为,这一切也就解释得通了。

沈言舒还在思考着这件事,院子外突然传来了青兰和沈玉妍的声音,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正在想呢,她就自己上门了。

“三姐姐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沈玉妍的心情似乎是格外的好,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沈言舒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她。

沈玉妍也不恼,仍是笑着说道:“只是可惜了,若是姐姐知道,刚刚顾家已经过来退了亲,会不会再次跳湖呢?”

“我有没有跳过湖,五妹妹是最清楚不过的。”沈言舒语气淡淡。

沈玉妍一怔,没想到沈言舒在听到顾家退亲之后居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而且——她这是在威胁自己?

她眉毛一挑,居高临下地讽刺道:“就算是我推你下去的又如何,谁会相信呢?”

沈言舒眼眸微闪,心道果然如此。

她说道:“相不相信无所谓,只是想要告诉妹妹,以后走路也小心点,说不定你哪天也掉湖里去了。”

有仇必报是沈言舒的准则。

沈玉妍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一般:“就凭你?!”

沈言舒:“谁知道呢。”

“我看姐姐还是别忍着了,知道顾公子来退亲,你一定伤心死了。在我的面前不甘心罢了,还故意说出这样的话,可真是让人心疼啊。”沈玉妍说着,便转身道,“还是不妨碍姐姐难过哭泣了。”

“五小姐你……”青鸢看到自家小姐被如此嘲讽,心里哪里还能沉得住气,上前便想理论,却被沈言舒一个眼神制止。

眼睁睁就这样看着沈玉妍就这样趾高气扬地离开,青鸢心里真是憋气,可是一想到小姐被退了亲,更是替她难过起来。

“小姐,你不要伤心,等二爷回来,一定会为小姐做主的!”青鸢劝解道。

沈言舒脸上十分平静:“我为什么要伤心难过,一桩亲事而已,退就退了。”

她还不想嫁到恒国公府上去呢!恒国公府是皇后顾氏的娘家,而那与沈言舒有婚约的顾子易是顾皇后的亲侄儿,顾皇后与戚云歌的母亲江婳从小便是死对头,这些年可没少为难镇北大将军府。

而在将军府没落之后,又“大发慈悲”地将戚云歌赐为陆怀远的妾,是何其的讽刺!

现在她成了沈言舒,要是嫁入恒国公府,喊顾皇后为姑姑,还不得把自己给膈应死?她才不要做这么委屈的事情!

然而这些青鸢都不知道,她还沉浸在自家小姐就这样丢失了一桩好亲事的悲伤中:“可是小姐,你以前也很喜欢顾公子的,那顾公子是长安城中有名的才子,他还是皇后的亲侄子,若是小姐能嫁过去,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小姐了!”

沈言舒只是道这青鸢还真是天真,若是自己没有实力,任何人或者任何身份都不能保全自己,前世她是先帝亲封的清云郡主,是镇北大将军之女,是何等的尊贵!可是还不是被人谋害至死?

“若是我嫁过去比在沈家还不堪呢?”沈言舒问。

青鸢下意识道:“怎么可能?”

沈言舒看着她:“怎么不可能?我现在是太常卿府的嫡小姐,父亲是青州刺史,可我还不是一样受尽欺负吗?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真正保护自己,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而不是靠别人。”

青鸢呆呆地看着沈言舒:“小姐……”

沈言舒眼睛弯弯一笑:“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失忆了,那顾公子长什么样都忘记了,又怎么可能会为一个陌生人伤心呢?” 第二章青鸢被沈言舒这么一说,瞬间也豁然开朗起来,不管怎么样,小姐不为此事伤心才是最重要的。

她看着沈言舒,好一会儿才说道:“总感觉小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沈言舒听到青鸢这句话心里一跳,但是仍是保持淡定地问她:“为什么?是因为现在的我变得可怕了吗?”

青鸢摇了摇头:“小姐才不可怕,因为奴婢知道小姐忘记了一些事情,所以看法想法也都不一样了,而且现在的小姐很厉害啊,也不会让别人欺负了,奴婢开心还来不及呢!”

“小姐还说要变得更强大,可以保护自己和想要保护的人,我相信小姐一定可以做到的!”

她似乎下了很重大的决心一般,认真地说道:“青鸢也要变得很强大,这样就可以保护小姐了!”

“傻丫头。”沈言舒看着青鸢这副模样,忍不住轻笑起来。

青鸢看到小姐终于露出了笑脸,开心不已:“小姐终于舍得笑一笑了,自从小姐醒来之后就一直沉着脸,奴婢看着都担心呢!”

沈言舒心中涌起一丝暖意,曾经她在戚家也有像青鸢这般可爱的丫鬟,处处为她着想,只是可惜……

重生一次,她一定不会让那些在乎她的人再受到任何伤害!

看到沈言舒的笑慢慢淡了下去,青鸢又说道:“小姐可不要吝啬笑容,你笑起来的样子可比那花儿好看多了!就如同……天上的月亮那么漂亮!虽然现在脸上着了些斑,但也比五小姐强多了!”

青鸢努力地在想着该怎么哄小姐,就连很久以前听的戏文里的情话也从肚子里搜罗了出来。

沈言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的比喻真是不敢恭维。

想到脸上的斑点,她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从茶座旁起身,来到梳妆桌前坐下,仔细地看着铜镜里那张自己的脸。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这张脸,之前只是觉得自己换了一副身体,脸倒是没有太过在意,今天一看,这张脸真是……一言难尽。

脸颊两旁布满了一颗颗的小黑点,更不能忍的是,这些小黑斑之间还有不少红色的小刺头,加上着苍白的脸色,连沈言舒都睁不开眼看这样的自己。

这样的容貌,被退亲实在是太正常了……

“小姐,大夫说这脸上的斑只是脾虚导致,以后多休养便会消去的。”青鸢知道沈言舒在意自己的容貌,只能安慰她。

这哪里是脾虚,分明就是被人下了药,但是这药又无毒,一般的大夫也看不出来。戚云歌的母亲江婳曾有长安城第一才女和第一美人的称号,对于这容貌保养十分了解,而她也跟着母亲学到了不少皮毛。

她还是戚云歌的时候,跟着父亲到边关生活过几年,边关条件艰苦,而且还经常征战,但是她回来之后皮肤仍比长安城的少女要水嫩得多,就是因为江氏的独家保养秘方。

沈言舒别开眼神,不想再看这糟心的脸,她问:“这脸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青鸢回答道:“一年前,就是小姐和顾家定亲之后不久,就开始慢慢长了黑斑。”

和顾家定亲之后?

看来这孟氏和沈玉妍还真是看不得自己过得半点好,这对母女可真是处心积虑,不放过任何的机会。

先是无声无息地毁了她这张脸,又安排史有才毁坏她的名声,真是好算计!

“青鸢,你待会儿出去帮我抓点药。”沈言舒决定还是先把这脸给治好了,她虽然不懂医术,但是护脸的配方还是很多的。

青鸢有些为难:“小姐,我们没有多余的银子去抓药,而且平时小姐的药都是府中管家那边管的。”

沈言舒却抓住了她说的关键:“什么叫我们没有多余的银子,难道我没有例银吗?”

青鸢摆了摆手:“不是的,小姐每月的例银有十两,但是上个月小姐又惹老太爷不高兴了,所以老太爷罚了小姐三个月的例银。”

又……沈言舒已经不想再问是怎么回事了,反正在沈家她这个嫡小姐还不如个下人,只是现在连钱都没有,什么都做不了。

沈言舒打开梳妆桌上的各个盒子,上面倒是有不少的首饰,但是看起来没一个值钱的。

又穷又丑又病,这日子过得真是没谁了。

沈言舒扶额,这一定是上天在考验她。

她思量了一会儿,说道:“青鸢,去拿块面纱给我。”

青鸢惊讶地说道:“小姐你要出门吗?可是老太爷禁足了小姐,三个月内不能出府,司阍的人是不会让小姐踏出去一步的!”

“又没说非要从正门出去。”沈言舒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

“小姐,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要是被老太爷和二夫人知道,肯定又要训斥小姐了!而且小姐现在身体才刚刚恢复,实在是不应该爬墙偷溜出去的!要是万一有什么危险,奴婢可怎么办?小姐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吧……小姐……”

青鸢抬头看着已经爬上墙头的沈言舒,担心地一直在碎碎念。

沈言舒的耳朵都快被她念得起茧子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最矮的墙头,若是以她前世的武功,翻个墙根本不算什么,可惜现在沈言舒这副柔柔弱弱的身子大病初愈,爬个墙都已经累得喘气了。

看来身体好了以后每天都要练练武了,武功可不能荒废,虽然这副身子弱弱的,但是她不算是初学者,父亲教过的武功她早就烂熟于心,即便换一具身体,要练到像前世一般只是时间问题。

“青鸢,你回去吧,要是有人过来找我,你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已经睡下了。”沈言舒嘱咐道。

青鸢知道自己是劝不住小姐了,只好说道:“那小姐你可要早点回来!当心遇到危险,若是……”

青鸢的话还没说完,沈言舒就已经从墙头上一跃而下——

“终于出来了!”

沈言舒深吸一口气,终于呼吸到了外面的空气,竟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味道。 第三章前生的戚云歌不曾为钱发过愁,但是并不是不懂赚钱之道。

这得益于母亲江氏的教导,戚家人口简单,日子过得也不错,但是戚云歌是个女子,迟早要嫁人,江氏担心在单纯环境下的女儿以后都受欺负,便十分用心教导。

有个京城第一贵女的母亲,戚云歌不仅六艺精通,赚钱管家之事也颇有心得。

所以——沈言舒握着手里的仅有的一两银子,她现在的全部身家,走进了长安城最大的一家赌坊……

赌坊里鲜少有女子出没,所以沈言舒一进去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是她身上所穿的是青鸢找来的粗布衣服,一看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大家也没有多在意,瞥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了。

沈言舒是带着面纱的,倒是不怕会有认识原主的人,她将赌坊大致地扫了一眼,然后混迹在人群中看了几轮,最终在一个人比较少的赌位前停了下来。

赌坊里大多数赌位都是摇骰子猜大小的,二选一,赢了单倍押金的钱,中的几率也比较大,但是也有其他的赌法,比如猜点数。

如果只摇一个骰子猜点数,那么就有六个选择,猜中就可以得到双倍押金,如果有两个骰子,那么有十二种选择,猜中就可以得到三倍的押金。

而沈言舒现在所站的就是猜两个骰子点数之和的赌位前,毕竟她很缺钱,当然要选一个来钱最快的!

“哟,这位姑娘莫不是走错了地?这可不是胭脂铺!”那个赌位上的坐庄的人也注意到了沈言舒,不禁戏笑道。

沈言舒将手中的一两银子轻轻抛玩,双眼弯弯的含着笑:“本来是想买胭脂的,可惜钱不够,只好过来赢点胭脂钱了。”

那坐庄的人道:“姑娘想要胭脂钱,为何不向哥哥要?若是输了那就连一两银子都没有了。”

沈言舒也不恼,她是曾在父亲的军队待过,各种人也见识过,只是仍旧淡淡地笑着,看不出情绪:“就怕你拿不出那么银子。”

“小姑娘真是好大的口气!”那人笑道,“那就来一局!”

沈言舒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或许是平日里来这个赌位上的人比较少,就算有也没几个人赢过,他显得很散漫,只是随意地摇了摇,然后便放在了赌桌上,看着沈言舒。

沈言舒没有犹豫,直接将那一两银子扔向了点数八的位置,随便得不得了。

“小姑娘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你开吧。”沈言舒道。

那人打开骰盅,原本还在开玩笑的脸瞬间怔住——两个四点!

沈言舒倒是没有多大表情,朝着他做了一个拿钱的手势。

“你这小姑娘运气还挺好!”他有些惊讶,但是也只是将这归于运气。

他拿出了三两银子,和沈言舒原来押的一两银子都递到她的面前。

“再来一局。”沈言舒说道。

这回摇骰子的倒是没有再多话,认真地将骰盅往上下左右晃着,才放心地落到赌桌上。

沈言舒自己跟前的四两银子全都推到了数字七的位置。

摇骰子的人看她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手上的动作也迟疑了起来,慢慢掀开了赌盅——又被赌中了,一个二点一个五点!

“再来。”沈言舒说道。

四轮下来,沈言舒手中原本只有一两银子,现在已经有了两百五十两的银票和六两的银子,这回摇骰子的人是彻底傻眼了,他可不敢再继续了,因为下一轮还是这姑娘赢的话,他们赌庄就要输一千多两银子了!

而旁边的人似乎也开始注意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赌位,有几个人围了过来。

“你……姑娘你先等着,我今天……手腕有些毛病,我再去找个人来给你摇骰子!”

坐庄的人有些急了,这姑娘若不是运气好就是过来砸场子的,这事他得找管事说一下,不然输了赌场那么多钱他也不好交代。

看到沈言舒拿着银票点了点头,那人急忙朝着后堂而去。

“这人怎么走了?”

“这是十二项的赌位,规矩可能不太一样吧。”

“该不会是不让人赢钱吧?忒黑了些!”

“老子今儿手气不错,待会也试试这个十二项!”

“得了吧!就你那狗屎的运气!小心输得连裤子都没了!”

“哈哈哈……”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他们所在赌位本来就比较特殊,这一讨论起来把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越来越多人挤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沈言舒把银票塞进怀里,然后用钱袋子将那六两银子装了起来,混进了人群,慢慢挪动着离开了那个赌位,正打算偷偷离开赌坊,却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她回头一看,却没有任何发现。

她没有再继续逗留,快步走了出去。

她还不至于傻到在那里乖乖等他把赌坊的人找来,到时候就算是想走也未必走得了。

两百五十六两银子,已经足够她花一段时间了。

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坐在二楼喝茶的两个人看着她的目光也收了回来。

“这丫头当真有趣,除了戚云靖之外,我还没见过运气这般好的人!”其中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饶有兴趣地说道。

而另一个却并无太多的兴致:“那是你见识浅薄,这并非运气。”

白衣男子道:“戚云靖那家伙每次都能猜中,确实不是运气,可惜了……轻寒,你说刚才那丫头会不会和戚云靖一样每次都能猜中?”

“赌技厉害的人是通过听摇骰子的声音来辨别点数的,但是能如此精确的,确实是少见。”燕轻寒眼眸微微一颤,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人。

被他这么一说,坐他对面的白衣男子更有兴趣了!

“阿夜。”白夜男子唤了一声,“跟去看看那丫头什么来历。”

他话音一落,身后一个不起眼随从模样的男子点了点头,便朝着沈言舒离开的方向快步走了出去。

燕轻寒看着白衣男子:“别忘了正事。”

白衣男子笑道“放心吧,那小子我盯了好久了,这次肯定跑不了!我楚临澈办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燕轻寒没有接话,目光却还望着门口的方向:“人来了。” 第四章楚临澈顺着燕轻寒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认出了正穿着便服的中镇将莫耀林。

他刚踏步进了赌坊,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就迎了上前,笑乎乎奉承道:“莫镇将大驾光临,是我们的荣幸啊,这边请!”

莫耀林虽然听着这话挺舒服,但是还是咳了两声,嘱咐道:“在这别叫我镇将了,军中有严令,将士不可参赌。更何况是我上头是那个油盐不进的薛阎王!”

管事笑道:“小的省的了!不过就算是薛都督知道也会给莫大人几分薄面的!”

“哼,那薛阎王……”莫耀林顺着那管事的话正想骂一顿自己那虐他如狗的上峰,可是一想到他那张黑沉的脸,立马收住了,只是道,“算了,不说他了,真他妈晦气!”

“是是是!”那管事最会看脸色,立马转移了话题,“我们这早就准备好了专门的赌间,就等着大人您来了!”

“带路!”莫耀林已经好久没有来赌过了,心里也痒痒。

说话间两人已经上了楼,推门进了一个房间。

而在看好戏的两个人还在悠悠地喝着茶,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楚临澈好奇地说道:“看来那薛子卿确实把他折磨得够惨的,现在连在背后说坏话都不敢,我倒是想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

“让老侯爷把你送到薛子卿手下你就知道了。”燕轻寒道。

楚临澈差点没把口中的茶喷出来:“可别!好歹我们算是哥们一场,你就这么坑我啊!那薛子卿可是出了名的阎王,和你有得一比,而且他油盐不进,听说你那几个兄弟都想拉拢他,人家都没搭理!”

燕轻寒眼眸似海,深邃地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这时一个人进了赌坊,上了二楼,来到他们的身旁,是刚才那个派去跟踪沈言舒的阿夜,他上前有些忐忑地说道:“回禀世子,那姑娘……我跟丢了。”

“跟丢了?”楚临澈有些讶异地看着阿夜,虽然这个手下不是他手中最得力的,但是实力也不差,竟然连个丫头片子都能跟丢!

阿夜据实回禀道:“我跟着那姑娘出去,本来好好的,可是那姑娘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最后我也找不到了。”

“真丢人,下去领罚!”楚临澈闷闷道。

“是!”阿夜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楚临澈心情不太好,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觉得有趣的小人,结果竟然还跟丢了,实在是太受打击了。

“这个点也该收网了吧!”楚临澈朝着刚才莫耀林所进的房间看了过去,决定要把这气撒在他的身上。

这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那扇门被踹开了,一个人也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巨大的动静立马就吸引了赌坊里其他人的注意。

“赌坊就该有赌坊的规矩,你输个八千两也不丢人,但是你这小子竟然想赖账,借你的钱居然不认!老子今儿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一个壮汉对着被踢倒在地上的莫耀林骂骂咧咧的,怒气十分,在他的身后还跟了几个看起来就不好惹的大汉。

莫耀林哪里受得了这侮辱,他冲着那人怒道:“放肆,你可知我是谁?!”

“老子管你是谁,就算是玉皇大帝欠了钱也得还!想赖账老子就揍死你这个孙子!”

大家一听,原来是赌钱输了想赖账的戏码,这种事情在赌坊见得可不少,算不上稀奇,毕竟混迹赌坊的什么人都有,一不小心就惹了有些背景的人物就吃不消了,别人也管不了。

管事急忙上前劝道:“几个爷,消消气,来赌坊图的不就是个高兴嘛!何必伤了和气呢!”

那壮汉哼了一声,不屑道:“就这种货色也来和我们一起赌,现在输了钱,一分都别想赖账!”

管事道:“各位爷,你们要算账是你们的事,我这小赌坊可经不起折腾啊!”

壮汉一脚踩在莫耀林的胸口上,撵了几下,道:“我也不为难你们赌坊,毕竟做生意嘛,不过这人我就带走了!”

说着朝身后那几个大汉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把莫耀林给拖回去。

“你们……你们竟然敢这样对我!我可是中镇……”

莫耀林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那几个人堵住了嘴,只剩下“呜呜呜”的声音,接着就被他们给拖走了。

很快赌坊又恢复了刚才热闹,似乎这件事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

昏暗的牢房里,一个人被绑在木架上,全身已经被鞭子抽得没有一块完整的肉,头发凌乱异常,高处那小小的窗户上投过来的光照到他的脸上,勉强可以看得出事那刚才在赌坊被人带走了莫耀林。

那些人把他带到了这个地方,二话不说就直接上了刑,即便是他说要还钱也无动于衷,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他早就被人盯上了。

“不是说要留口气吗,怎么看起来快死了?”牢房外的楚临澈看了一眼莫耀林,对看守的人说道,“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瞧瞧。”

奄奄一息的莫耀林抬眼看到了面若寒霜的燕轻寒和眼神中带着刀子的楚临澈。

“凌王殿下,定西候世子。下官是哪里得罪了你们,竟如此设计害我?”莫耀林张着已经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地问道。

楚临澈上前,笑道:“莫镇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你是怎么坐上中镇将这个位置的吗?”

“你……你们!”莫耀林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你们是为了戚云靖的事情……那戚云靖的死与我没有关系,他知道戚奕谋逆失败,自刎身亡!与我何干!”

燕轻寒周围的气压骤冷,一双美目紧盯着莫耀林:“我们又没说与你有关,那么紧张,是心虚吧?”

“我没有!”莫耀林急忙吼道,“那戚家是反贼,就算他们的死有蹊跷那又怎样,皇上是不会听的,反正戚家已经倒了!”

“是啊,戚家倒了,那么曾经跟在戚云靖将军身旁的你--是不是也参与了谋反呢?这可是诛九族的死罪。”楚临澈缓缓说道,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莫耀林的耳朵。

莫耀林惊恐地看着他们,一时失语。

盛宠小蛮妃小说预览

盛宠小蛮妃

盛宠小蛮妃

盛宠小蛮妃

盛宠小蛮妃

盛宠小蛮妃

盛宠小蛮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盛宠小蛮妃小说、盛宠小蛮妃小说全文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